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OL
世界经理人
论坛
  • 全站
  • 文章
  • 论坛
  • 博客
高级
首页 / 管理博客 / 北港Q / 正文

多尔衮&大玉儿:只有死亡,才能让我靠近你

分享:

1

《孝庄秘史》是经典中的经典。情节紧凑,故事推进有据可循,最重要的,从主角到配角都非常棒,人物刻画立体,一个神态、一句话就能让人跟着流泪。

在豪情激荡的时代背景下,大玉儿多尔衮的爱情最让人唏嘘感怀,打动无数人。大玉儿的美丽大气,智慧谋略,不仅征服了多尔衮,也征服了屏幕下的我们。

二人有彼此欣赏、情投意合的一面,但根本又不同。

为爱而生的多尔衮,与为大局而生的玉儿,一旦形势巨变,势必做出不同的选择。于是我们看到,爱情因素在多尔衮身上从未消散,而大玉了早已云淡风轻。

所谓多玉虐恋,虐的主要是多尔衮,还有观众罢了。

2

大玉儿是个不同寻常的女子。

她的不同寻常,不在于剑走偏锋,标新立异,或格格不入。相反,她与环境融入的非常好。

在草原,她是享受蓝天白云、热歌辣舞的玉格格,热情直爽,期待与自己的萨哈达敖包相会。在皇宫,她是善于自我约束、待人周全有礼、赢得长辈下人一直喜爱的侧福晋(庄妃)。儿子继位后,她是一心扶持皇帝、思虑周全、谋定而后动的皇太后。

每一个阶段的角色,她都扮演的堪称完美,对得起身边人。

被宠爱过,也被冷落、胁迫过,大起大落衬托出她的不同寻常来,---很多违背本心的事情,她一旦接受,就处之泰然,不抱怨,不伤感,不沉溺往事,也不期待明天。

冷静的简直不像话。

但这是她骨子里的基因,很难改变。

哲哲曾劝皇太极,“她一旦嫁给你,她就会认命的。”这认命,于她,更像是权衡利弊后的权宜之计。既是自愿选择,也就并不消极放任。

曾几何时,纵马驰骋草原,她也单纯无畏过。进入皇宫后,这种积极“认命”唤醒的隐秘变化,恐怕连她自己都没察觉。

3

得知多尔衮的“死讯”,她试图一死了之。这是进宫后她对多尔衮的爱最浓烈的一次表达了。后来没死,嫁给了皇太极。但嫁的理由中,“为十四爷报仇”占多大的比重,是有待商榷的。自小受贤德识大体的姑姑哲哲的教导,她习惯了一切行动“大局”为重。违背皇太极,不仅得罪姑姑,还会连累蒙古科尔沁的族人,这或许是比报仇更值得考虑的。报仇的话,像一个台阶,能够说服自己和面对爱人的质疑。况且,以她后妃不干政的自觉,“撒娇邀宠就看不起自己”的清高,对兄弟子侄长辈的周全,所谓的报仇也只能是一句空话。她或许真的想过,为多尔衮殉情,但绝对不会付诸行动。

因为她是大玉儿,总有各种“大局”牵绊,让她由不得自己,不沉溺于儿女情长。

嫁了皇太极,哲哲劝他打起精神“应付”,以免露出破绽引发事端。她果然应付的很好。苏茉儿没被豪格认出来之前,皇太极对她宠爱有加。海蓝珠来了以后,苏茉儿无意间的话透露出,这个时候的她是“盛宠”在身的。她以对皇太极“偶尔的恍惚”和不够热情,祭奠她和多尔衮的爱情,这,已经是全部了。

她不是爱回首的人,祭奠完了,就只有眼前的生活

后来多尔衮私藏玉玺瞒报,要不是她及时提醒差点被杀。但这提醒,与其说是爱情,不如说是感情。想想,虽然不是恋人,毕竟是少小无猜的故人,名义上的叔嫂,国之干将人才,换了你,会不尽力而为吗?大玉儿自己说的是,“我不能让他们兄弟俩打起来。”而不是,“我要救多尔衮。”

后来,她想要个孩子。为什么呢?豪格告发了苏茉儿私会多尔衮的事。虽遮掩过去了,但自负的皇太极眼里不容沙子,各种找别扭。接着海蓝珠来了,后来居上成了新宠,无论感情还是地位上。此时的大玉儿第一次像个正常人一样,开始伤心难过,发起烧来,梦里喊“额娘”,脆弱无助。她说从没觉得自己这样孤单,好想要个孩子。她难过,说明皇太极的所作所为真切伤到了她。对比多尔衮死里逃生归来和大婚娶小玉儿当晚,她读书即可求平静的做法,皇太极事实上的影响力已远超多尔衮。她有姑姑的爱护,有多尔衮的牵挂啊,但坚强如她,仍觉得孤单。

说明什么?

