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OL
世界经理人
论坛
  • 全站
  • 文章
  • 论坛
  • 博客
高级
首页 / 管理博客 / 商 道 / 正文

慎独 187

分享:

时间度过了炎热的夏季,再次来到凉爽的秋季,在秋初的一个下午,小殊去商业集团开会,开完会下楼的时候,小殊看到了周萍然,周萍然也看到了他,周萍然说,她来总部接受培训,培训明天开始,小殊哥,你来这里干吗?小殊说道,参加你们公司的一个会议。韩董事长走过来问道,言总,你们认识?小殊说道,我表妹。韩董事长说道,怎么不早说,言总?小殊说道,其实她和我还有一层关系,就是我曾经的女朋友。韩董事长说道,哦,可以说是前弟妹了。怎么样,是否要和弟妹她再续前缘?小殊说道,不好说,看情况再说吧。韩董事长转身对周萍然说道,有什么要求尽管向公司提,你知道吗,言总可是我们集团总部的董事长助理,我们商业集团是他的监管对象之一。周萍然心想,几年没见,小殊他为什么提升这么快?晚上,周萍然打电话给葛华华打听小殊的具体情况,还特意提及了这个问题。葛华华说道,萍然其实你不知道,他在两年前就是这个职务了,而且还是我们大道集团的高层领导,虽然是兼职的,但是也是我们公司的七个决策人员之一,其它职务姐姐我就不清楚了,而且大家都知道这家伙这几年屡次被人陷害,可是都能成功脱险,有人说他是整不死的大妖怪,如果你们俩能重新开始,应该是一个不错的人生选择,珍惜吧,萍然。萍然说道,葛总,我愈发感到我真的和小殊哥他不合适,距离相差太大了,算了,我还是找一个和我门当户对的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吧,我真的害怕自己得而复失,还不如不得到,保存一份美好的记忆和想念呢。小殊不知道这种情况,他呢,现在只是想尽最大可能性帮助周萍然,所以他和周萍然的关系就成了短暂的情感插曲,那一夜就只能称之为玩乃特了。从这次见面后,周萍然就刻意回避着小殊,可是当别人给她介绍对象的时候她又总是拿着小殊做对比,这样也是在害着她自己。不过,在工作上她还是尽心尽力,基本上不在公司内提及小殊的这层关系,所以她的职位提升基本上还是靠她本人的工作能力。

小殊还在像陀螺一样忙着自己手头工作,还是经常在全国各地跑来跑去,秋天过去了,冬天该来了,小殊现在又多了一个头衔——商业地产筹备组组长,这个职务的工作任务是考察国内知名商业设计和招商机构,给中原硅谷项目进行商业定位并提前做好项目招商准备,其实就是先招商后规划设计再定向或半定向进行开发建设,同时考察国内知名商业地产项目,筹备组共由三个人组成,小殊、程智远和营销中心总经理洪涛。小殊带队先去京城,然后去华东地区,再南下去珠三角地区,一个月时间在三地马不停蹄的考察、调研和谈判。他们三人刚来到京城的第二天傍晚,程智远这个总裁办主任就接到一个令他极为兴奋的大好消息,他被提拔为理想地产集团主抓行政的副总裁,为此他还特地请了客,其实这个消息在出发之前小殊就知道了,之所以在程智远离开之后才正式公布,也是有深意的。因为公司不再设总裁办主任的岗位和职务,总裁办改设为行政后勤中心,而是将人力资源部从总裁办独立出来,与发展中心合并,成立新的发展中心,直接归地产集团总裁领导和管理,程智远说是被提升为主管行政的副总裁,其实就是将其手中的权力缩减一大半,谁都知道人力资源的重要性。企业的“企”的如何写,企业无人则止,小殊更想起了《道德经》中的一段文字:“企者不立,跨者不行。自见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无功,自矜者不长。其在道也,曰余食赘形。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下一步,该看程副总裁的舞台表演了,现在正在洋洋得意之中,估计回到公司就由得意变成沮丧了,其实想开了也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

