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OL
世界经理人
论坛
  • 全站
  • 文章
  • 论坛
  • 博客
高级
首页 / 管理博客 / 商 道 / 正文

慎独 140

分享:

昏昏沉沉的一阵假寐之后,小殊醒了,跳下车伸了一个懒腰,点上一支烟,良地地产的办公楼竟然在一家银行的后边,或者是说这家银行租用了良地公司的门面房做营业厅,顺带租了两层办公楼,办公楼一共五层,在鹰城市北环北边一点,旁边都是城中村,路还没有完全修通,真是一段是水泥路一段是泥水路。两点五十分,张应天、程华谱和小殊三人上了良地地产的办公楼,司机在车内等着,来到三楼,一看人还真是不少,今天来应标的营销公司大概有十四五家之多,每家都至少派一名美女陪伴着前来应标,不像张应天所代表的大道传媒三个人都是大老爷们,而且一个比一个丑没有一点颜值,更不是小鲜肉而是小老头,这些来应标的营销代理公司基本上都来自关州市,差不多有二三十个美女云集在这里,真可谓美女如云,程华谱的绿军装倒是格外引人注目,都在注意着这三个另类的竞争对手。大道传媒的应标次序排在第六位,前五家公司都是满面笑容的从良地公司的会议室出来,似乎是胜券在握,自信是必要的,可是盲目自信呢,往往就是自取其辱。小殊他们三个人进了招标室,对方的董事长开大容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怎么是三个大老爷们,没有一个美女。良地公司的汤副总是个顶级大美女,绝对的高颜值,她对张应天说道,张总,你不是说葛总会亲自前来嘛。程华谱说道,汤总,我夫人葛总自觉分量不够特地带来一个贵宾前来镇场,然后指着小殊对开总说道,这位就是我们关州地产界大名鼎鼎的言总。小殊只得主动站起来,很是谦虚地对开总说道,客气,鄙人,言小殊,刚进入地产圈也就一年多的时间,希望开总等各位领导多多指教。开总连忙走了过来,甚是谦恭地说道,没想到传说中的言总能大驾光临敝公司,汤总,今天的招投标就这样结束吧,晚上请言总吃饭。小殊说道,开总,大可不必,传说未必是真,招标工作继续进行,我们会按照贵公司的规定递交和完成所有应标工作,希望贵公司能给大家一个公平、公正、公开的市场机会,更何况后面还有差不多十来家公司在外边等待着,还是要给人家机会的。开总说道,这样很好,但是晚上我们大家肯定要聚一聚,希望言总能赏光,汤总,马上到公司的宾馆开四个房间,让言总他们先过去休息。这时候,小殊也不便说什么,只得客随主便。三个人在汤总这个大美女的带领下离开招标室,走廊上一群羡艳的眼光,都感到自己公司这次应标有点危险了,而那些前来应标的美女们也开始检讨自己的颜值了,难道这三个丑男真有通天的能力,这时候,只见开总走出了门,大声对小殊他们招呼道,言总,你先过去好好休息,我六点准时过去找你。过来应标的人心中又有一丝侥幸的想法,莫非是开总的老熟人在中间插了一个小插曲,呵呵,自家的机会还是有的。

来到良地宾馆,说是宾馆,充其量就是一颗豆的标准和规格,安排完后,汤总说自己还有事,晚上和开总一并过来,先请诸位贵宾好好休息。汤总走后,程华谱和张应天来到小殊的房间聊天,张应天先说道,神人就是神人,没想到言总真的是威力无边,我真的是佩服了,我谱弟,我经常把他当作神人,圈内的鳄鱼。程华谱说道,哥,别说了,如果弟弟我是水中的鳄鱼,小殊他就是水中的大鳄,刚开始我们俩认识的时候,我还很看不起他呢,谁知道刚一见面没几分钟我就被他折服了。小殊说道,你们哥俩是不是想把我捧上天然后恶狠狠地把我摔死,可真是居心不良啊。张应天说道,下一步我们可该如何应对,小殊老弟。小殊说道,现在唯一可做的事就是睡觉,晚上嘛,不就是喝酒应酬嘛,然后按照人家的招标程序走就是了,这时候千万不可走捷径,否则会被人家所鄙视的,甚至是严重的甩一下鼻涕的鄙视。张应天说道,好,我们兄弟两个先过去好好休息,今天小殊老弟你可是主角,你先好好休息,养足精神晚上应战。这时候,葛华华给程华谱打来电话,问情况如何,程华谱说道,晚上,对方的开总请客,请言总,不过对方还惦记着你这个大美女,老婆大人。葛华华说道,她马上过来。程华谱说道,带上小殊的老婆一起过来。葛华华说道,当然了,最好是把你们接回来。说完,他们哥俩就走了,小殊在想一个关键性问题,自己下一步到底该怎么办,说句实话,小殊对接下这一单业务还是有信心的,关键是如何摆平销售方面的问题,大道传媒接地产销售肯定成问题,而且是不小的大问题,主要是没有合适的案场经理,按照葛华华的意思,应该是派萍然过来负责案场工作,可是小殊知道以自己对萍然的了解,内秀的她根本就不适合做案场经理,利用萍然把自己困到这里更是不可能的事。想着想着小殊就昏昏然睡着了,这次他梦到了萍然,一个车祸现场萍然躺在血泊里,艰难的向前爬着,呼喊着自己的名字,然后慢慢地失去了呼吸和知觉。小殊从梦中惊醒,马上给萍然打电话,萍然接了电话,小殊问她在哪,她说准备去鹰城,小殊说今天你哪里都不要去,在办公室呆着等我回去,萍然说道,那岂不是等到后半夜了,莫非你那里有鬼。小殊说道,乖,我主要担心你的人身安全,要不,你一个人千万不要过马路,拽也要拽着葛华华。萍然说道,好,我知道,我很高兴你还能惦记着我的人身安全,对了,你是不是又做噩梦了,我害怕。小殊说道,不说了,你懂得,乖老婆。挂了电话,小殊想但愿自己是虚惊一场,是自己神经了,自己吓自己。

