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OL
世界经理人
论坛
  • 全站
  • 文章
  • 论坛
  • 博客
高级
首页 / 管理博客 / 商 道 / 正文

慎独 186

分享:

王松伟家在黄河一个新修的大型水利枢纽附近,村就在黄河边,张广富家也在黄河边,两个村是邻村,在这里看黄河可是免费的,冬季的黄河平静异常,水鸟也大多躲了起来,或者是飞往温暖的地方过冬去了,黄河滩里除了砂石和一汪汪水泡,一直向里走差不多一公里才可以看到湍急的河流,不过没有咆哮的感觉,而像一首舒畅流缓的音乐,令人陶冶,这里的黄河水一点都不黄,而是清澈异常,湍急的黄河水给人一种暖暖的感觉,王松伟带着他家一黑一黄两条大土狗,在河滩里奔跑着,小殊在这里呆了十来天的时间,蒋丽丽打来电话问他在哪里,在干什么,小殊说自己在黄河边练死心。蒋丽丽说道,真是哀莫心死,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小殊说道,回去有什么意义,还是在这里独自欣赏风景,如果下雪了,就拿着钓鱼竿,品味一下“独钓寒江雪”的苍凉感觉和意境。蒋丽丽说道,亏你还有这种好心情,对了,后天我们葛总陪着我们常总过去找你,到时间我也一起去,看看你到底在那里干什么,你把具体地址给我说一下。小殊说道,我代表穷乡僻壤的广大老百姓欢迎大佬前来投资富民。蒋丽丽说道,你就贫吧,你应该考虑考虑换换工作的事了。小殊说道,我现在换工作岂不是等于承认自己所诬陷的污点了,唉,还没有等到自污,就有人主动端起屎盆泼粪来了,把老子搞得臭不可闻,简直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蒋丽丽说道,好好想想如何招待我们,好了,不说了,我这里来人了。老公,我想你。小殊说道,想也白想,咱俩的手和舌头都不够长,再见,你忙吧。

山茱萸已经晒完入仓,不到一千八百公斤的货,如果市场行情好的话,市值也就在五万元那样,行情不好的话,刚好实现保本。就先存着吧,反正自己也不等着用钱。第二天,葛华华、常总和蒋丽丽开车来了,先是游览了水利枢纽,中午吃了黄河鲤鱼,下午小殊就趁车赶回了关州。回到关州,小殊去大道集团参加了会议,大道集团准备在关州步城市山区开发一个乡村旅游项目,这才是常总找小殊的真正目的。这个山区是一个古城,古隗国所在地,传说为了屏障国都安全,黄帝派长子戍兵西北,临河而屯,择地筑城镇守,戍地为隗镇,取意是隗者丘陵连绵不断,镇者防守。后来这里出了一个隗王后,把东周王室搞得鸡犬不宁的。吴安娜的公司正式成立了,第一个地产项目是一个经济适用房项目,吴安娜从理想地产集团挖走了不少员工,他公司内可以说是纯一色的理想地产员工,公司不大包括她自己也就十六个人,她知道小殊不会去她公司就职的,不过还是多次邀请小殊过来给她的公司和项目把关,先是如何给政府打报告获取这个项目的立项和批准,然后做投资和运营计划,吴安娜给自己项目起了一个很佛性的名字菩提善境,项目规模还算可以总建筑面积将近三十万平方米的多层住宅项目。能成功拿下这个经济适用房项目也可见吴安娜的运作能力,更能见到她背后的实力如何雄厚。这一段时间,吴安娜一再提醒小心程智远这个人,小殊每次都说道,多谢,安娜你的提醒,将来他会有用处的,只要我不离开理想他就会有大用处。吴安娜说道,你是不是要给他挖坑。小殊说道,怎么是挖坑,我要让他得到重用和升职,更加得志。吴安娜说道,呵呵,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我都不敢想他和你斗会是什么结果。小殊说道,可能我会败得很惨。吴安娜说道,估计这种失败也是你自找的,或者是为了金蝉脱壳。