商业考察归来,该放假了,开完年度总结大会都放假了,小殊还是像往年一样在公司加班,这次陪同小殊加班的是商业集团的丁华,地产集团加班人员是新任总裁助理宁舟,宁舟是小殊在邦泰不动产的工作老搭档,两人之间自然比较熟悉一些,丁华是第二次过来配合小殊工作,也不会像去年那样生分了。令小殊头大的依然是资金链问题,中部硅谷项目的销售进度不只是差强人意,简直是可怜至极,一年销售了不到十套房子,而且其中的两套还是辛董事长的关系户过来购买的,和营销中心所报的销售计划三百套相差极大,邦泰的中部硅谷项目一年之内换了三任营销总监,宣传推广费用更是居高不下,销售部二十多名置业顾问每天都是无所事事在玩自己的手机或者是扎堆聊天。天河之春项目第三期销售进度也是进展缓慢,其它地产项目的销售业绩也是一般,唯独好一点就是中部硅谷项目中的小户型理想公寓销售率已经超过了百分之八十。云山市的金尊水岸项目已经接近尾声,弥补了部分现金流,现在理想地产的贷款金额已经超过二十个亿,每月利息支出都达到两千万元,如果中部硅谷项目的销售进度在没有大的进展和突破,理想地产集团迟早要崩盘。李总主导的杨子路项目也残酷的宣布搁浅了,出现了上亿的亏空,白平远也从理想地产离职了,去了另外一家地产公司做主抓营销的副总,目前正在开发建设一个经济适用房项目。吴安娜的公司现在运行良好,都知道经济适用房项目只要管控好成本就百分之百能赚钱,虽然是小钱,但是总比亏了强,她公司的第二个地产项目正在积极筹备中。

新的一年注定是大事频频发生的年度,家事国事天下事,更要事事关心,小殊自己在新年正式上班之后,开始继续忙活商业地产筹备方面的事,先是和来自东南亚的一家公司签了约,然后和商业地产规划设计机构进行沟通、谈判,这本是研发中心负责的事,不知怎么搞的又稀里糊涂落在小殊自己身上,程智远比较郁闷,自己虽然升官了,可是手中的权力却大幅度缩小了,主要是他管不了人了,只能去忙行政和后勤方面琐碎的事,这些对他来说毫无价值和意义可言,更没有成就感,他心中更对小殊充满了不满和愤恨,心想着一定是这家伙在暗中作祟,可是自己却没有一点证据。小殊也暗中观察到了这一点,在一次吃饭的时候,程智远抱怨道,李总根本就不会用人,根本就不懂得企业经营和管理。小殊知道自己的机会到来了,就把这句话转达给了李总,李总果然很是生气。小殊第二天故意没有去公司上班,等待李总叫自己过去和程智远对证,小殊早就想好了说辞。果不其然,下午李总打来电话,让小殊过去和程智远对质,小殊来到李总办公室,程智远在那里气呼呼地坐着,恶狠狠地看着小殊,李总说道,你说的是不是事实?小殊说道,李总,昨天晚上是我自己喝多了,故意诬陷程总的,因为我们两个之间有过节,对不起,李总,我申请离职。说完,小殊就走了。离开了理想地产集团,然后去找自己的一个好哥们去聊天,这个哥们比小殊年长十五岁左右,现在在一家港资征信公司出任总经理的职务。途中,小殊接到物业公司金涛的电话,问小殊怎么出如此低级的错误。小殊说道,哥哥,这也是弟弟我为了自保而不得不采取的自污措施,唉,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与其让别人拿刀对着自己被动防守,还不如自己自宫好受一点。金涛在电话中笑着说道,呵呵,老弟,我知道了,明天中午咱哥俩在一起坐坐,好好聊聊。小殊说道,是安慰弟弟我的吧。不过,还是谢谢金总你,还有你必须请客。

小殊的这个老哥们叫荣海洋,是小殊五年前认识的,当时因为一个地市的地产项目,这个项目在沙镇市,小殊陪着他去谈这个地产项目的项目策划和销售代理,谈完后小殊就去了西域旅行,后来两人之间也时常保持着联系,偶尔也能见面喝两杯,荣总以前是某家金融机构的省行助理,后来主动辞职下了海,自己开了家小公司,都知道小公司的日子并不好过,而他为人又过于正直,不想利用自己以前的关系去四处钻营,春节前他来到香港这家知名公司成为关州公司的总经理,也就关了自己的那家小公司。来到荣总的办公室,荣总说道,刚好我们要开个会,老弟你也参加一下,替哥哥我好好把把关,判断一下公司的未来和发展。小殊说道,这样不好吧,弟弟我可是一个外人。荣总说道,咱哥俩还分你我,你就是我们公司的顾问,如果弟弟你同意入职我们公司,哥哥我就上报总公司,弟弟你任总经理哥哥我做你的副手,如何?小殊说道,哥哥你又和弟弟我开玩笑,好,我可以参加会议。开完会,荣总请小殊到附近的饭店吃饭,吃饭期间,荣总再次提及了自己所在公司的未来和发展问题,小殊说道,哥哥,恕弟弟我直言,这个项目的前途和未来是光明的,可惜只是提早了最少五年的时间,因为目前你需要配合的机构和单位肯定不配合,所以在掣肘和羁绊中步履蹒跚,就看能否坚持下去,而且一坚持就需要一个抗战的时间。荣总说道,是啊,时间真的有些漫长,就怕自己在胜利到来之前就不幸宣布倒下了,成为先烈了。

