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OL
世界经理人
论坛
  • 全站
  • 文章
  • 论坛
  • 博客
高级
首页 / 管理博客 / 商 道 / 正文

慎独 209

分享:

这边在抓紧时间进行规划设计变更,力争早日上会通过。那边团购客户开始风起准备过来找事,刚开始是两三个人,后来越来越多,团购客户集中在昌城一家金融机构大约二百来户,还有两家事业单位各一百来户。常问柳刚开始就自告奋勇来大包大揽这个问题,没想到团购客户会真的过来找事,而且后来前来找事的团购客户越来越多都快变成蜂拥了,他就干脆采取了躲猫猫的办事策略,躲到关州自己家不来上班,而且手机也不接,后来干脆来了个更绝的,把小殊的手机号码告诉了团购客户并且说,小殊目前负责这件事的具体处理。小殊这次遇到了不敢担当的鸵鸟队友,真是悲哀啊。所以,小殊的办公室随即就变成了蜂拥的热窝,小殊只得在吵闹声中办公和推进规划设计变更工作。而秦佳宁那边的投资款彻底无望了,开始转变资金运作思路,小殊也主动联系了几个资金口,可惜人家过来考察的时候,竟然没有人予以接待。事情还在继续恶化中,唯一令小殊欣慰的事是,钰儿的学习成绩终于成功进入全年级前五名的行列,有时候甚至会进入前三名的行列,钰儿就在距离项目约六公里的一个昌城知名中学读书。办公室内客户的吵闹还在继续,现在六个所谓的公司高层只剩下小殊一个人在坚守着自己的工作岗位,陈炼钢去忙活自己那个意向中的地产项目了,秦佳宁借口找资金躲在关州不过来,常问柳号称自己生病躲在自己家里不来昌城工作,毛志强和孔孟辉借口协调政府和村民关系也不来上班。多雨的秋季更是多事之秋,真是令人犯愁,还好项目规划的第一个会议技术会终于通过了,下一步就是第二个专家会能否顺利通过,这个环节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

这天上午,小殊准备去昌城市规划设计院办事,准备向相关政府部门递交上会的基础资料,有两个团购客户过来讨说法,小殊对他们说道,自己准备去递交上会的基础资料。客户不相信,陪同着小殊来到设计院,看到果然是真的,也就放心回去了。好不容易规委会终于在十月底通过了项目规划,而这天公司竟然只有小殊陪着设计院的工程师在等上会的结果,项目规划进入公示期,以前小殊曾经建议主动和团购客户的领导进行协调沟通,主动出击安抚团购客户,以免造成更大的矛盾和负面影响,可惜就是没有人去听和采纳,甚至嘲笑小殊是故意找事,譬如说常问柳就是其中典型的代表,现在终于达成一致意见,组成了协调小组和团购客户单位领导进行协调沟通,建立了长期沟通和联络机制,本来这件事应该由常问柳负责,当场他也很爽快地答应了,可是他会后又采取了鸵鸟政策,继续把自己的脑袋埋在自家的沙堆里或者是默默的床帏中,项目准备进场做施工准备,又遇到村民有组织的阻挠,阻挠的原因是青苗款没有发放到位,估计这笔款项早就被政府的某个部门挪作它用了,政府要求公司先垫付这笔款项,这笔款项近千万元,东拼西凑终于给村民发放清楚了,十一月底项目终于可以进场做施工准备了,团购客户中的大部分终于有些放心了。看到自己终于有机会了,项目总工终于不看电视连续剧了,开始四处联络施工原材料合作单位,还一口应承项目所使用的商砼归自己的一个朋友全部供应,每天都忙于被请吃的应酬中,常问柳也从关州跑回来了,高高兴兴准备自己的发财行动,因为项目贷款好像已经被金融机构批准了,两个亿的贷款似乎马上就要到账了,项目终于可以正式启动了,真是值得庆祝,小殊还在忙着自己手头的日常工作,譬如说洽谈大平层的潜在意向客户,统计和协调处理团购退房客户的问题,反正现在小殊的手机号码成了热点号码,半夜还有人打来电话骚扰,而他又不能选择不接或者是关机。

