GSOL
世界经理人
论坛
  • 全站
  • 文章
  • 论坛
  • 博客
高级
首页 / 管理博客 / 目光讲堂 / 正文

泉州需要大气度

分享:

今天的泉州,赞美的人太多了,泉州已无力负重。于一个看着泉州发
展的过客,如若我再在此写下赞美之言,我的良知告诉我,这是种极不负
责任的做法。不得不承认,泉州是一个好地方。然而,随着经济发展到现
在,泉州为子女留下了什么,这不得不思考。
第一章  后晋江经验时代的泉州负重
二十世纪80年代初期, 泉州得益于沿海与侨乡的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
成为了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之一。起初由海外亲属关系提供原材料,泉州
人以家庭为单位制作成品,形成了民营经济体的初形。80 年代中期,随着
第一波次的南下谋生的队伍的到来,家庭生产模式开始由外来工人的到来,
蜕变成家庭作坊式工业化生产模式。这种模式一直延续到 90 年代末。早先
的资本积累,造就了晋江的民营资本的发展,先富起来的一批人士随着海
外探亲的热潮得以出境、出国,将境外、国外的一些工业理念带了回来,
同时国内为了鼓励外资回国投资,制订了一系列的优惠措施,90 年代中期
开始,有限公司、外资公司替代了原有的家庭工厂,从形式意义上开始了
“晋江经验”的载体塑造。
90 年代中期以后,虽然从形式上产生了公司,而真正意义上,只是将
家庭工厂换了个名称而已,更甚者是看中了中国的出口退税,并未形成现
代工作文明及企业形式。进入二十一世纪后,这些公司中的大部分已不复
存在。90 年代末,品牌的附加值开始被晋江的年轻一代所关注,明星代言
风、买牌风、海外注册风、换标风、形成了晋江品牌发展的阶梯式特色,
同时在大浪淘沙中尽显英雄本色。 可以说,2006 年以前,晋江人凭着爱拼敢赢的精神,过足了资本积累
的瘾,基本形成了“晋江经验”的主流文化。
2006 年,“资本扩张”这个经济学名词引起了泉州人的极大兴趣。于民
营经济非常发达的泉州而言,一场资本灾难由此而埋下了伏笔,将很大程
度地影响着接下来的漫长的泉州经济的发展,将历史推入“后晋江经验时
代”。
2006 年,泉州企业经过了多年多阶段的反复洗牌,已基本确立了泉州
的整体产业格局。对内依托鞋服传统产业为基点,对外依托石雕工艺进行
文化渗透。可惜的是,随着 2006年后的资本市场的快速发展,原有的传统
产业及实体产业放弃了在本体上的升级技改与再投资,选择了进军地产市
场。自此,泉州的实体产业的辉煌开始定格。
2008 年后,一些企业利用“上市融资”这个所谓的新经济手段,将企
业的困境抛给了社会(当然,这也是众多的国内民营企业的通病)。而融资
的背后,企业到底做了些什么?我们所能看到的是中国国籍转为海外国籍
的人士增多了,土地圈得更多了、建筑物也好象多了起来、车开得更好了、
办公室更大了、企业规模好象也大了,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现代化先进
生产线的运用绩效不够明显、技术创新绩效不够突出、原材料采购定价能
力越来越弱、库存积压越来越多、出口价格越来越低、产业的再生能力及
抗风险能力并未增强——最后的责任当然是国际形势多变、国际局势不稳
等等。
晋江经验的辉煌事实上已成为过去。过去的时光里,这个经验的缔造
者并未形成具有核心竞争力的特色模式及有力的精神文化,只是产生了一
个形式躯壳。就好比一个人,一生走了下来,临终回首,除了那一点有限的财富外,别无其它。后晋江经验时代,单单就新的人力资源格局的制约
就够泉企业头疼的,泉州企业拿什么留住人、吸引人,没有人,企业还能
做什么? 
第二章  不该让泉州文化逊色
泉州是海峡西岸城市群经济总量最大的城市、福建省三大中心城市之
一,自 1999 年起历年经济总量为福建省第一,是福建省经济中心。与台湾
隔海相望,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宋、元时期泉州港被誉为“东
方第一大港”,与埃及的亚历山大港齐名。
