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OL
世界经理人
论坛
  • 全站
  • 文章
  • 论坛
  • 博客
高级
首页 / 管理博客 / 商 道 / 正文

城市塌方 5

分享:

周一下午,贺老伯给陆炎程通了电话,让陆炎程晚上和他一起去他家。陆炎程问是否开车,贺老伯说我们坐公交,陆炎程应承了下来。

放下电话,陆炎程在思索带什么礼物,想来想去他想到了自己在上大学是从旧书摊淘来的那套线装繁体《资治通鉴》,这是他的心爱,真有点舍不得。他立即回宿舍,拿了那套《资治通鉴》。

贺老伯的家在小区的最里端,沿着幽长的山路,一直往前走,在山的南半腰有一栋3层小楼,这里就是,贺老伯指了指。陆炎程跟在贺老伯的后边,看着他硬朗的身体拾级而上,心中的疑问越来越大,难道贺老伯夜间还要替别人看家护院?

到了,贺老伯喊了一声:“老太婆,有客人来了。”

门开了,贺老伯介绍:“这是你嫂子,这是我这一段给你提起的小陆。”

陆炎程不知道叫什么好,阿姨和嫂子似乎都不太恰当。

进了屋,客厅好大,但也很简约。

贺老伯说:“炎程,坐,喝茶,顶级乌龙。”

陆炎程接过茶杯,然后抿了一口,轻轻地放在茶几上,嘴里说着好茶,可眼睛还在四处打量。

贺老伯说:“这是我用二十年的监狱生活换来的,住了二十年狭窄的小屋,出来后,拿到赔偿和工资第一个愿望就是住的大一点,呵呵,然后就买下了这幢三层小楼。”

陆炎程把那套《资治通鉴》拿了出来,恭恭敬敬地放在茶几上,说:“不知道,您喜欢什么,我就把我这套书拿来了,不知道您是否喜欢?”

贺老一看,高兴得说:“知我者,炎程也。喜欢,喜欢,太喜欢了,呵,还是清末的,梁启超作的序,好,好,真是个宝贝。”

这时候,有人喊:“老贺,老贺。”

贺老应了一声:“来啦。”

那天同车的朱老走了进来,“弟妹呢?没有同行?”

“她开会,估计也快到了。”

三个人回到了客厅,贺老说:“不用介绍了,喝茶。”

坐了大概有5分钟,朱老说:“估计该到了,我去门口接接她。”

朱老正准备起身,“早有那份心,是不是感到我该到了,故意说给我听的?”

贺老说:“对,回家再收拾他。”

陆炎程站了起来,向门口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进来的人同时也有些吃惊。

“黄局长,您好!”陆炎程说话的声音都有点变调了。

“开车来的吧,年轻有为呀,并且还能成为贺老家座上客,佩服呀,佩服!”

陆炎程不知该做何回答,只是尴尬地、满面通红地站在原地不动。

“车,什么屁车,那是让小陆死的快些!不是小陆不知天高地厚,主要是刀架到他的脖子上,欺负他是新人、老实人、外地人,事情办不好就是别人的替罪羊!”贺老大发感慨。

“我不是这个意思。主要是因为这么大的一个公司,派这么年轻的人来办这么重要的事,不是明显看不起我们吗?”

“黄局长,对不起,请您原谅我年轻无知,真的对不起。”

“算了,算了,不和你们公司一般见识。主要是因为你们公司的领导认为他是央企、级别高,不拿我们地方上当回事。让他整改,偏不。这就较上劲了,前一段这个项目没有通过就是这个原因,不是怪你。小陆,听说你对历史很有研究?”

“我是学文科的,历史是考试课,知道的还是课本上的,更谈不上研究,充其量是个学生。”

“不要客套了,你看陆老弟给我拿来了一个宝贝——一套清末的《资治通鉴》,是他读大学的时候在旧书摊上淘的。”

众人看到这套《资治通鉴》,啧啧称奇。

当晚,陆炎程住在了贺老的家。

第二天一早,陆炎程特地约上的汤总去了环保局。

环保局一关也过了。

回归本位

10月到了,金秋十月,是个收获的日子。化工建材厂项目终于获得了批准,并且罚款也是寥寥无几。

10月下旬刚到,陆炎程接到通知去实业公司开会,当然还是新项目开发筹备组的会议。会议总结了前一阶段的工作,对陆炎程提出了表扬,最后会议决定任命综合处副处长为该化工建材公司总经理。另一项决定就是,因为陆炎程同志编制属于总部法律顾问处(法律事务室已经升格为处),且法律顾问处工作比较繁忙,经公司经营决策委员会研究决定陆炎程不再担任实业公司新项目开发筹备组常务副组长职务。