可惜,高兴劲持续不到十天的时间,一个天大的坏消息传来,由于万境置业长期拖欠银行贷款三千万元被人行列入黑名单,两个亿的贷款就此泡汤了,当初审计的时候没有查到这笔贷款,估计是被陈炼钢等人故意隐瞒起来了。常问柳又开着自己奔驰车灰溜溜的回关州去了,又到自家找沙堆或者是默默床帏做鸵鸟去了,元旦的时候,他打来电话说自己户外锻炼的时候不幸受伤了,估计春节前都过不了昌城了,看来这回是真的受伤了,终于有正当的逃避理由了,小殊相信他绝对不会为了做鸵鸟而采取自残行为的,他不会对自己这么狠心的,不过也让他老婆放心了,最起码有好几十天不在默默了。不知道怎么搞得,项目贷款没有被批准的消息是如何传播出去的,元旦过后,团购客户又来闹场子了,这次更凶猛,成群结队的,小殊在一遍遍对他们进行解释,可惜自己的解释又是那么苍白无力,因为地勘单位进场后得知项目资金又出了问题也宣布停工不干了。元月的工作开始做施工图设计,规划院也在催着要第一批设计款,现在万境置业又成小殊单挑的孤军奋战了,岁月在煎熬中一点点过去了,迎来了农历腊月,天寒地冻的,小殊的心更冷,自己口袋里也没有钱了,生活费都成问题了,小殊只得回到关州去催公司运营费用,毕竟从进驻昌城后,都没有发过工资,小殊自己马上就要坐吃山空了,而且还为项目的日常垫付了不少费用,年关就真的成为关口了,而且项目总工也开始鼓动员工们讨要工资了,还好秦总终于弄来了一小笔资金给大家发了些工资,九个月发给小殊了三万多的基本生活费,小殊又报销了两万多的费用,其它费用等到项目正式运作后再核报。这天晚上,小殊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小殊似乎听到一句话,今年过年注定要有一个亲戚要到另外一个世界去。难道自己老家又要有人不幸离世了?小殊想梦有可能是相反的,或者是这一段自己的心情和神经太紧张了,千万不要太介意,更不要把自己弄得神经兮兮的,千万不要弄成项目没有成功开始运作,自己就真的神经了。

还有十来天就是春节了,小殊离开了昌城回到启州,钰儿这天放假,小殊让朋友开车来接钰儿回启州,装好钰儿的行李,向启州方向驶去。来到张巧的家,放好钰儿的行李,晚上小殊请大家一起吃饭。这时候小殊接到老家的电话,自家的姨有病住院了,小殊想到自己做的那个奇怪的梦,心中有点担忧,莫非自己的梦真的要无情地变现了,小殊决定第二天上午去看自己的大姨。张巧说道,自己的手机不能用了,小殊知道这是在暗示自己给她买手机,小殊发工资后回来交了取暖费、物业费等项费用,还了部分债务,自己现在剩下的钱已经不多了,不过还是咬咬牙给她买了吧。

去医院看完大姨,大概也就六七公里的路程,小殊决定步行回去,走到商业中心区小殊去了一家手机店,买了部手机,而他自己用的还是老式诺基亚手机。回到张巧家,小殊把手机给了她,没想到得到的却是不满,说手机太便宜才两千来块,又和她妹妹一起上街换了一部三千多的,才心满意足的回来。接下来的几天,小殊的主要事情就是采购年货,一大包一大包的从超市带回来,希望能和和美美过一个快乐的春节,至于项目上的事,张巧肯定是听说了,看到小殊不但赚不了钱而且还有可能背上巨额债务,就有想法了。

