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OL
世界经理人
论坛
  • 全站
  • 文章
  • 论坛
  • 博客
高级

理解理想化过程

分享:

2020.1.30初稿,2020.1.31补充

这新年的一月又到了尾声,这庚子年的基调实在有点太特别,或者说,简直如诗一般地不可思议。

隔行如隔山,因此很容易闹笑话出洋相,最常见的或许就是那些业余的翻译——对于文学或诗,也许误读并不关痛痒;然而对于科学或者医学,则另当别论,严谨第一。

自打再次琢磨DIKW这一概念的组合开始,也就是在去年的最后一个月的初始,我再次重温关于它的一点混沌头绪,然后忽然在一处地方莫名其妙地被卡住了。没错,我曾经写过,所谓形而上者,形而下者,然后卡在不上不下正中间者,就是这所谓形——它可以非常具体,也可以异常抽象——这概念及其组合,莫非就是这般难以定义,恰如中国诗。什么是诗?诗是什么?也不过是某种数据的记录,可以转换或者翻译为另一种形式的记录,就像计算机程序,只不过更加随机或不那么确定一点而已。说得直接一点,诗无非就是理想化过程,然而,理解这一概念又何其难,简直千人千面——不过有人用一种方言叫它:目标或动机。

说来话长。以前我曾读过R. L. Ackoff的书[1],所谓理想化设计(idealized design),被人翻译成优化设计,其实是不够准确的。也许这并非无关紧要,因为一本书的题目原本可能是漫不经心的,但是翻译之后肯定是刻意的。比如说,德鲁克年轻时的一本书《公司的概念》其实根本没有去论述所谓的概念[2];相反,为了澄清对这个概念的误解甚至故意误导,通用汽车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斯隆先生在退休后特地写了一本很专业的书《我在通用汽车的岁月》[3]。然而,对于这本大部头著作的题目,德鲁克又非常不满意,原因在于它简直不能吸引人的眼球——至少没有出现“目标”字样,而是劈头盖脸地,先来一个“重大机遇”,其实就是危机;其实这书中的内容还是很有影响力的,以至于受到德鲁克和盖茨的高度举荐,不仅必读,而且可以是[有史以来西方]商业书籍中唯一的必读之选。对于信息和知识经济的理解,相信盖茨比德鲁克更有话语权,这不止是因为后生可畏,而是盖茨创立了微软这样一家令人刮目相看的[现代]公司[4]。

的确,“德鲁克”的原来字面含义是“印刷工”或者“复制者”,而“盖茨”则是“大门”家族,虽然他给自己的公司起名叫“微软”,其实够硬。

职业造就一个人,如果一家公司管理健全而没有问题或毛病,那还要管理顾问去干什么呢?对于管理顾问、法官而非经济学家的职业前途来说,当然是公司或社会组织的问题或毛病多多才能让他们真正有所成就,而不是相反。因此,德鲁克俨然以医生自居,对公司的概念进行解剖分析。那么请问,德鲁克是一个合格的老中医吗?他肯定不是,他是一个不断复制自己的记者或者旁观者,他甚至也不是亲自操刀的专业厨师。[5]

同样,艾科夫也并不愿意去从事建筑师的建设性职业,而是向德鲁克无比靠拢,而最终成为管理顾问的角色,为企业诊断疑难杂症并提供管理处方。晚年的他依然孜孜不倦地从事理想化设计并专业化,以至于成为德鲁克第二——只因他比德鲁克小了10岁。在理想化设计之前,当然首先需要的是假设问题情境,也就是企业的危重病情,比如他举的最让人心惊肉跳的例子,就是贝尔电话公司遭到了致命打击而彻底瘫痪;换一个语境,就是华为公司遭到了致命打击而陷入完全混乱,这的确是非常具有现实意义的先见之明。