早上醒来,自己现在已经是无所事事,想想中午还要和金涛在一起吃饭,小殊起了床洗漱完毕,就去自己经常去的书店逛书店,买了六本书,这够自己读一个月了。小殊再次想到张孟谈这个历史人物,还有他和他老板赵无恤之间的那段故事和那席精辟对话——

赵、韩、魏三家联合灭掉智氏家族及其掌门人荀瑶执政,在晋阳保卫战中立下奇功,被自己的主人定为第二大功臣,第一大功臣竟然是寸功未立的高共大风,官拜赵国首辅兼左司马的张孟谈大夫经过一段深思熟虑后作出一个重要的政治乃至人生决定:以自己得老寒腿为理由主动要求辞去自己所担任的一切政坛职务,归隐乡野。

接到张孟谈大夫主动辞去一切政坛职务归隐乡野的政治申请,赵无恤掌门不由得心中一惊,毕竟他的心思还没有想到这么一步,他虽也觉得自己的得力智囊、家宰张孟谈大夫政坛功劳实在是太大,如果再把他张孟谈大夫列为晋阳武装保卫战第一大政坛功臣未免出现功高震主、裂土封侯、尾大不掉的恶劣政治局面,影响到赵氏家族的政治统治基础和秩序乃至根本,说不定将来再弄个某某分赵甚至是代赵的悲催政治结局,但他赵无恤掌门还是不肯放走这个自己的主心骨、大智囊、干城、臂膀,更害怕智囊张孟谈大夫心里有难以化解的大疙瘩,甚至是借机政治投奔到他国被别人所用危及到赵氏家族的前途和未来,成为自己家族未来发展壮大的国际政坛隐患。为此,赵无恤掌门和左司马张孟谈君臣两人之间于是就发生了一段意味深长的政坛对话。

身为赵国首辅兼左司马的张孟谈大夫经过一段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恪尽自身政坛职守的忙活,基本上武装消灭了智氏家族在晋国国内的残余政治势力,既已巩固了赵无恤掌门的政治地位,开拓了新的国土,整顿了赵氏家族领地内的田亩政策,厘清了赋税制度,建立了较为完善的行政管理制度和统治秩序。公元前453年秋末的一日,秋高气不怎么爽的,马上就要进入严寒的冬季了,自己也该归隐冬藏了,心知肚明、谙熟老子道家思想和哲学的张孟谈大夫准备功成身退而政坛辞职告老还乡,终于放下心来的他十分淡定地对赵无恤掌门这个大老板政坛进言道:“主,当年先主简主(赵鞅执政)执政我们晋国时曾经说过这样的话:‘五伯(五霸)之所以能够号令天下诸侯各国,最主要的原因不外乎两点:第一,国君的政治权势足以能政坛控制住自己属下的各位大臣;第二,属下大臣的政坛权势不得超越和控制自己的国君。’因此,臣子一旦显贵到裂土封侯的政治地步,就不应再使其身居相位、政坛要职;将军以上军界职务的武官,则不可再政坛兼任和亲近文官大夫管理国家政事。因为上述两种人,挟政坛权势,恃自身功劳,容易政坛控制自己的国君。现在微臣我谈的社会名声已经很是显赫、身份和政坛地位已经很是尊贵,手中左司马的政坛大权在握,我们赵国治下的广大社会民众对微臣谈我也很是政坛信服。因此,微臣我谈希望能够捐弃功名,放掉手中的政坛权势,远离我们赵国治下的广大社会民众,躬耕于乡野,做一个平头老百姓,成为普通社会群众中的一员。”话说得很是中肯,仿佛是无懈可击。

赵无恤掌门一听自家的首辅兼左司马张孟谈如此说心里虽然是豁然开朗、柳暗花明了,但还是有些放心不下,怕张孟谈大夫以此为政坛借口国际政治投奔他国为他人所用成为敌人进而危害到赵氏家族的根本利益乃至生死存亡,不过还是马上装作一副诚恳的挽留状对张孟谈大夫说道:“阿谈啊,你这又是何必呢?寡人我听说,政坛辅佐国君的人,应该有显赫的政坛美名、社会声名;为国立有政坛大功的人,应该有尊贵的政治和社会地位;掌管国事者,手中应该有重大的政坛权力。自己心怀诚信忠心为国、以身作则者,则广大社会民众自然会政治信服他。先代圣人就是依靠着这样的治国安邦人材,才得以兴国家,安社稷的啊!先生您何必要舍弃寡人我,选择辞去政坛职务隐退乡野呢?!”试探,继续进行政坛试探,毕竟人心隔肚皮。莫非,你张孟谈还是对政坛封赏的事心中有意见,依然耿耿于怀?或者是借机政坛要价。