期间,盛华禾打电话过来,说道,看到小殊了,晚上能不能在一起坐坐?小殊说,盛大老板是不是准备救济我这个贫困对象呢?盛华禾说道,咱哥俩很长时间没见面了,就是在一起闲聊,对了,郭总和林总也想和老弟你见见。小殊说道,还是咱俩单独见吧,惊动那么多大佬,黄大明同志该生气了,这样不利于你们公司团结。盛华禾说道,那好吧,咱哥俩就先单独见面,这样下午五点咱俩先去大象足道洗洗脚,然后再出去吃饭。小殊说道,好吧。下午,钰儿先玩了两个小时游戏,然后开始学习,期末考试她考了全年级第二名,可喜可贺。大象足道是盛华禾经常去消费的地方,步行十五分钟就可以到达,下午三点四十,小殊出发去了大象足道,盛华禾也是卡住这个点到达的,要了一个三人间开始洗脚,边洗边聊天,盛华禾聊了东方国际这一年的项目开发进展和销售情况,说这一年二期开盘了,由于开盘当天现场控制不力,成交率不到百分之三十,你在的时候排了五百多个号,新代理公司接盘后,用了三个月时间又排了五十多个号,成交了差不多一百八十套,好卖的都卖完了,不好卖的房源依然砸在自己手里成了大难题。三六零公寓也开盘了,一共排了七百来个号,成交率只有百分之十五,和二期同样的销售结果,都快愁死了,写字楼还是你在的时候成交的一千多平方。而且这一年,假记者、领导暗访、执法队罚款等事情持续不断,差不多发生了将近四十来起,真让人头疼,而且还有业主上门找事,主要是因为装修时遇到的工程质量问题,还有一期的团购和VIP客户问题,主要问题是答应给他们调的房源,黄大明把持着不给他们。公司现在资金链马上就要断了,又找了一个股东,投来了四千万,可惜是杯水车薪。小殊说道,找黄旺财,他肯定有办法。盛华禾说道,他娘的,他有个屁办法,还是到处推卸自己的责任。二期项目主体结顶之后,二次结构处于停工状态。老弟,你能不能回来,重新掌管咱们公司这个项目的销售工作,条件你自己开。小殊说道,我的条件你们肯定不会答应,就是让黄大明从管理团队中离开,每季度作为股东只看财务报表就可以了,当然股东会他可以参加,严格按照股东会决议执行,由郭总一个人代表股东会监督执行就可以了。盛华禾说道,这样好是好,如果真的这样做,黄大明非要把自己的命搭上不可。小殊说道,算了,就算今天我们俩没有谈公事,全部是私聊算了。盛华禾说道,老弟,你算是金盆洗脚了,可是你老哥我,自从踩进这个盆里,脚从来没有干净过,唉,看起来是越洗越臭。旁边的洗脚小妹甚是抑郁地说道,老板,难道我的服务不到位,您这样说,可是要扣小妹我工资的。小殊说道,呵呵,他不是这个意思,他是说才自己踩错盆了。洗脚小妹说道,那很简单,换一个盆呗。盛华禾感叹道,哪有那么容易,值好几千万呢。洗脚小妹说道,这么金贵,没有见过这么贵的金盆。小殊和盛华禾不由得笑了起来。

除夕夜终于到了,和和美美的过去了,新的一年终于到来了,初一一大早,小殊给钰儿发了压岁钱,中午小殊负责下厨做饭,晚上是洪海强召集高中同学们聚会,聚会回来后,张巧开始吵小殊,就知道吃喝根本就不知道赚钱,最后,小殊只得在深夜背着自己的电脑包,拿了自己简单的行李,给自己姐夫打了电话,让他开车过来接自己回老家。现在红石到启州的高速公路早就通车了,半个小时后,小殊打开屋门来到电梯间,钰儿出来了,小殊看到她眼里含着泪水,可是自己只能离开了,自己不能再被人家嫌弃了,该走了,虽然老家不是自己的避风港,但是最起码可以让自己先清净几天。这就让小殊怀疑起张巧的离婚原因并非杨晓培所说的那样简单,是男方另有新欢,而且小殊也听别人说过张巧好像自己就不怎么检点,钱是男人的胆,没有钱自己哪里会敢在她这样势力的女人面前直起自己的腰杆。看来,人真应该为了钱而活着,没钱真的是万万不能的,下一步赚钱应该是人生第一要务,可是小殊自己又不会钻进钱眼里。

