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OL
世界经理人
论坛
  • 全站
  • 文章
  • 论坛
  • 博客
高级
首页 / 管理博客 / 商 道 / 正文

慎独 165

分享:

又到了下午下班的时间,小殊和白平远约好了,下午下班一起去看王雪雯,蒋丽丽因为公司临时有事,没有一起过去。坐公交车来到王雪雯的住处,白平远也随后就到了,王雪雯的母亲看到小殊他们来到,连忙让他们坐下,王雪雯看到白平远到来,说道,麻烦你了,白总监,我耽误了咱们项目的正常工作,您还过来看我。王雪雯的母亲端过来一杯水,递给白平远,说道,多谢,领导关怀俺家闺女雪雯。然后,转身对小殊说道,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怎么不赶快过来谢谢白领导,人家都亲自过来看你女朋友了,你还傻愣着干嘛,还有夜个你让一个女孩背着雪雯回来,要你这样男的到底有什么用?王雪雯说道,妈,他才是我们的大领导,昨天那个背我的,是他女朋友蒋丽丽,也是我们公司的大领导。王雪雯的妈妈说道,闺女,他不是你男朋友?白平远说道,嫂子,这位是我们公司的特高层言总,昨天那个是我们公司的总裁助理蒋丽丽,他们两个都是我的上级领导。王雪雯的妈妈说道,噢,原来是你妈我给弄错了,不对,闺女,为什么你的手机上有一个号码存的名字是亲,那个亲,究竟是谁,他为什么道现在不过来看你?真是白亲了。说着,就拿起王雪雯的手机拨打了你个叫“亲”的号码。正在这时候,小殊的手机响了,小殊还以为是蒋丽丽打来了电话,拿出手机一看,竟然是王雪雯的电话,王雪雯的妈妈拿着手机甚是奇怪地看着言小殊,估计心在想,这咋弄得怎么这么乱啊,难道自己的闺女是单相思?可是这个男的,不就是一个小老头嘛,还有这个特高层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电视剧里的特高课,这个姓言的是日本特务?白平远说道,雪雯你好好休息,我们就不打扰你休息了,言总,我们先走吧。小殊说道,雪雯,你先好好休息,对了,你晚上吃什么,我们给你带回来。王雪雯说道,言总,不用了,我妈妈给我做饭,不过,还是要谢谢你们。小殊对王雪雯的妈妈说道,阿姨,雪雯就麻烦您老了,我们先过去了。王雪雯的妈妈说道,在这里吃饭吧。白平远说道,不了,嫂子,我们先走了。然后对小殊说道,老弟,晚上吃什么,哥哥我请客。王雪雯的妈妈更感到这个世界真的有点乱,这辈分叫的。还有明明是上下级领导关系,怎么突然间又变成哥们了?难道大城市里都这么乱吗?

小殊和白平远二人走后,王雪雯开始接受她妈妈的审讯,王雪雯老老实实的向自己的妈妈进行了交待,她妈妈最后对她说道,闺女,别犯傻,你收拾不了这个姓言的男的,年纪轻轻就爬到这么高的位置。王雪雯说道,妈,言总他在云端,闺女我自己是站在地面上,妈妈,难道闺女我仰望都不行吗?她妈妈说道,仰望是可以,但是不要存非份之想,对了,什么是特高层?是不是外国的特务组织?王雪雯说道,特高层是我们公司员工对最上边大领导的称呼,比如,你闺女我现在是案场经理,属于基层干部,就像咱们村的村主任,白总监是项目营销总监,就像咱们乡的乡长,我们项目总经理就像咱们县的县长,上边还有市长、省长,公司里有执行委员会,就像省政府,集团有投资决策委员会,好像国家领导。闺女我是村长,他属于大领导。王雪雯的妈妈说道,就是差别大。你们认识的时候,他是什么级别?王雪雯说道,我们认识的时候,闺女我是一个村民,他是包村的干部,后来我当了贫困村的村主任,他调走了,后来没有办法闺女我只得去投靠他,他先让我一个富裕省的一个穷村当村民小组的组长。王雪雯的妈妈说道,他经常去看你吗?王雪雯说道,言总他怎么会专程来看闺女我,每次都是过来视察工作,我们只有洗耳恭听。王雪雯的妈妈继续问道,他是老板吗?王雪雯说道,和闺女我一样,也是打工的,和闺女我不一样的是,他这个打工的,可以行使我们老板的权力。王雪雯的妈妈继续问道,他是负责哪个部门的,你可以调到他那个部门去,这样好照应你。王雪雯说道,他好像哪个部门都不负责都不管,又好像所有部门都归他管一样,我们大家都不知道他在公司究竟是做什么工作的。王雪雯的妈妈说道,我看他就像特务。

