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OL
世界经理人
论坛
  • 全站
  • 文章
  • 论坛
  • 博客
高级
首页 / 管理博客 / 羽扇金戈 / 正文

《羽扇金戈》- 一个华裔职业经理人的海归经历:第一节 空降

分享:

2008年夏天,我重新加入了我五年前工作过的美国乐波特 (LaPorte) 公司,随后被公司派回中国,任中国分公司的政府业务销售总监,常驻北京。公司给我外派人员 (expatriates) 的待遇,第一期合约三年:除工资奖金期权等,还包括在北京租国际公寓,两个孩子上国际学校的学费,配车和司机,及交中国的个人所得税,当然还有每年一次全家回美国度假及国际医疗保险等。这样的待遇在九十年代是外派的标配,但2000年后随着国际人才市场的竞争和国内本地人才的成长,这样的package已经非常少见,公司给我这样的待遇实在是出于对改进中国业务的迫切需要。

 

我所在的电子仪器行业是高科技产业中的传统行业,形成几十年以来,一直是美国的三家公司占据了全球80%以上的市场,而我所在的公司乐波特 (LaPorte) 是这三家美国公司中的老三。虽然我们是三强之一,但几十年来,市场一直由老大赢飞公司和老二德和仁公司轮流领导,而乐波特靠着还不错的技术和产品,奋力在赢飞和德和仁中间打拼出自己的生存空间。

 

情况在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发生了变化。前面两家公司在2000年初的美国经济危机时,抓住中国加入WTO后经济迅猛发展的机遇,凭借雄厚的资源优势和品牌知名度,在中国市场快速壮大,不仅弥补了美国市场的下降,反而显著成长。另一方面几家中国本土企业也进入了这个技术和资金门槛都较高的行业,他们虽然技术和产品上与三强有着隔代的差距,但凭着与中国客户的天然联系和低廉的价格,蚕食着我们的市场份额。

 

反观乐波特公司,在九十年代初就进入了中国,先后成立了代表处和分公司,刚开始也经历过从无到有的高速增长期。但公司对中国业务没有长期的战略规划,对中国团队也缺乏有效的培养和管理。在前有赢飞和德和仁后有本土公司的双重挤压下,中国业务几年停滞不前,换了两任总经理仍无起色。在这种情况下,公司把我空降到中国,先接手公司认为最棘手的政府业务,并计划逐渐过渡到接任总经理。

 

虽说是“空降”,但我几年前在美国乐波特工作期间,与一些中国团队的同事打过交道,并非完全陌生。我那时做乐波特的无线通信行业的销售总监,公司CEO也是公司创始人乐波特博士 (Dr LaPorte) 之子杰瑞 (Jerry LaPorte),和负责全球销售的副总裁方达克 (Chris Fonda) 也经常对我谈起中国的情况,鉴于我的华人背景,与我进行一些关于中国市场和团队的状况的非正式讨论,使得我对中国业务逐渐有所了解。在杰瑞和方达克与我讨论我再次加入乐波特并把我调去中国时,杰瑞说到他对中国团队的感受:他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中国团队从基层销售到总经理,都总是表现得 “hopeless, helpless, and always whining“ (无望无助并且总像孩子似的哭闹) 。我并不知道杰瑞的感受由何而来,在我和中国团队的一些同事有限的接触中,他们给我的印象都是开朗健谈,有很多宏大的想法,对于中国业绩的停滞也有许多合乎逻辑的解释。听了杰瑞的 “hopeless, helpless, and always whining” 这样言简意赅又生动形象的描述,我心里充满了好奇,对于我将作为这个团队的一员,从内部观察体会中国团队的状况充满了向往。

(待续)


分享:

确认推荐关闭

是否确定推荐本文?

   

推荐标题:

确定 取消

 

分享

我要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无法回复主题,请首先 登录 或 注册 (关联新浪微博帐号)

 
 
 
 

博主档案

博主在中美职场四分之一个世纪的学习与体会 文中人物情节皆属虚构,如遇雷同,纯属巧合 博主拥有完全版权,转载授权请联系:yushanjinge@gmail.com

182

1383

0


还未进入100强,请继续努力

 

最具潜力的博客新星更多>>

 
 
 
 
 
 
一键发帖 资讯订阅
世界经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经理人微信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专业的管理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