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OL
世界经理人
论坛
  • 全站
  • 文章
  • 论坛
  • 博客
高级
首页 / 管理博客 / 商 道 / 正文

城市塌方 33

分享:

方案交给靳阳,靳阳说他发E-mail去总部,等待了一周,总部说和华夏尧舜的运营模式相悖,省级公司的任务就是按照总部的既定模式发展加盟商,然后代理产品销售。

无奈之下,陆炎程只得调整思路做自己的策划,他先与省内一家专业杂志沟通,即将达成意向的时候,华夏尧舜不允许以其名义签约,并告知凡是超出公司既定运营模式和业务范围的事情都禁止使用,否则没收保证金。陆炎程只得另找合作公司,这时候他与大堂广告时的创意总监建立默契,一共有两个房地产项目一个是省城的写字楼项目,属于前五道置业的陈总离职后自己开发的项目;一个属于地市的建筑综合体,竞争方式是招标。

创意总监程江谱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曾经在国内知名广告公司就职,因为身体水土不服而不得不离开,现在和他表哥雷力达共同筹备成立一家广告公司,公司地点就在数字大厦,名称叫紫炫传播,但营业执照还没有下来,正处于试营业阶段,陆炎程采取的是项目合作方式。

陆炎程、程江谱、雷力达三人经过讨论,决定前去投标,并和该开发商一位副总钱向战取得联系,钱总说现在招投标由温总负责,不过他可以帮上忙。明天是最后一天,务必赶过来。

第二天一大早,陆炎程、程江谱、雷力达三人乘坐借来的一辆陆地巡洋舰来到了天美时房地产开发公司,程的服饰绝对吸引眼球,一袭旧军装、被个为人民服务的绿色挎包,陆炎程提着笔记本、雷力达舔着将军肚。

他们先在钱总的引见下,见了温总,一见面温总就热情地握着雷力达的手说:“三洋广告的雷总!忘了你一谦小妹了?”温总,温一谦,曾任某实业公司营销副总,该实业公司是雷以前公司三洋广告的客户。

“一谦妹子,这位是原中国远大广告的创意总监程江谱,我表弟;这位是原五道置业的总助兼营销总监、策划总监陆炎程。我们三个现在属于同一战壕的合作伙伴,我们三洋广告更名为紫炫传播,没想到熟人路窄,这世界真大,大到我们何处不相逢了。”雷说。

“这样,我不能和你们多聊,毕竟我负责这次招投标,都是关系。你们先去会议室,避嫌。”温一谦说。

三人来到会议室,乖乖,黑压压的一大片,等了一会儿。温一谦走了进来,说:“招标工作现在开始!今天到场的一共9家公司,包括前几天过来的13家,一共有22家公司,感谢大家对我们公司的支持,现在请大顺策划到隔壁讲解投标方案。小张发公司讲解编号。”说完,温一谦就离开了。

紫炫公司的编号是第22号,现在唯一可做的事就是耐心地等待,等待中程和陆炎程开起了玩笑,还在那里讲笑话,两个人笑得很灿烂,好像是中标的样子,不像其他公司如临大敌的状态。

时间还长,一家公司40分钟,过去了1个小时了,现在还有4个小时,陆炎程说:“我们逛街去吧。”

程说:“好,到街上看美女去。”

两个人和雷打了个招呼,让他在这里等,就出去了。

他们两个说是逛街,其实就是去天美时大厦项目的所在地,好在城市不大,走路半个钟就到了,天美时大厦项目位于市区繁华地段,项目已经实现三同一平,因处于两条市区主干道交汇处,交通应该不错,但因正处于十字路口,以后的交通组织会出现问题,陆炎程想。

然后,他们又去了附近的地方逛了一圈,“逛了两个小时了,找个地方吃点东西。”程说。

“好吧,也考虑给雷带一点。”陆炎程说。

这时候手机响了,是雷的,陆炎程接了电话。

“让我们马上过去,还有一家就是我们了。”陆炎程说。

“不是4个小时吗?估计有几家菜包。算了想等我们吃饱了,给他带蛋黄派冰淇淋,也没有原料了,走。”程说着拦了一辆的。

两人赶到时,雷力达已经进了隔壁,两人不好意思地吐了一下舌头,敲响了门,进去后,发现房间是个小会议室,有5个评委,雷力达正在拼命的招架,陆炎程表示了歉意,坐了下来。雷力达一看他们来了,顿时松了一口大气,还算沉着地说:“我们陆总、程总港采取现场考察咱们的天美时大厦项目,刚才诸位提出的问题现在请我们陆总回答。”

“各位,对不起,能不能把贵方的问题再重复一遍。”陆炎程先鞠了个躬,以表歉意说。

“我们的问题是贵公司对建筑综合体的看法。”温总说。

“建筑综合体是一个矛盾的统一体,各组合部分间既相互对立又相辅相成,对于建筑综合体我的看法是既要讲形象、格调、品位的统一,更要注重各组合部分的自身特色,就像蛋黄派冰淇淋一样,……”