白平远和小殊回到数字大厦附近,找了一个小餐馆吃晚饭,蒋丽丽今天下班直接回她家了,正在吃饭期间,葛华华给小殊打来电话,说道,周萍然辞职回伊洛了,应该是结婚去了,肚子不容许她再继续耽误下去了。小殊说道,谢谢,葛总你告诉她,祝她新婚幸福,早生贵子。葛华华说道,我的意思是这个项目我们公司可能要撤盘了,开总和汤总对项目的销售进度特别不满意,说我们不懂销售。小殊说道,是不是这几个月你们都坐在售楼部,没有主动出击,这样做就是坐以待毙。葛华华说道,是这样的,林秋月没有一点工作思路,对了,赵云烟明天到关州来,她想见你一面,你这个大鳄能给她这个面子吗?小殊说道,看,明天的时间,她来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就可以了。白平远问道,老弟,这个赵云烟是谁?小殊说道,王雪雯在鹰城的继任者。白平远说道,老弟,老哥我看雪雯这小妞真的对你有意思,可惜你有蒋丽丽了,要不,你们俩就是很好的一对,雪雯这女孩真的很不错。小殊说道,别开玩笑了,就一个蒋丽丽就弄得老弟我很是头疼。小殊的手机又响了,是蒋丽丽的,小殊接了电话,蒋丽丽问道,在干吗?小殊说道,和白平远在一起吃饭。蒋丽丽问道,没有和王雪雯在一起吃饭,我看她妈真的是看上你这个闺女没过门的女婿了。小殊说道,别瞎扯了,什么醋都吃,到时间咱家都可以开醋厂了。对了,给老婆你汇报一件事情,明天鹰城的赵云烟过来找我,咱们明天一起见见她吧。蒋丽丽说道,又一个女孩,本尊我不见,你自己见吧。说完,蒋丽丽就气呼呼地挂了电话。白平远说道,本来就吃王雪雯的醋,你又扯出一个赵云烟,老弟你这不是故意让丽丽她把醋坛子打翻吗?真是故意找抽。小殊说道,醋坛子装老抽,扯出赵云烟就是为了转移蒋丽丽的注意力,她就不会整天拿着王雪雯酿醋了。白平远说道,老弟,就是高明,小心变成生抽了。小殊说道,唉,可惜,高明在广东。

五月份,蒋丽丽竟然不告而别辞职了,去了大道地产,而且还换了新的手机号码,不再和小殊联系了,理想地产集团的人都传言蒋丽丽是大道地产派来的卧底,言小殊中了蒋丽丽的美人计,公司的重大机密肯定泄露给她了。吴安娜接替了蒋丽丽的总裁助理职位,自然也进入了执委会,先是执委会内部审查蒋丽丽是否带走了公司机密,接着就是投决委审查小殊是否泄露了公司机密。整个五月份,小殊都是在接受审查和众多的质疑声中度过的。小殊也很郁闷,王雪雯时常过来陪小殊吃饭,劝慰他。小殊自己也想辞职不干了,这样过真的没什么意思。小殊给辛董事长和李总递了辞职报告,辛董事长说道,小殊你如果想出去旅行,你就出去吧,公司不接受你的辞职报告,公司就权当你出差到全国各地考察去了。小殊说道,好吧,那我就先走了,这是我办公室的钥匙。六月初,小殊离开了理想地产,坐上了前往新疆乌市的火车,去之前他和自己高中在新疆的同学史广大联系,卖完火车票后,小殊又告诉了史广大自己的车次和大约到达的日期。