小殊不想和人争斗,工作都已经够累的了,都快累成狗了,再把自己置身于派系斗争之中,真的没有这种心情,可是现实却把他无情的卷入派系斗争的漩涡中,难以自拔,更难以脱身。新的一年就要到来了,今年春节在元旦后一个半月之后,阳历新的一年到来前夕,辛董事长和李总再次给小殊打了电话,投决委开年度会。当小殊再次以投决委委员的身份出现在理想集团主席台上的时候,地产集团内部又一次出现了不小的震动,这家伙怎么整不死,又以集团高层的身份出现了,自己不但白努力了,而且还感到自己有点脚疼,甚至是全身都感到疼,这家伙真是太可怕了。

金涛在物业公司主持大局,物业公司已经成功实现盈亏平衡,李总对这个结果自然也是大为高兴,这个大包袱终于成功甩掉了。小殊还是忙于年度工作总结和年度运营计划、资金计划,当然还要和实验教育签订深度合作合同,开始做教育综合体项目的可行性研究报告,物流园项目报国家某部委后已经正式获批,明月寺城中村改造项目还在磕磕绊绊进行中,村民工作实在是难做,发展中心的人忙来忙去,还是没有把村民全部搞定。理想地产集团又收购了一个地产公司,这家公司正在关州市区开发建设一座城市广场项目,理想地产集团想用这家公司的名义开发另外一个城中村改造项目,小殊要对这个项目进行可行性论证,然后报投决委投票。另外,小殊还兼着地产集团法务方面的工作。商业集团年度盈利接近四千万元,年营业额也达到二十多亿元。中部硅谷项目准备开春入市销售,理想地产集团营销中心为该项目制定了装逼的营销方案,本来这帮人就没有进行过城市综合体和高档地产项目销售就跑到上海对某个差不多滞销的高档楼盘做葫芦来了个画瓢,瓢能否画好就看他们自己的本事了。小殊曾经向辛董事长和李总提出异议,可惜没有被采用,营销中心的高层更是对小殊恨之入骨,对于这个项目作为风控主任的小殊也没少给他们擦屁股,譬如在不久前某个省媒体对中部硅谷项目进行了通版负面报道,这在社会上造成了较大的负面影响,处理这个危机事件又扔在小殊自己的身上,小殊去拜访了该报社的社长和总编,然后回去写了一篇关于中部硅谷项目的正面报道文章,交了过去,第二周,该报在同一版面和同等篇幅进行了正面报道,而且署名还是那位做负面报道的记者。事后,这位记者就十分无奈地离开了关州,去异地谋职发展去了,心中应该对小殊抱着极大的怨恨,估计他还会拿着笔鼓着嘴动用舌头寻机对理想集团特别是理想地产进行打击报复。

小殊还在像一条狗一样忙碌着自己的工作,蒋丽丽在新年到来之际再次向小殊提出了分手,小殊也点头同意了,随后就和一个大学教师闪婚了。小殊又进入无牵无挂的单身状态,看来自己是不能诅咒自己的,报应自己一辈子单身难道就真的要随着岁月的流失一天天予以无情兑现。春节马上就要到来的某天,葛华华说道,周萍然离婚了,目前带着一个两岁多的小孩子,你看你们两个的旧情是否能够复燃。小殊说道,我没有这个心情,还是先让自己静一段时间再说。葛华华又说道,桂琳琳和林东平过得很恩爱,你的儿子也很健康可爱,怎么办,你们见一面如何?小殊说道,不要打扰人家一家三口的平静生活,葛总,你是不是唯恐天下不乱?葛华华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如果有可能的话我给你留意一下。小殊说道,多谢葛总的好意,只可惜不是你。葛华华说道,滚,我和橙子还是很恩爱的,即使有机会还是下辈子吧。