暮色慢慢开始降临,在没有高速公路的情况下,车辆行驶一般都很慢,不过车辆行驶更不安全,因为有很多难以预料的意外。下午五点半,小殊听到敲门声,是张应天的声音,小殊预感到大事不好,马上起床,开门,张应天说道,不好了,我们赶快回去,葛华华她出大事了。小殊问道,在哪,怎么了?张应天说道,在出关州的一个十字路口,她下车去马路对面买水,被撞了,你家萍然刚才打来的电话。小殊赶快拿起自己的背包,这时候程华谱也双眼含泪哭着出来了,张应天说道,谱谱,不要哭了,赶快走!小殊给萍然打电话,电话通了,萍然带着平淡的语气说道,老公什么事?小殊问道,葛华华现在怎么样了?萍然说道,华华姐让我给你们开个玩笑,我们俩现在正在路上,已经过了你老家启州,估计再有一个小时就到了鹰城。小殊说道,两个神经病,让程华谱哭得死去活来。然后,小殊喊道,华谱别哭了,你老婆逗你玩的。程华谱止住了哭声,给葛华华打电话,是萍然接的,她问姐夫啥事,华华姐正在开车,不方便接电话,等一会我们就到了。程华谱大声骂道,神经病,开这样大的玩笑会死的!马上,又说道,呸呸呸,你给华华说,开车注意安全,我们在这里等待她的安全到达。这个葛华华简直就是拿着自己的生命开玩笑,难听一点就是自己在作死。不过,萍然的厄难会有可能因此而安然度过。晚上的饭席就是在相互恭维中度过,小殊最后对开总说道,如果我们公司有幸进入第二轮,关于贵公司的项目我们会事先做一个市调,然后向贵公司递交市调报告和项目策划草案,让贵公司进行定夺。汤总说道,这才是负责的做法,言总的传奇不是建立在侥幸和运气的基础上,而是实打实的从市场和实际出发。吃过饭,小殊他们离开了鹰城,关于市调的事自然是交给了萍然来具体负责,不过这要等到良地公司发出进入第二轮的正式通知,小殊也向张应天、程华谱提出了案场经理和销售队伍等方面的问题,程华谱说回去和葛华华商量,张应天说道,这个问题他想办法进行解决。程华谱说道,小殊,回去,我们三方签订一个合作协议如何,我的建议是大道传媒占40%的股份,并负责出资;我哥的公司负责销售占30%的股份,负责销售工作;小殊你负责策划占30%的股份,同时三方都分别派人驻场。小殊说道,股份多少我都无所谓,三方都派人驻场,等于说我自己必须驻场,呵呵,我还要考虑萍然我们两个的基本生活问题。程华谱说道,小殊老弟你的个人生活问题好解决,我们公司把萍然派过来,不就解决老弟你的实际个人生活问题了。小殊说道,滚,我下车。程华谱说道,你是该下车了,我给华华打电话,让她载着你们两口。程华谱给葛华华打电话,葛华华停下车,小殊坐上车,坐后座,萍然也下车坐在后座小殊的旁边。葛华华说道,你们俩就开始腻歪吧,不要影响我开车,记住最好不要在车上控制不住搞那个。萍然说道,华华姐,你是不是想和橙子哥那个了,要不咱换车?然后对小殊说道,和老公你坐在一起我才觉得安全,都是老公你做的那个白日梦把我的小心肝都吓坏了。小殊说道,小心肝,有老公我在别害怕。葛华华说道,言小殊,你千万可不要乱吓人,今天都把我们家的橙子吓哭了。小殊说道,都是葛华华你自己自作的,算了不说了,你这样做还是想让我加入贵公司,什么狗屁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完全是个圈套,我又被你们这帮杂碎给算计了。葛华华说道,呸,我们公司还搭上一个美女萍然呢。小殊说道,五丫,真不行咱就辞职不干了,本来是我老婆,你到现在竟然成了被人家搭送的货色了,我老婆难道就那么不值钱吗?正说着,小殊突然感到不对,自己梦幻的场景马上要出现,赶紧搂紧了萍然,说了一句,华华小心,有鬼!葛华华猛一打方向盘,一道红光一闪而过,葛华华停下车,小殊说道,千万别下车,五丫,抱紧我,它怕我,你的嘴赶快贴紧我,还有快点钻进我的怀抱,别吭声。三分钟过后,小殊说道,走吧,没事,都是虚惊一场,是我故意吓你的。刚说完,只听后边,一声闷响,程华谱的车直接撞了一棵小树,还好没有大碍,还能继续行走。