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OL
世界经理人
论坛
  • 全站
  • 文章
  • 论坛
  • 博客
高级
首页 / 管理博客 / 李光斗博客 / 正文

贸易摩擦愈演愈烈,中国制造要迈过哪些坎?

分享:

民营经济和国企发展的争论,背后是一场关于中国经济发展的深层次焦虑。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制造早已经跃居世界第一,中国也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早在2014年,世界500多种主要工业品中,中国就有220多种产品产量位居全球第一位。

但挑战也接踵而至,人口红利终结、中美贸易摩擦加剧等内外部不利因素叠加下,横亘在中国制造眼前的难题,是我们不得不咬牙迈过去的坎。

第一坎:中国制造成本危机

2016年,玻璃大王曹德旺在一次采访中表示,自己要在美国投资建厂,而且提及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务比美国高35%,一时引发人们对中国制造的思考。其实,“曹德旺跑了”“别让曹德旺跑了”,只是中国制造遭遇成本危机的一个缩影。

严格意义上讲,中国制造业的成本构成至少有十块:劳动力成本、资金成本、土地成本、能源原材料成本、税费成本、社保成本;物流、汇率等流通成本;营商环境、制度等交易成本。在这其中,劳动力和土地,这两项成本随着经济的发展,变得水涨船高,正在日益消减中国制造在全球的优势。

中国制造短时间内异军突起,得益于人口红利的持续释放。不过,从2010年开始,中国适龄劳动人口(16-59岁)就已经达到峰值,随后劳动人口的绝对量开始下降。而且几乎是在一夜之间,中国的生育政策开始转向,现在,年轻人不结婚、不生娃成了一种令人担忧的社会现象。

“土地是财富之母”,只有中国人对这句话的理解最深刻。货币的开闸放水,带来了中国经济的飞速增长,也让中国土地价格一路猛涨。城镇化背景下,房价与地价相互拉抬,土地价格不断上涨,用地成本明显提高。2000年到2014年,15年间住宅、商业营用房、办公楼售价分别累计上涨205%、201%和149%。

2015年,波士顿咨询集团发布过一份《全球制造业的经济大挪移》报告,提到中国制造业对美国的成本优势已经由2004年的14%下降到2014年的4%。如今,美国正在大力推进制造业回流,实施再工业化战略,中国制造面临的挑战不容小觑。

第二坎:中美贸易摩擦加剧

2018年以来的中美贸易摩擦,被称为现代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双边贸易争端。

2018年6月中旬开始,美国率先发声,剑指中国制造2025,并于7月6日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中方也不示弱,随即加码应对。双方你来我往,美国随即表示要对金额超过20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关税。

>

中美摩擦加剧的背景下,美、日、欧三方的关系正在变得紧密。2018年7月17日,欧盟和日本签署“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承诺双方将建立一个覆盖6亿人口,占到全球GDP总量三分之一的自由贸易区;数日后,欧盟、美国也对外发布联合声明,称要共同致力于零关税、消除非关税壁垒、消除对非汽车工业产品的补贴;9月25日,三方更是在纽约举行了会谈,针对“第三国”上演了一出不点名批评的戏码,会谈还就WTO改革联合提案达成一致。

2001年中国加入WTO,标志着中国制造开始进入国际市场,改革开放的经济成就也源于中国出口导向型的增长模式。但如今反全球化盛行,发达国家的抱团合作,大有撇开中国和WTO规则,“另起炉灶”之意。数据显示,2018年1-6月中国出口鞋391771万双,同比下降3.2%。上半年,中国对美出口增速较去年同期(下同)下降13.9个百分点。

中美贸易摩擦引发的全球经济震荡,发达国家抱团祭出的“深水**”,无疑是给中国制造雪上加霜。

第三坎:新兴经济体与中国竞争

前有强敌,后有追兵,中国制造遭遇前后夹击。

发达国家挥舞着贸易大棒时,发展中的新兴经济体也在抢夺中国制造的市场份额。日渐增长的制造成本,使得世界工厂开始纷纷撤离中国,转移到生产成本更低的越南、缅甸等新兴经济国家。

作为金砖国家的两个主要经济体,印度正在积极吸纳来自中国制造业的大转移。近年来,受地缘优势影响,印度本土制造和销售已经成为国际消费品厂商的主要发展策略。无论是与代工厂合作还是自主建厂生产,印度更加低廉的劳动力成本、便利的交通运输条件和地方政府的支持,让很多国际企业更愿意把工厂设立在印度。甚至中国台湾的制造商富士康,也已经宣布2020年前将在印度开设多达12家大型工厂。

印度政府还出台了很多支持性的政策,鼓励全球企业赴印投资,甚至与苹果签订了长达十多年的免税条款。印度计划在2022年将工业产出在GDP中的占比从现在的18%提高到25%,并在生产部门新增1亿个就业岗位。印度拥有12.5亿人口,这一市场增长迅速,加之巨大的人口红利,印度制造对全球制造业巨头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

新兴经济体也在吸纳全球资本。在中美贸易摩擦影响下,大量避险资本纷纷出逃中美两国,都开始布局新兴市场:在过去的两个月里,印度和拉美都迎来了投资的高峰;越来越多的美元和人民币基金,也在关注东南亚、中东和非洲等国。随着新兴经济体开放的扩大,市场准入的门槛会更低,资源的优势也会更加凸显。

第四坎:全球话语权遭挑战

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的综合国力不断增强,在世界上有着重要的经济影响力。富起来的中国,也开始传播自己的声音,希望硬实力和软实力能相得益彰。中国以发展中大国的身份进入国际视野,成了世界发展中国家的领头羊,一度掌握了话语权和主动权。但现在,我们的全球话语权正遭遇新的挑战。

美、日、欧掌握着全球大多数的金融资源,作为既得利益者,三方是“天然盟友”,他们也始终想牢牢占据全球经济规则和主要金融机构的话语权。

前段时间,美国特朗普总统对外声称,美国也是发展中国家,只不过是发展的比较快而已。他还指责WTO,称正是因为他们让中国变成“大国经济体”。川普不仅要建立“新群”,还要抢占中国“发展中国家”这顶帽子。

显然,如何掌握属于我们的话语权,如何让世界更好了解中国,是中国制造要长期思考的问题。

反全球化时代,当中国制造面临着成本危机、贸易摩擦、新兴经济体竞争、全球话语权被争夺等挑战时,中国制造如何突出重围,是摆在国人面前的一道新难题。

分享:

确认推荐关闭

是否确定推荐本文?

   

推荐标题:

确定 取消

 

分享

我要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无法回复主题,请首先 登录 或 注册 (关联新浪微博帐号)

 
 
 
 

博主档案

李光斗

李光斗

管理专家博主

关注博主

加为好友

李光斗

497

708335

2620

当前排名:第37位

 

最具潜力的博客新星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