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OL
世界经理人
论坛
  • 全站
  • 文章
  • 论坛
  • 博客
高级

谷安迪:(管理者)不可忽略的信息泛滥与主观紊乱

分享:

  曾言期待“亮丽风景”的西方,如今自己成了风景。纵观世界,割裂成风,愚狂遍地,节操和底线屡创新低。在为国内相对的正统和有序而感到欣慰的同时,我们不禁要问当年大儒梁漱溟的那句话,“这世界还会好吗?”

  或许疫情正是一支擦燃的火柴,当它被恰巧点燃并且随意抛出,我们才发现这个世界其实布满了易燃的红磷。

  如果要问世界还会不会好?也许我们先要回答现状为什么这么相对的“糟”。一切不加情绪色彩的“糟糕”或许归根结底都关联于“无序”,在我们认知的这个世界里,一切没有比无序和不确定更“糟糕”的安排。

  当代世界的“无序”来源于哪里?一千个角度也许有一千种答案,但是溯源信息时代,本源的问题必跑不了“信息”的干系。所以,依笔者所见,当代的“糟糕”大多源于四个字:信息泛滥。

   信息泛滥大概率是这个时间变糟的本源,“糟”不是“信息”本身的原罪,“糟”的原罪来自“泛滥”。泛滥的成因则是无限增长信息量和相对有限的社会(个体)个人信息处理能力之间的巨大差距。换句话说,我们每个人所接触到,或被强制接受的信息量,其实远远大于我们个人“意识系统”的信息处理能力。

    “信息供给”和“信息处理”之间的鸿沟让每个社会个体(个人)都在无意识中承受着比以往更大的精神压力,这种压力如大水漫灌冲破了自我意识的堤坝,从而产生更多的“无意识迷茫”与“无意识无助”。之所以说是“无意识”,是遵循着个人意识系统“无意识-潜意识-下意识-上意识-思想意识”的层级排序。“无意识”最难觉知,最发乎本能,但也最难以扭转。  

    当“信息供给”远大于“信息处理”,但“信息处理”一方又无法阻断不能被处理的信息流,漫灌的信息便会首先让由主观意识主导的“思想意识(逻辑意识)”和“上意识”应接不暇,从而扰乱已有的个人主观意识系统的“稳定结构”,以至于出现观念崩塌、判断摇摆和自我否定。换句话说,就是个人的“人生逻辑”被海量的被动接受的信息所撼动,自我认定的正统思想和处世准则被信息流冲击至“自我怀疑”状态。

更值得注意的是,当海量的信息未能经过个人有效的逻辑筛选便“流入”意识,则很有可能形成“阈下意识”,从而渗透至“下意识”、“潜意识”和“无意识”,变成人们率性为之的“自然表达”。

  这种“信息流”冲垮“主观意识系统”的“操作”所可能导致的消极后果,不一定是“信息流”本身含有“消极因素”才能够呈现。哪怕是“信息流”自身“无害”,海量的不能够被处理的信息也依旧会通过“信息压力”让个人的主观意识系统感受到“焦虑”和“彷徨”从而进入一种“自我怀疑”的状态。而当这些统统都渗透至“无意识”维度,则它们便很难被察觉并进行“自我修复”,从而变成每个人心中的“不稳定因子”。

   然而,当人们深陷入一种难以察觉的“自我怀疑”而不能自拔时,最佳的“良药”则是寻找到某种“同类”,用以确证自我的“正当性”。但在广泛而个性化的“正当性确证”活动中,“正当性”的内容则变得五花八门。小到各种“怪癖”,大到各种“极端思想”,一旦通过便捷的搜索被找到“同类”,正当性就被轻易的确证。而确证正当性的下一步,就是在社会里进行“正当性的伸张”。

  这或许便是为什么世界变得比以往更动荡,人们因为每天被强大的信息流冲击而出现了主观意识系统的自我怀疑,而平复这种“自我怀疑”的最简洁手段的就是寻找各种“同类”或“同圈”来树立“自我正当性”,而当“自我正当性”被树立之后,伸张所谓“正当性”的需求热度则快速上升。而当这个流程变得广泛而普遍,杂乱而又难以统一,社会个体就会变成遍地的“红磷”—易燃,易怒,易躁动。

这个世界还有救吗?

   此时此刻,你的微信还在不停的响、你的微博还在不停的刷、你打开的抖音还在不停的DOU,你自然而然的接受着强大信息流的洗礼,而在这种被习惯了的洗礼中,你除了被信息冲刷,已经很少的去主观解析什么。

  西方之所以在疫情爆发之后出现了广泛的社会不稳定现象,某种意义上是因为西方所谓的自由主义精神消隐了对于“信息泛滥”进行管控的最后屏障。思想的自由性曾是西方社会发展的核心动力,然而当这种自由性与信息技术相互媾和,则形成了无序信息的指数级增长。

过于多元而多样的信息被社会个体无准则的检索并确证,形成了各种非主流即主流的“正当性伸张”需求,再加之大选导向和政治利用,割裂和分化没理由不被加剧,躁动和无序也没理由不被激发。

   这个世界怎么才能变好?依目前国内的形式来看,或许适度而有序的主流信息管控是控制信息泛滥的一个可行的方法。但任何事物都有矫枉过正的的隐患,当信息的多样性和言论的广泛性被过度的控制,社会也会面临着活力被抑制的风险。

  对于个人而言,如何优化主观意识系统与泛滥信息之间的关系,或许是每个社会个体在这个时代必须不断求索的修炼之路。如此想来,古人所云: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其实也是最早的个人对信息泛滥进行管控,以便建立起强大主观意识世界的“提案”。 在这里,笔者并不是要鼓吹时代复古,也不是要举起反信息时代的旗帜。但是,认识这个时代的爆炸式发展所带来的后遗症,认知这个时代之所以出现广泛动荡的根源,并保障自己最大限度的免受信息流的“思维**”,或许能让我们活的更智慧,过的更安详。

分享:

确认推荐关闭

是否确定推荐本文?

   

推荐标题:

确定 取消

 

分享

我要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无法回复主题,请首先 登录 或 注册 (关联新浪微博帐号)

 
 
 
 

博主档案

谷安迪,澳洲科廷大学管理学研究生学位;资深管理培训师;天津财经大学管理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1183

605347

296

当前排名:第52位

 

最具潜力的博客新星更多>>

 
 
 
 
 
 
一键发帖 资讯订阅
世界经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经理人微信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专业的管理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