今年春节真是无聊,小殊还是在加班中度过的,孑然一身在独孤中陪伴着电脑和数据,小殊还是住在原处,蒋丽丽把自己的物品全部搬走了。初二加完班,小殊回到自己的住处,竟然发现蒋丽丽在房间内,说是特意来归还钥匙的,小殊说道,你就把钥匙放在这里吧。蒋丽丽说道,难道你就一点就不想我吗?小殊说道,不想了,还是过好自己的生活,干好自己的工作,你已经结婚了,还是过好你们的小日子吧。蒋丽丽说道,这一次我是过来算账的,账算清楚了我自然就会走。小殊问道,算什么账,你准备要多少钱?蒋丽丽说道,不是经济账,而是感情账,你为什么还在梦里喊着王雪雯的名字?这就是我忍受不了你的最根本原因。小殊说道,你一个大活人和死人叫什么劲,这样做有意思吗?蒋丽丽说道,就是我和死人较什么劲,难道我又选择错了吗?说着,她突然过来抱着小殊说道,你再要我一次吧,我后悔了,边说边开始厮磨小殊。当晚,蒋丽丽没有走,不知道她老公会怎么想?估计蒋丽丽的借口是回娘家了。随后的一段时间,蒋丽丽时常以加班或者是回娘家为借口找小殊,他的老公也真够悲哀的了。小殊只得搬了家,他知道再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的,搬家之后小殊就离开关州又去云游去了,这次在全国各地云游持续了两个月的时间。

小殊这次搬家搬到一个老家属院里面,搬来之后才发现自己竟然和辛董事长、李总二人的家距离如此的近,离辛董事长竟然不到二百米,离李总家也就在五百米左右,不是故意而为之,小殊是在小区外边的街上闲逛遇到辛董事长的,他和夫人正在街头小公园里散步。李总是春节前搬的家,是理想地产几年前开发的一个住宅小区,李总特意给自己留了一套复式。小殊新搬进的小区只有三栋楼,隐藏在巷子内部,是某个省直机关的老家属院,这次小殊住在五层,是个老式三室一厅,建筑面积在八十来平方。一间做卧室,一间做客房,一间做书房,客厅就是餐厅,小殊一次性给房东交了一年的房租,房东老先生说道,还真没见到过这么多的现金,好,你叔我就收下了,以后有事就给你叔我打电话。这里的物业费是象征性的,一年也就二百元,小殊过去交了物业费,还预交了水电费。自己经常出差在外,免得人家在自己屁股后面催物业费、水电费和房租。安置好自己的后宫,小殊就坐飞机出去云游去了,天府、沙城、鹏城、京城、姑苏、钱塘、长安、并州一路走过,好个逍遥自在,逛景区、吃小吃,拜访当地的同行或者是相关行业佼佼者,参观、交流、学习,如果有大学同学在这个城市工作,还可以顺道拜访一下叙叙旧。期间,小殊接到葛华华的电话,大意是,他又害了一个人,现在蒋丽丽每天都是魂不守舍的,经常跑过来打听他的消息。又过了一段,葛华华又打来电话说道,蒋丽丽好像是怀孕了,她坚持要把孩子打掉,为此她和她老公闹矛盾了,差一点闹离婚。小殊心想,蒋丽丽肚子里面的孩子按照仔细推断一下应该不是自己的,可是万一是呢,这件事的确让人心烦、纠结。