泉州真可谓是既有经济实力,又有文化底蕴,还有发达的民营经济体,
可悲的是,没来泉州的不知道泉州,在泉州的不认识泉州,来泉州旅游的
在印象中不能留下泉州。
泉州到底怎么了?
泉州是应该要感谢奥运会的,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开闭幕式的核心创
意成员及视觉特效艺术总设计蔡国强先生,是在泉州出生的。泉州更是应
该感谢张艺谋导演,因为他给了泉州提线木偶在奥运会开幕式上登台的机
会。然而,蔡先生和提线木偶为泉州在公众的视线中留下些许什么,最终
的结果只能是泉州人自圆其说了。
泉州人有幸,拥有了非常丰富的人文环境:老君岩——我国现存最大
的道教石雕,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开元寺——国家 4A 级旅游景区,福
建省十佳风景区,全国汉族地区佛教重点寺院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者。
刺桐港——历史上承载着繁荣的海上贸易,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 1292
年初于从泉州启航离开中国,奉命护送蒙古公主远嫁。南音——汉族原生
态曲艺,中国现存最古老的乐种之一。泉州有“世界宗教博物馆”之称,道教、佛教、儒教三教文化在泉州得到了很好的传承,天主教、景教、伊
斯兰教、摩尼教的遗迹在泉州也是随处可见,史称此地泉南佛国。
泉州人有福,最先沐浴到改革开放的春风,成为了第一波先富起来的
一部分人。世界夹克之都、中国鞋都、中国伞都、中国拉链之都、中国品
牌之都、中国织造名镇、中国休闲服装名城、中国石材之都、中国石雕之
都、中国茶都、中国瓷都等等美誉形成一道道经济发展的光环,照亮了泉
州的经济发展之路。
然而,在国人眼中,泉州人有钱,只是有钱而已。有了钱,一切都好
象可以拥有,城市文化是用钱烧出来的,产业文化是用钱在媒体上宣传出
来的,企业文化是用钱做出来的,一切的切,华而不实、毫无力度,形同
拍写真。只有活跃在民间的民俗文化载体,还在可怜的承传着那一份无奈。 
泉州人本有的幸福,应该是文化的大气。没了这种大气度,幸与福只
能分道扬镳,独立生存。
第三章  开发区的代价
泉州拥有国家级出口加工区、开发区各 1 个和省级开发区 9 个。尚有
包括台商投资区在内的 11 个载体平台具备申报开发区条件。另外市级工业
区若干个。
开发区为泉州做了什么?
1. 完成了家庭作坊向企业化的转变。
2. 完成了松散型农村个体经济体向紧密型工业经济体的转变。
3. 完成了家族经济的对外扩张。
4. 完成了土地价值的革命。
5. 探索了民营经济的工业发展模式。 6. 在一个时代里促进了泉州经济的快速发展。
开发区为泉州留下了什么?
1. 一个时代经济发展的印记。
2. 一大批无法迁移的落后厂房。
3. 一大批继续存在却无法运营的有限公司。
4. 年年保增长、促发展的经济发展平台。
毫不客气地说,泉州的开发区们尽管现在还在歇斯底里地为泉州的经
济增长服务着,却已在知觉中大量地消耗元气。
首先,泉州的开发区只是企业的集中地,并未形成泉州工业的引领者。 
开发区的形成推动了土地价值的上升,同时也造就了当地爆发式经济
特点,从一定的层面上推动了畸形经济发展。**所得的款项再转向开发
区圈地投资,为了圈地升值发土地财而并非纯企业发展,这就导致了部分
入驻开发区的项目先天性不良——圈了地盖了楼,没有项目寻求出租,然
后固定资产抵压贷款,进入资本运作领域。在资本领域运作成功了,个人
赚钱了,运作不成功,公司亏本了。本应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平台,却成为
了制约实体经济发展的阻力。这是当前泉州的开发区的一大隐忧。
纵观泉州的开发区 10 几年的发展,企业管理模式落后、设备陈旧、研
发能力不足,企业的发展完全凭运气、凭国际形势,靠天吃饭。离离原上
草,一岁一枯荣是泉州企业的最好写照。缺乏系统的社会科研中心,校企
合作的科研项目转换运用能力不足,省级、市级的企业技术中心、科研中
