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OL
世界经理人
论坛
  • 全站
  • 文章
  • 论坛
  • 博客
高级

对宏观速度、比例、效益之间关系的重新认识

分享:

速度、比例、效益之间的关系,似乎是经济理论中一个最基本的常识,然而正是在这个最普通的问题上,人们的误解却不少。由于这些误解,已使我国在改革中付出了巨大代价,所以有必要对此问题进行再探讨。
  一、速度与效益间的相互关系
在分析宏观速度与效益的关系时,长期以来,相当部分人都是以企业效益代替宏观效益的,由此得出速度太快不利于效益提高或者讲要提高效益就必须降低速度的结论。正是基于这种认识,使我国数度强行降低发展速度来换取所谓效益的提高。然而实践的结果却对其做了根本的否定。这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宏观效益与微观效益是两个十分不同的概念,它们各自与发展速度的关系也相距甚远。
企业效益是指一定企业资本取得的利润或利润税金,其效益好坏则是两者比例的大小。国民经济效益则是一定社会资源基础上得到的国民收入量,其效益好坏的标准是国民收入总量的大小。由此可见,企业效益与国民经济效益是有本质区别的。在这,国民经济效益的大部分,即劳动者收入属于企业的成本,企业效益的好坏与要素价格的高低密切相关,而宏观效益则与其没有关系。因此,当劳动者产出一定时,劳动工资的高低与企业效益成反比,如若资源就业量不变,那么不管劳动工资与企业效益的分配比例如何,宏观效益都是不变的。这样一来,宏观效益的变化方向既可以与企业效益的变化一致,也可以不一致,甚至相反。如在经济增长中,劳动工资以快于劳动生产率的速度增长,那么在劳动工资侵蚀企业利润中,就会出现企业效益下降而宏观效益提高的情况。这种情况当资源就业达到一定程度,以成本推进型的价格上升居于主导地位时就会出现。所以,把企业效益等同于国民经济效益,并以此来分析其与速度的关系,显然是犯了概念混淆的错误,在此基础上得出的结论,自然不可能是正确的。 
国民经济效益的好坏,在资源总量一定时,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是单位资源的生产力,二是资源的就业程度。单位资源的生产力,受规模经济的作用,在一定范围内是与经济规模和发展速度成正比的。因为不管是企业还是社会,都有一个与经济规模无关的固定成本开支,经济规模越大,单位产品分摊的固定成本就越少,效益就越好。而规模太小,这部分资源不能被充分利用,效益必然要差。不过,当资源就业达到一定程度,其生产力受到技术和管理水平等因素的制约,在短期内不会有大的变化,这时,决定国民经济效益好坏的主要因素是资源的就业程度,资源的就业程度越高,国民经济效益越好。我们知道,在社会资源一定时,其资源的就业程度与经济增长速度是正相关的。经济发展速度越快,国民经济效益越好,慢则反之。这一点,经济发展史已做了充分说明,如复苏阶段的经济效益就好于萧条与危机阶段,而繁荣阶段又好于复苏阶段。其所以如此,就在于它们各自的经济规模不同。
由于资源或要素价格与资源的就业程度成正比,所以资源就业程度越高,企业的成本也越高。当要素生产率不变时,企业效益就会随这种成本的上升而下降。一般,当资源就业随经济扩张达到一定程度时,其价格会以快于产品价格的速度上升,即这时会出现以成本推进型为主的通货膨胀,由此使成本不断侵蚀企业利润,使其效益下降,这也就是为什么在繁荣后期,企业效益随繁荣的继续而不增反减的原因。而对国民经济来讲,由于其效益与产品和要素的相对价格无关,只与经济规模有关,所以随着经济的不断繁荣,其效益会在企业效益下降时继续提高。企业效益与国民经济效益各自与资源约束下的经济规模或增长速度的关系可由图一表示(图中A为宏观效益,B为企业效益)。它反映在资源就业程度较低时,国民经济效益与企业效益的变化方向是一致的,这时,受规模经济和要素的竞争性供应的作用,企业要素生产力的增长速度要快于其价格的增长,所以效益提高;而国民经济效益则受要素生产力及其就业程度的影响而快速提高。当资源就业到一定程度时,规模经济的作用下降,受资源约束和对资源的竞争性需求影响,要素价格会以高于劳动生产率和产品价格的速度上升,企业效益由此开始不断下降,而国民经济效益则继续随着资源就业程度的提高而增加,但增长速度可能要慢一些。所以,与企业效益和速度关系不同的是,国民经济效益在任何时候都是与增长速度或经济规模成正比的。同时,这种关系也说明,在市场经济中,国民经济效益的最大化与企业效益的最大化不能兼容。而在计划经济中则可能一定程度的做到,因为它可通过行政命令来控制劳动工资水平。

  图一
由此可见,那些认为降低发展速度能换取效益提高的人,实际上是把国民经济效益等同于企业效益。而降低发展速度虽可提高企业效益,但会降低国民经济效益,这与人们提高国民经济效益的初衷恰好是背道而驰的。降低发展速度,虽可使企业从资源失业造成的成本下降中提高效益,但国民经济却会因此而受损。在此,即使我们假设,受边际生产力递减的作用,企业所用资源的生产力会因此而有所提高,但这种提高使国民经济获得的效益将不足抵消国民经济由此所遭受的损失。这一点我们从图二的边际效益与总收益的关系是很容易得出的(U为边际收益曲线,其下面的面积为总收益)。因此,当资源就业程度随发展速度下降而降低时,即使所有企业的效益都提高,国民经济的效益也会下降。

  图二
增长速度对宏观效益有正相关作用,那么反过来,国民经济效益对增长速度是否具有同样的作用呢?理论界对此基本持肯定态度,然而我们将看到,实际情况并不完全如此。
从传统的经济增长理论看,效益对速度是一种正比关系。因为效益越好,在消费一定时,一个社会可用于积累或再投资的资本就会越多,在资本投资与产出比一定时,经济增长速度就越快。然而在实际中,这种效益对速度的正相关性只能在一定范围内存在,即在企业效益和国民经济效益同时与速度成正比的这个范围内存在,超过这个范围,即当速度与企业效益成反比时,国民经济效益对速度将呈反比关系(见图一曲线C)。其所以如此,是因为经济增长的动力来自厂商或企业效益,而不是笼统的没有具体承受人的国民经济效益。只有当企业效益比较好,投资的预期利润率较高时,企业才会进行投资,带动经济增长,这种情况只有在资源就业不是特别充分,劳动生产率及产品价格的增长快于劳动成本的上升,企业利润率不断提高时才会发生。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在复苏到繁荣这个阶段,企业平均效益最好时,经济增长速度最快,而在经济达到繁荣顶点及后期时,尽管国民经济效益处于最好时期,但企业效益下降的主要原因。因为这时由于资源充分就业,在对资源的竞争性需求中,劳动成本不断侵蚀企业利润,由此企业停止或减少投资,导致经济增长速度下降并走向衰退。这也是当国民经济效益达到顶点,经济增长速度不升反降的主要原因。所以,国民经济效益的最大化不能带来经济增长的高速度。(

分享:

确认推荐关闭

是否确定推荐本文?

   

推荐标题:

确定 取消

 

上一篇:自己家在哪里?

分享

我要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无法回复主题,请首先 登录 或 注册 (关联新浪微博帐号)

 
 
 
 

博主档案

我心犹在

110

3451

0


还未进入100强,请继续努力

 

最具潜力的博客新星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