在夏初的一天,小殊从并州坐火车回关州,途径伊洛,刚好有些公事需要到这里进行处理,办完公事后小殊独自一个人在大街上溜达着,不由自主溜达到来周萍然外婆家附近,现在已经是傍晚时分,夕阳和云彩勾勒出美丽的画卷,小殊转身准备回自己下榻的酒店去,明天上午再处理一件事中午吃过饭之后就可以回到关州去。突然听到一个小孩子的哭声,小孩子哭着要爸爸,然后听到一个曾经熟悉的声音,说道,乖,咱们回家去,你爸爸出远门了。小殊扭头,看到了一个少妇在哄着自己的孩子,这个少妇同时也抬起了头,四目相对,都认出了对方,是周萍然。周萍然也是一脸愕然,小殊问道,五丫,你没有上班?周萍然说道,怎么是你?我上不上班和言小殊你有关系吗?周萍然衣着朴素,仿佛还是当初的样子,不施粉黛的她暗暗在自己身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周萍然带着孩子,转身就要走,小殊快步过去一把拉住了她,由于用力稍微大了一点,周萍然倒在小殊的怀里,孩子呆呆的在一旁看着眼前这个男的,估计幼稚的小心灵里在想着,这个人是爸爸吗?周萍然说道,快放开我,不要当着孩子的面,这样不好。小殊说道,五丫,晚上我们在一起吃个饭吧。周萍然说道,不了,我回家自己做饭,孩子他爷爷奶奶马上就要过来了,我先走了。小殊说道,我就住在附近的牡丹宾馆,电话还是以前的电话,明天我就要走了。周萍然说道,你和我说这些有什么用,我们俩都是陌路人,你赶快走吧。小殊回去吃过晚饭,打开电视听新闻频道的新闻,边想着今天的事,他看到周萍然目前的生活处境比较困顿,工作和生活都处于迥然状态,自己该如何帮她,给点钱,那就等同于施舍,还是帮她找份工作为好,最起码改变了工作环境,她自己的生活状态也会随着好一点。小殊的手机响了,小殊接了电话,是周萍然,她说她在楼下,问他住哪个房间。小殊报了房间号,过了一会,敲门声传来,小殊过去开了房门。周萍然走了进来,穿着比较暴露的夏装,进来坐下后,说道,你不就是想和我那个嘛,孩子被他爷爷奶奶接走了。我来了,咱们俩开始吧。小殊说道,五丫,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主要是想问问你现在的工作状况。周萍然说道,离婚后在附近一家超市上班,对了,是你们的理想超市一家分店,做一个普通的营业员,你问这个是什么意思?小殊说道,这样正好,我现在就给你们超市伊洛公司的负责人打个电话,看有没有适合你的更好的工作职位。周萍然说道,你还为我操这门子闲心,你真的能帮上忙吗?小殊拿出电话,拨通了伊洛公司负责人的电话,小殊简单说明了自己的意思,说周萍然是自己的表妹。对方说道,好的,言总,你让她明天过来找我吧,公司营销部还缺个人,不过是一名普通员工,或者是让她先做见习店长。小殊说道,不为难你,你就根据她的能力看着安排吧。小殊挂了电话,转身发现周萍然穿着浴袍斜躺在床上,她说道,小殊哥,我知道你现在也是单身,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咱俩就重新开始吧,反正我现在也离婚了,孩子跟着他爸。小殊说道,这样不好吧,五丫。周萍然说道,小殊哥你是不是嫌弃妹妹我了,还是看不起妹妹我。小殊说道,不是这样的,主要是我还没有心理准备。周萍然起身抱住了小殊,小殊感到浴袍之内就是自己曾经十分熟悉的场景。早上醒来,小殊发现周萍然早就走了,留了一张纸条,纸条上写道,谢谢小殊哥,等你有心理准备的时候,我们或许会有一个美好的重新开始,五丫。小殊坐着大巴车离开了伊洛,回到了关州,继续上自己的班,蒋丽丽果真是怀孕了,不过从日期推算她知道自己肚里的孩子不是小殊的,所以她也就消停了许多,如果真的是小殊的,她肯定会对小殊继续纠缠下去的。周五下午,小殊接到周萍然的电话,说自己已经到新岗位上班了,谢谢小殊哥的关怀,有时间到伊洛来,五丫欢迎小殊哥你。小殊说道,五丫,先照顾好自己。周萍然说道,小殊哥,五丫妹会替你照顾好我自己的。小殊不知道是否要和周萍然重新开始,因为自己随时都会处在狂风暴雨和旋涡里,没有一点保障和安全,更不会给周萍然一个安稳温暖的家。


分享:

确认推荐关闭

是否确定推荐本文?

   

推荐标题:

确定 取消

 

上一篇:慎独 185 下一篇:慎独 187

分享

我要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无法回复主题,请首先 登录 或 注册 (关联新浪微博帐号)

 
 
 
 

博主档案

国学与商关系初探

5733

1059593

48

当前排名:第19位

 

最具潜力的博客新星更多>>

 
 
 
 
 
 
一键发帖 资讯订阅
世界经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经理人微信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专业的管理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