落叶缤纷秋风带着肃杀的寒气,是人才不为人主所用者,杀,赵无恤掌门看似平和的面容背后隐藏着重重政坛杀机,为了代地都可以舍去自己的姐姐,更何况张孟谈这个外人。心照不宣的张孟谈大夫绝对是个超级聪明人,听透但不说透,更不会以此为政坛要价对自己的主子进行忽悠,说不定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性命忽悠丢了,毕竟伴君如伴虎。于是,张孟谈大夫呵呵一笑继续用道家思想向赵无恤掌门政坛进言道:“主君您所讲的是成功者的好处,微臣我谈所要说的则是执掌国家政坛大事的基本规律。微臣我谈考察古往今来的世事知道:天下的好事大都是相似的,但君臣之间政坛权势相仿而能同朝和美共处的,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历史先例。汲取过去的历史经验和教训,可以做为今后做事的老师和借鉴。如果主君您不去思考这些长治久安的国家政坛核心大问题,即使微臣我谈即使再辛苦、再努力,还是难免出现那样乐极生悲的政坛结局啊!”伴君如伴虎,老虎要发威了,说着张孟谈大夫一阵心酸,眼圈发红,遂有政坛诀别之意。赵无恤掌门让自己的得力智囊张孟谈大夫暂时离开了,自己在晋阳宫中闷卧了三天之久,还是对张孟谈大夫这个人放心不下,政坛杀机渐露的他派高共大夫作为使者对张孟谈大夫前来政坛传话道:“国家的政务,臣下不听主君分派,阿谈啊,这可该怎么办才好呢?”犀利的政坛言语中杀机重重,张孟谈大夫心情悲怆的看了看风云变幻的天空,自己对赵氏家族的忠心绝对是无条件的,只能以死明志了,遂政坛回答赵无恤掌门的使者高共大夫道:“主,应该处以死刑。左司马被国家政坛使用,安定了国家,不躲避自身死亡,以成就他自己对主君您的政坛忠诚,主君您还是政坛下令对微臣我谈动手吧。

唉,以死明志,难道真的要处死贤能且睿智的张孟谈大夫这个忠心耿耿的政坛大忠臣吗?高共大夫特地偕同延陵生大夫为张孟谈大夫对赵无恤掌门政坛求情道:“主君,左司马大人他为了我们赵国的国家利益和安定,不顾惜个人生命的安危,竭尽政坛忠心,主君您就让左司马大人他政坛辞职人挪活归隐乡野吧!”赵无恤掌门心情抑郁地对延陵生大夫说道:“那么,延陵生大夫您就代替张孟谈的左司马职务。”于是,赵无恤掌门也就在无可奈何之下勉强同意了张孟谈大夫辞职和归隐乡野的政坛要求,不过其归隐乡野的具体地点还是要有所限制的,必须在赵无恤掌门所能控制的范围之内,而且还是指定的。

就这样在这个马上要进入冬藏的严寒日子,张孟谈大夫坚决要功成身退把自己藏起来,赵无恤掌门坚持予以政坛挽留。直到最终张孟谈大夫以死明志拿自己的生命进行威胁,这才被赵无恤掌门准许政坛辞职和归隐乡野。张孟谈大夫赋闲之后在一个叫负亲之丘(国士介子推母子被烧死的绵山,也是赵无恤掌门钦点的地点)的小山上躬耕劳作,过着老婆孩子热炕头悠然自得的超然隐士生活,赵无恤掌门和张孟谈大夫君臣之间才算彼此放心、安心。《战国策》中为此而特地评论此政治事件道:张孟谈大夫在赵国既有了很高的政坛地位和权势,又有很好的社会声誉,可是他主动归还了赵无恤掌门政坛赏赐给他自己大好的封地,放弃了赵氏家族宰相的政坛尊位,既不要政坛权力,又不要崇高的社会地位,亲自到肙丘去种庄稼当农夫,所以说:只有英明的国君在位当政,才会有贤能的政坛大臣出现


分享:

确认推荐关闭

是否确定推荐本文?

   

推荐标题:

确定 取消

 

上一篇:慎独 186 下一篇:慎独 188

分享

我要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无法回复主题,请首先 登录 或 注册 (关联新浪微博帐号)

 
 
 
 

博主档案

国学与商关系初探

5735

1059666

48

当前排名:第19位

 

最具潜力的博客新星更多>>

 
 
 
 
 
 
一键发帖 资讯订阅
世界经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经理人微信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专业的管理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