在老家稀里糊涂过完初六,初七小殊就坐车前往启州,准备初八前去昌城看看项目到底进展如何,是不是还有一丁点希望,不过小殊对这个地产项目已经基本上不报什么希望了,自己春节前都成了烤地瓜,自己如果还傻傻的带着那里估计该成烤串了,估计节后陈炼钢该开始动手了,而且对于那块他意向中的土地应该就是一个幌子,第一这块土地政府没有收储,第二地块达到三百多亩,土地款就需要差不多六个亿,第三地块中还有一个城中村,拆安都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如果陈炼钢手中有六个亿,哪怕是一个亿他也不会去转让基本上趋于成熟的这个地产项目。小殊知道陈炼钢是一个拿着算盘打得山响的一个人,除了精明了好像什么都没有了。说不定这家伙还会拿这块地继续去玩,玩出更多的花样,试图找到更多的金矿,把这个地产项目的潜力挖尽,榨出所有油水方肯罢休。自己去昌城还有一些小事要办,譬如项目资料的拷贝,还有自己在住处的行李需要收拾,还有住处对于房东的善后,购置了那么多家具和家用电器,还要问问常问柳和秦佳宁如何进行处置。晚上,小殊找了自己还是会员的那家快捷酒店,打完折后房费不到八十元,自己会员卡里还有差不多三百块钱。当晚十一点多,小殊接到一个电话,大姨可能真的不行了,正在往市人民医院拉。小殊赶紧穿上衣服准备出门拦出租车前往医院,春节过后深更半夜的出租车很难拦到,小殊决定跑步去医院,刚跑到半路,小殊再次接到电话,说道,大姨还没有上高速,就不幸去世了,小殊说道,我明天回去。然后,回到快捷酒店,小殊就睡下了,又想到自己的那个梦境的后半部地裂的场景,看来昌城这个地产项目的确没有一点指望了,不过还是要过去看看,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善后工作。

参加完大姨的葬礼,小殊坐车来到昌城公司所租住的房屋,收拾完自己的行李,先是把该洗的衣服都洗了,在这里又小住了几天,处理一些善后的事宜,期间小殊给常问柳打了电话,常问柳说道,他正要去昌城,要小殊在那里等他,估计这两天忙完手头的事就过来。剩余的时间,小殊又去拜访了于正师兄和其他几个师弟、师妹,也算是向他们一个简短的告别,毕竟自己在昌城这十来个月没少麻烦大家,自己离开也要向他们简单说明情况。第五天,傍晚,常问柳终于开车过来了,只是说,项目还有希望,小殊对他说道,我看到的只是渺茫和失望。常问柳说道,哥,你所担心都变成了无奈的现实。小殊说道,是残酷的现实。常问柳说道,不管怎么着,弟弟我还要努力一下,问问陈炼钢到底是怎么回事,讨一个明确的说法。小殊说道,找也是白找,说不定陈先生正准备架起炼钢炉炼你们呢?其实,小殊心中清楚,如果常问柳他们真的这样做,无疑是自讨没趣甚至是自取其辱,别人还想问你要个明确的说法呢。第二天上午,工程部郭经理来到住处搬自己的行李,小殊就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坐上他的车去了关州。在路上,郭经理问小殊下一步该怎么办?小殊对其说道,哥,我还没有想好,真不行咱们就问问天吧。


分享:

确认推荐关闭

是否确定推荐本文?

   

推荐标题:

确定 取消

 

上一篇:慎独 208 下一篇:慎独 210

分享

我要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无法回复主题,请首先 登录 或 注册 (关联新浪微博帐号)

 
 
 
 

博主档案

国学与商关系初探

5589

1015345

46

当前排名:第20位

 

最具潜力的博客新星更多>>

 
 
 
 
 
 
一键发帖 资讯订阅
世界经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经理人微信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专业的管理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