又往前走了几公里,葛华华问道,小殊,可以停车了吗?小殊说道,没问题,停下来都休息几分钟,缓缓神吧。休息过后,大家继续趁着夜色向关州赶路,终于安全无虞回到关州,来到小殊的住处附近,程华谱说道,有惊无险,小殊老弟,喝杯酒压压惊。小殊说,现在正是三更鬼的时候,聚聚就聚聚。张应天说道,我先回去了,说完就让司机开着车送他回去了,明天还要修车。现在已经是十二点过一点,小殊他们四个人找了个夜市摊坐下来要了两个菜一瓶酒,一直等到凌晨两点,才散开。回到住处后,萍然抱着小殊问道,老公你到底是人还是鬼,抑或是神?小殊说道,傻姑娘,五丫老婆,我真的是人。萍然说道,我真的害怕你,桂琳琳因为你的梦逃过一劫,今天你老婆我又成功逃过一劫,你就不害怕自己折寿。小殊说道,不害怕,我自己本来就没有什么寿命,随时都有可能离开这个世界,就像《道德经》说的那样,出生入死,只是时间的迟早问题。萍然钻进小殊的怀里,轻轻地说道,老公,我给你生个孩子吧,这样即便你离开了我也有个想头。小殊说道,咱俩还没有结婚,乖老婆可不能瞎说,你是不是希望我早就挂了你要另嫁他人?萍然说道,哼,本宫我才不想呢,对了以后不能再叫我五丫了,总感到有点像乌鸦那样不吉利,以后你就叫我。小殊打断萍然的话说道,是不是叫你巫婆?萍然说道,滚过来,我今晚上非要吃了你不可,让你瞎胡说。萍然又问道,老公,什么是“一更人、二更锣、三更鬼、四更贼、五更鸡”?小殊解释道,一更人,夜从黄昏开始,一更在戌时,称黄昏,又名日夕、日暮、日晚等。此时太阳已经落山,天将黑未黑。天地昏黄,万物朦胧,故称黄昏。这个时候,人还在活动着。二更锣,是指定昏人不静,二更在亥时,名人定,又名定昏等,此时夜色已深,人们也已经停止活动,安歇睡眠了,人定也就是人静,咣、咣——两声大锣带着两声梆子点儿,习俗上这就称谓是“二更二点”,比起一更,二更的天色已经完全黑去,此时人们大多也都洗洗睡啦。三更鬼,三更在子时,名夜半,又名子夜、中夜等,这是十二时辰的第一个时辰,也是夜色最深重的一个时辰,在两个日子的交替时刻,这无疑是一夜中最为黑暗的时刻,这个时候黑暗足以吞噬一切,而传说中的鬼,便在这个时候出来活动了。四更贼,四更在丑时,名鸡鸣,又名荒鸡,十二时辰的第二个时辰,虽说,三更过后天就应该慢慢变亮,但四更仍然属于黑夜,且是人睡得最沉的时候,于是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正值黎明前的黑暗阶段,就有贼人趁着这黑夜开始捣起了乱,所以四更也可称为是“狗盗”之时。五更鸡,五更在寅时,称平旦,又称黎明、早晨、日旦等,是夜与日的交替之际。这个时候,鸡准备开始打鸣,而人们也逐渐从睡梦中清醒,开始迎接新的一天。下一步就是卯时了,就开始雄鸡一唱天下白了。周萍然说,老公,咱们睡吧,现在该进入贼时了,不要妨碍了他们的正常工作,挡了他们的财路。


分享:

确认推荐关闭

是否确定推荐本文?

   

推荐标题:

确定 取消

 

上一篇:慎独 139 下一篇:慎独 141

分享

我要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无法回复主题,请首先 登录 或 注册 (关联新浪微博帐号)

 
 
 
 

博主档案

国学与商关系初探

5705

1044216

48

当前排名:第19位

 

最具潜力的博客新星更多>>

 
 
 
 
 
 
一键发帖 资讯订阅
世界经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经理人微信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专业的管理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