卸了职,交了车,陆炎程又回归了本位,在法律顾问处开始做自己的本份工作。现在的法律顾问处不仅比法律事务室的级别高了一些,而且办公室规模也扩大了两倍,以前是一间屋子五个编制,现在是三间屋子七个编制,目前尚缺编一个。戴主任终于拥有了独立的办公室,王副主任和新调来的吴副主任在另一个办公室,陆燕和陆炎程及另两个空编人员一个办公室。

拜访过戴主任、王副主任、吴副主任后,陆炎程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陆燕正在照镜子,看到陆炎程进来,说:“大领导,回来了?”

“领导个狗屁!我这只羊没被替死就已经烧高香了。”

“这就叫辛辛苦苦大半年,一家伙回到解放前,如果心情郁闷地话,我陪你去逛逛街。”

“有美女相陪,何乐而不为。这一段真有点想你了,呵,燕家门。”

“有点想,那么没有诚意,应该是特别、特别想,想的嘴上起泡,头发老掉,半夜睡不着觉。”

“我们两个出去,办公室不就没人了,领导查了怎么办?”

“谁说没人?还有两个吗?只不过他们人不在,魂在。”

“你把两位的魂都勾着了,厉害,厉害,魔女级别!”

“走!说走咱就走!”陆燕挎起包,就向门外走去,顺便在门上贴了张纸条:“有事外出,有事打传呼。”

 

两个人走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逛着,陆炎程问:“我们到底去哪儿?就这样瞎逛吗?”

“不急不急,等一会儿你的任务就完成了。”

“燕子!”一个人在高喊。

“不搭理他!”陆燕说着挽着陆炎程的胳膊,靠地很近。陆炎程感到很不自然。

“燕子!”声音已经到了身边,陆炎程转身看去,看到了恶狠狠的目光。

“哦,是你呀。没听到,我正和我男朋友逛街,没什么事吧,我们先走了。拜拜!”

陆炎程感到丝丝凉意,他意识到了,陆燕的目的,更有点害怕,那么高的个头和强壮的身体,“唉,英雄气短,死于闷砖。”

“不会,那么吓人吧。”

“我们去吃饭吧。你请客。”

“没道理吧。”

“好,铁公鸡。我请你。不过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我累了,不想走路了。”

“打的。”

“不打的!”

“棒棒!过来!”

两个棒棒应声而至,问:“啥子事?”

“把她捆起来,抬着!”

“耍我们噻!”说完,两个棒棒就转头走了。

“你好坏!我让你背着我!”

“不会前边还有敌情吧,这次闷砖是挨定了。”

“算了,算了。没意思,不懂得怜香惜玉。”

两个人在街上晃荡着。“我们去哪?我想到了一个地方,咱俩谁也不用出钱的地方。”

“是不是,你另一个男朋友那里?打死我,我都不去!”

“听话,我那里有那么多男朋友,说实话,刚才那个是追我,我烦他。还有一个是大学的师兄,现在在本地政府工作;初恋是高中同学。我都交待完了,该你啦!”

“我一不帅,二没钱,在这方面是一片空白。”

“打死我都不信,文彩比较好,肯定是文人骚客。告诉我你有几个好妹妹!”

5个姐姐,3个妹妹。”

“不是问你家的家谱,不想说算了,我也懒得知道。”

一阵沉默伴着闹市区的嘈杂,两个人一直向前走着。陆炎程心里酸酸地,他的思绪回到了学校,然后又飘到了几千里外的那个城市。


分享:

确认推荐关闭

是否确定推荐本文?

   

推荐标题:

确定 取消

 

上一篇:城市塌方 4 下一篇:城市塌方 6

分享

我要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无法回复主题,请首先 登录 或 注册 (关联新浪微博帐号)

 
 
 
 

博主档案

国学与商关系初探

5645

1030454

47

当前排名:第20位

 

最具潜力的博客新星更多>>

 
 
 
 
 
 
一键发帖 资讯订阅
世界经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经理人微信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专业的管理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