心形同虚设(有的纯粹就是一个供参观的窗口),企业基本形成以生产为主
体的销售格局,研发大都是仿造或打专利擦边球,品牌均为商标的代名词,
缺少品牌精神或者根本没有品牌内涵。自主知识产权的转换能力基本未形成,甚至有的专利是由代理机构泡制出来的产物。劳动密集型企业成为了
企业发展与创新能力不足的理由,没有产能分析,没有市场预测,一切全
凭感觉。如此企业状态,有没有开发区又能如何?
其次,开发区招商的同质化、同地化导致了开发区发展的先天性发育
不良(尽管近几年,一些外来大型企业、世界 500 强企业有来泉的迹象,
但绩效并不明显) 。
泉州的各大开发区招商引资均围绕着纺织、鞋服、电子通讯、机械等
几大主流产业,本地企业唱主角。尽管近几年,泉州加大了对外招商的力
度,但外商产业化投资的倾向并不明显。同时在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开发区、
工业区投资买地建厂的泉州本土企业比比皆是,这也就形成了多个开发区
招商引资同一家企业的现象。
泉州的开发区缺乏整体性规划及项目潜力刚性要求,产生了变相的土
地瓜分模式——即企业要多少,开发区就给多少。而不是在开发区的整体
性规划下进行项目评估,项目引进。一方面造成了企业阶梯式发展的豆腐
块状态——企业在同一个开发区不同的开发周期随企业主的投资理念的提
升及企业本身的发展递进式购买,比如第一期买 3 亩,建了厂房,经过几
年的发展发现场地不够用,第二期再买 10 亩建了仓库等等。一方面造成了
开发区整体布局的零乱——不同的产业相邻,导致了环境管理标准的不统
一,形成了不同级别的污染排放企业的混合。比如工艺品企业与食品企业
相邻。
开发区的基础配套设施过分地依赖民间零散型支撑。地摊小吃、民房
租赁、无证网吧、健身休闲场所的缺失均造成了开发区工作与生活环境质
量的下降,滋生了社会治安、卫生健康等问题的软环境,加大了社会压力及企业压力。
因为缺乏纯外资、真外资企业的加盟,本土化企业的管理模式无法得
到调剂。泉州的外资企业很多,这缘于泉州是著名的侨乡,有意思的是,
大部分泉州的外资企业均为海外资金式本土企业。当地的人情世故、人文
环境没有外来企业模式的冲击,由摸着石头过河的年代形成的模式一成不
变的走到今天,大家都想改、也都急着改,就是没人愿意改。泉州有一部
分企业欣赏广东台资企业的管理模式,到广东去引人,曾引发了厚街人才
市场福建专场现象。人是引来了,因为管理理念的差异化形成了水土不服,
终归是哪里来哪里去。
泉州发展至今天,总归是不容易的。但是如若还不能看清事实,一昧
地抱着过去的辉煌高枕无忧,高谈经验,泉州定会付出代价。这让我想到
电视剧《大染坊》中的一幕:青岛染织行业的头面人物孙明祖一直控制着
整个青岛的染织市场,陈寿亭带着他的新技术到青岛开办了大华染厂,以
他独到的技术、亲和的为人、过人的智慧及与工人为兄弟的团队,轻而易
举的截留了孙明祖的客户,控制了青岛市场。最后,孙明祖只能是在“这
些客户本来就是我的客户,还用得着截吗”?这个疑惑中摸着自己的后脑
勺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企业走向末路。

分享:

确认推荐关闭

是否确定推荐本文?

   

推荐标题:

确定 取消

 

分享

我要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无法回复主题,请首先 登录 或 注册 (关联新浪微博帐号)

 
 
 
 

博主档案

高度看世界,深度谈世界,广度悟世界

126

18993

0


还未进入100强,请继续努力

 

最具潜力的博客新星更多>>

 
 
 
 
 
 
一键发帖 资讯订阅
世界经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经理人微信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专业的管理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