“能不能解释蛋黄派冰淇淋是什么意思?”旁边的一位老总,看位置前的牌子是凌总。

程听到这里差一点笑了出来,还是捂着嘴,忍住了。

“所谓蛋黄派冰淇淋,就是集现代、时尚与传统的统一,蛋黄派是目前新兴的食品前冠,对于我们天美时大厦这个建筑综合体,无论从建筑本身,还是命名和推广都必须注重符合这个城市、符合目标客户心理需求和实际需求,但不能偏离传统的本质,因为传统的本质是颠扑不破的,是从人类历史中萃取的精华,简单的说,就像住宅就是让住的,是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如果做出来的住宅不能住,更谈不上生活,就称不上住宅,就失去了住宅的本质意义。”

接下来,陆炎程又回答了其它评委提出的问题,诸如公司案例、公司实力、入驻团队的构成、对这个城市的了解等等。

温总说:“现在已经超时20分钟,今天就到这里为止。一周之内会通知贵方。”

回到省城,陆炎程继续和靳阳协商华夏尧舜下一步的运营,靳阳说他要边做家政加盟,边做代理产品销售,至于家政加盟,他准备两手去做,一是报纸登广告、一是春节回老家鼓动亲戚加盟。陆炎程问他能不能跟踪那个写字楼的项目,他说没有兴趣,陆炎程问他为什么,他说他怕总部查出来没收他那60万元的保证金。陆炎程问他做产品代理,产品可以包括很多,房子也是产品。靳阳说他要做日常生护用品,要建立网络。

陆炎程在省城这一周除了等待就是要找一个得力的销售队伍,在一次吃饭的时候,他遇到了3年前认识的一个朋友——盛鼎,是做药品销售的。吃饭中,盛鼎特别热情,问陆炎程“老弟,我们能不能在生意上合作一把?”

陆炎程反问:“合作?哪方面合作?”

盛鼎说:“房地产代理,我现在有一个房产服务公司,有6家连锁店,员工有50多个人。”

陆炎程说:“明天专门再议吧。有倒是有一个,但现在还没有准确的消息,先不提,吃饭先。”

第二天,陆炎程去了盛鼎的鼎盛公司考察,并和他们公司的骨干人员进行了谈话,他发现有两个人还可以。盛鼎说他也有一个项目,可以合作,由陆炎程负责策划,他们做营销,项目正在谈,估计希望比较大。

陆炎程又和紫炫传播沟通,取得了一致意见,如果项目拿下来,采取三方合作方式,毕竟紫炫传播在销售方面也缺乏,需要一个在销售第一线负责的合适人选,紫炫也不想因为一个项目去招聘一帮销售人员。

周五下午五点半,陆炎程接到天美时公司办公室主任唐主任的电话,唐主任告诉他紫炫公司已经进入第二轮,这一轮有三家公司,要他准备好,阎董事长主持最后一轮,并带上合同草案,周一下午两点见面。

陆炎程把消息告诉了程、雷二人,三人约定第二天上午九点在数字大厦见面。

周六,三个人决定周日早上出发,趁周末进行市场调查,并赶制出一份简单的市场分析报告。周六下午,就是把市场调查问卷做好,复印了500份。

星期天上午十点,陆炎程、程江谱、雷力达和5名调查员开始展开调查,到下午6点钟调查结束,5名调查员乘火车返回省城。雷力达和自己的大学同宿舍同学联系好,到他同学单位招待所落了脚,然后出去吃了一顿便饭,顺便也了解一下这个城市的房地产情况,毕竟他这个同学是做装修生意的。

晚上,陆炎程对500份调查问卷进行了分析,并起草了一份调查报告,到凌晨4点,陆炎程又通读了一遍调查报告,放心的睡了。

第二天,上午10点,陆炎程对调查报告做了简单修改,到街上打印店打印了1份,复印了3份,然后三人又讨论了具体细节和应注意的问题,简单的吃了中午饭,向天美时公司赶去。

招标第二轮其实很简单,阎董事长问了一些和第一轮差不多的问题,其余就是投标方自由发挥。陆炎程他们这次分别回答了阎董事长的问题,最后把调查报告、合同草案递了过去。

阎董事长说:“今天就到这里结束,三天之内等通知。”


分享:

确认推荐关闭

是否确定推荐本文?

   

推荐标题:

确定 取消

 

上一篇:城市塌方 32 下一篇:城市塌方 34

分享

我要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无法回复主题,请首先 登录 或 注册 (关联新浪微博帐号)

 
 
 
 

博主档案

国学与商关系初探

5697

1042670

47

当前排名:第19位

 

最具潜力的博客新星更多>>

 
 
 
 
 
 
一键发帖 资讯订阅
世界经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经理人微信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专业的管理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