艾科夫的理想化假设就是应对最坏假想情况下作出最理想的有效预防措施,就是比如出现了致命的危机,也就是一团糟,或者用他的说法,谜团(mess)。这种状况,其实正好就是斯隆在通用汽车公司最初经历后来也经常遭遇的管理危机,他因此发明了一个概念或理想化的设计方案来解决这种危机局面或谜团,这大约是在1919年底1920年初跨年的时候——也就是距今整整100年前。至于后来德鲁克那本《公司的概念》,在斯隆眼里根本不值一提,可是德鲁克却觉得很不服气,将此作为他开创一门新学科的标志或里程碑,后续著述变得越来越厚,完全越出了一个概念的范畴。

在《我在通用汽车的岁月》的中文版中,照例编译者将晚年德鲁克的一篇书评作为帮助推销的序言,从而继续误导和传染读者,显然这又是斯隆生前非常不愿意看到的。不过,对于德鲁克那些十分有趣的过于主观的写作方式,后来有人甚至专门写书来澄清斯隆晚年写作的前后经过,这或许是并不为人周知的。然而网络的便利可以让有兴趣的读者进一步了解背后的真相,无须赘言。

斯隆的书很少谈及他自己的家庭私生活,这不止是因为谦卑的态度,而是另有隐情,因此不乏试图去挖掘隐私的,其中少不了极力还原真相而充满好奇心的历史学家,比如《斯隆规则》[6]一书的作者所开展的深入调研。这本书补充了很多历史背景资料,虽然中文译名未必抓住了一本书原来题目的精髓,但是内容足够丰富,而不是几条什么规则的概念——显然,它没有《信息规则》[7]一书那么畅销或者拥有广泛的读者,原因也不外是这个蹩脚的漫不经心的书名——来自书中一章的标题,斯隆的名字本身已经成为现代古董。

这本《信息规则》倒是表明了自己的写作态度,这是在经济学家克鲁格曼的书评中加以引用的,也就是:

“我们寻求的是模型,不是潮流;是概念,不是词汇;是分析,不是比喻。”[8] 

的确,斯隆拙于词汇,而德鲁克巧于比喻。克鲁格曼和德鲁克也许属于两种截然不同的类型或派别,而严谨的斯隆无疑也是异类的典型或标准,更接近克鲁格曼。德鲁克将他称之为专业,而将自己称为学科。然而,除了换一个词,这两者到底在概念上又有啥实质性的分别呢?根本上没有。[9]

P.S. 2020.2.3

所谓理想化,就是对现象的高度抽象,从而形成某种确定的清晰概念,给出一种规范性的合理表述,也就是加以定义;而不是如诗一般模糊含混不清,或者完全不讲逻辑地任意跳跃。如此说来,是否也反过来完成了对诗的概念进行定义的结构化过程?的确如此,虽然成诗的过程似乎不能完全千篇一律,但是,从历来的抒情言志的角度出发,同样可以找到一种理想化的分析过程来进行理解,因为赋诗其实就像编程,只不过操作的对象不是具体数字,而是表示意象的特定词汇——背后是一个犹如大海捞针一般的选择过程,不乏运气或天赋的成分。


注:

[1] Ackoff, R. L. etal, 2006. Idealized Design.

[2] Drucker, P. F., 1979. Adventure of A Bystander.

[3] Sloan, A. P. Jr., 1963. My Years with General Motors.

[4] 盖茨和斯隆一样热心医疗和健康的科研事业,显然这是另一个专业或学科,远远超出了他们本来公司的主营范围,或许这是他们个人而不是公司所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

[5] Drucker, D. S., 2004. Invent Radium or I**39;ll Pull Your Hair.

[6] Faber, D., 2002. Sloan Rules.

[7] Shapiro, C., Varian, H., 1998. Information Rules.

[8] Krugman, P., 1998. The web gets ugly.

[9] Editorial, OMEGA, 2009(37)255-256,495-496.


分享:

确认推荐关闭

是否确定推荐本文?

   

推荐标题:

确定 取消

 

分享

我要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无法回复主题,请首先 登录 或 注册 (关联新浪微博帐号)

 
 
 
 

博主档案

把握、记录与反思这个新时代的变化趋势

243

6445

2


还未进入100强,请继续努力

 

最具潜力的博客新星更多>>

 
 
 
 
 
 
一键发帖 资讯订阅
世界经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经理人微信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专业的管理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