带了两瓶酒,坐上西行的列车,满脸都是忧伤的小殊,梳理着自己的过去和未来,自己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努力工作换来的却是无端的怀疑和攻击,自己究竟该往哪里去,哪里才是自己的归宿,不过,自己目前的结局总比当初的林副总好一点,他不但成为派系斗争的失败者,而且还带着肢体的伤痕不得不离开了理想地产,他可是理想地产的创始人之一,据说他后来去了南方。列车载着思绪与太阳运行的方向同行,小殊打开酒瓶猛然想起了春秋战国交接时期的张孟谈,心情开始慢慢变得释然,就从电脑包里拿出《道德经》从第一章重新开始边品酒边阅读:“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微。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小殊想着这段话所蕴涵的意思,能够说出的规则,就不是规则的根本;能够命名的,并非名称的本质。不能说出的名,是天地的开始,是事物的本质;命名,就有了天下的万物。所以,没有过分的奢求,就能够不从其表象体察事情本质的精妙;有所追求,能从事物的表象,查勘其中精细。有名和无名,这两者,同源于道,如同阴阳同出于太极,名称不同,但有相同的玄妙和本质。体察到深奥中的深奥,才能掌握洞悉万事万物的法门和途径。唉,混沌难道就是糊涂,人生难得一糊涂。

一路浮光掠影穿过了很多历史悠久的城市,有些城市是在梦中与其擦肩而过的,繁华渐渐逝去,变成昨日的回忆,进入荒蛮和孤寂之中,海拔越来越高,人烟越来越稀少,列车上提醒火车经过乌鞘岭高海拔地区,如有身体不适请紧急联系列车员,乌鞘岭是半干旱区向干旱区过渡的分界线,也是东亚季风到达的最西端西汉张骞出使西域,唐玄奘西天取经都曾经在这里驻足。列车上的人上上下下,随着太阳运行又进入苍茫的黑夜,夜色中是列车的律动,玉门关到了,小殊想起了“西出阳关无故人”,可是自己却是去找故人散心去的,这个高中同学叫史广大,二人大概十四年都没有见过面了,平时也有书信来往,现在在乌鲁木齐工作,父母都是五十年代援疆的开拓者,生活在南疆,小殊记得自己在乌市还有一个老乡,是参军来这里的,据说他现在在军区工作,不过小殊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半夜时分,列车到达了带着飞天传奇的敦煌站,这里距敦煌市区还有一百多公里,小殊在想这里的旅馆生意应该不错,深更半夜大家都需要住宿。火车继续在戈壁中孤独的西行,小殊把两瓶酒所剩下的最后三两给干了,然后就躺在卧铺上慢慢睡着了,准备睡醒后迎接明天的到来,好好和史广大唠唠旧。

一觉醒来列车继续在荒芜的戈壁中穿行,沿途鲜有植被,偶尔能看到挺拔的胡杨在抗争中展示出生命的坚韧和顽强,在新疆的东门户列车稍作停留后继续西行,马上就要到达火焰山北部,可惜和它也是毫无察觉的擦肩而过,不能领略火洲的热度,更不能品味孙悟空和铁扇公主的智斗,小殊也没有感受到火焰山的温度和热情。列车路过生产美女、西瓜的达坂城,终于到达乌市了,小殊的手机响了,是史广大的电话,小殊接了电话,史广大说道,他在火车站出口等他,小殊说道,火车快进站了,多谢,广大。经过四十多个小时的行驶,火车终于到站了,小殊带着自己的简单行李出了火车站,史广大大老远给小殊打招呼,这家伙变化有点大,记得高中的时候,瘦高的像麻杆,现在呢,却是一个彪悍的西北汉子,皮肤也变黑了,两个人拥抱了一小会,史广大说道,走,小殊,咱先去南门吃手抓饭,然后逛逛大巴扎,看看乌市的风情,特别是这里的美女。史广大现在是在乌市开出租车的,大学毕业后辞去了稳定的带事业编制的工作,开过录像厅和超市,结婚五年了,孩子今年三岁,他老婆在乌市一家事业单位工作,岳父岳母也是五十年代的援疆开拓者,也算是门当户对了,这样一个保持稳定一个出外闯荡,生活和事业似乎保险了很多。



分享:

确认推荐关闭

是否确定推荐本文?

   

推荐标题:

确定 取消

 

上一篇:慎独 164 下一篇:慎独 166

分享

我要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无法回复主题,请首先 登录 或 注册 (关联新浪微博帐号)

 
 
 
 

博主档案

国学与商关系初探

5537

956764

45

当前排名:第23位

 

最具潜力的博客新星更多>>

 
 
 
 
 
 
一键发帖 资讯订阅
世界经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经理人微信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专业的管理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