--多尔衮的深情慰藉不了她的孤寂。

劝降洪承畴体现的最明显。她一开始是严辞的。皇太极劝了,不行。哲哲劝了,也不行。要知道,多尔衮娶亲等数次难题都是哲哲出面她就同意了的,这次姑姑的面子也不给,因为涉及尊严。多尔衮愤怒不已,托人带话,“我不忍心,你不要去。”关切之情溢于言表。但她还是去了。因为皇太极拿他儿子要挟。大清、皇太极、姑姑,甚至多尔衮都说服不了的事,为了儿子,她肯了。

从始至终,与多尔衮的旧情,从来不是她做或不做某件事的决定因素。

这件事是个分水岭。

如果之前她的感情走向还比较隐秘的话,这件事已明示出多尔衮在她心中的分量,----那样骄傲的一个人,为了儿子,可以扮成洪承畴的爱慕者,手捧酒壶款款走近,温言软语将他降服。那么,她同样会为了儿子,用类似的手段,对付其他的威胁者。

哪怕,那个人,是多尔衮。

4

福临继位后,她对多尔衮或笑或娇嗔,很少出自真情而是权谋。每每二人相对,她当多尔衮是对手,多尔衮却当她是青梅竹马。这样的认识错位,注定多尔衮是让人心疼的那个。

登基前,多尔衮来看福临,本是很和谐的场面,她一开口就话里有话:“福临,你以后就稳稳坐着,你十四叔会保护你的。”多尔衮明白她的心思,把努尔哈赤送他的龙佩转送了福临,表明心志,“玉儿,这下你放心了吧。”

他对皇权真的没那么要紧,最在乎的一直是她。

他们登高望远,望着大好河山。他豪情万丈,“我的雄心不止于此!”旁边的孝庄明显紧张,听了多尔衮后面的话,才灿然一笑。他说,“玉儿,你等着,我要把大明的花花江山献于你的宝座之下。”她笑答,“我又不是女皇帝,这江山是给我的儿子,福临。”

他是功高盖世的摄政王,杀人如麻,谋略如虹,但在她面前就完全没了主张。“你是对的,玉儿,你总是对的。”对她,他是坦诚的,并以为她也会回报同样的坦诚。殊不知,玉儿早不是敖包相会时的玉儿。她明白他想要什么,却暧昧的不做正面回应,甚至故意引他多想。

他以自己的英勇和睿智,平定了天下。如果说皇太极去世时,形势比人强的话,此时的他,若想自立,应该是最好的机会。但苏茉儿将大玉儿的荷包和一句话送到跟前,“荷包没有江山重,却是我的一片真心。”他随即轻轻一笑,“罢了,我做周公。”

错失良机。

他天真的以为“天下”这份大礼,会让孝庄心甘情愿回报她想要的。直到孝庄一句话打破了迷梦,“不可能,我不仅是个女人,更是一名母亲,我的儿子不仅是草原上的汉王,是大清的皇帝,我要顾全他的清誉。”(大意)于是他负气的隔离了她和福临,“我要你只是一个女人!”还同意了“留发不留人”的剃发令的提议。当然,没多久多尔衮还是妥协了,“有些事等事定以后再说了。”天真了啊,十四爷,你的价值感最强的时候,没能达成的心愿,怎么可能在势力此消彼长的时候如愿呢?

皇太极曾经置气,“我要你想清楚,你到底是谁的女人!”

他们都自讨苦吃,大玉儿天生是王者,哪是随便被别人征服的?

奈何多尔衮爱她成习惯,戒不掉了。

5

宁静主演的角色多是大女人,共性是有能力依赖自己。

大玉儿拥有过皇太极的盛宠,也领略过她的拔剑相向。这样的经历让她明白,与其指望男人的爱,不如依靠自己来的踏实。所以,皇太后时期的她的转变并不偶然。

首先,长期的皇宫生活,她早已不是为爱痴狂的女人。皇太极去世,多尔衮和豪格明争暗斗,为了不分裂八旗,他同意妥协另立新君并拥戴了福临。一旦立了新君,从政治秩序来说,肯定是稳定压倒一切。(虽然即使他夺位相信并不会亏待福临,对天下未必是坏事。)别说是大玉儿,换了其他女人,再爱他,也很难不帮着儿子坐稳皇位。这是无可厚非的。

其次,长期在皇太极身边熏陶国政,出谋划策,后期还直接替皇太极批阅奏章,虽然剧里没直接表现,但成就感或多或少滋生了权力欲望。若非如此,就很难解释,为啥为了大清就得算计多尔衮。多尔衮有功劳有名望,真为了大清,他才是最佳担当。主动退位让贤,岂不是还可以成全她与多尔衮的爱情?权势与爱情,她做了务实的选择。为儿子,即是为自己。不管是权力欲望,还是自我实现的雄心, 总而言之,她已经享受权力,习惯由她掌控大局。

只是对观众来说,她明知多尔衮的情意,还不失时机的利用每一个体贴的动作、娇嗔的神情,用旧情拿住多尔衮,总感觉太不厚道。

越是佩服她政治家的手腕,就越心疼多尔衮的不值。

有一次,多尔衮任性抱住她,那一瞬间,她的表情是懵的,是震惊,和本能躲避。她的肢体语言就是她的想法:从身体到心里,爱已不再。如今“爱情”于她,只是一种手段。最厉害的是,明明死死拿住了多尔衮的“七寸”,还常反过来指责他没良心。包括后来那场所谓的“私奔”,都是她的算计和反击而已。只因多尔衮的犹豫,就把一切责任推到他的头上。

多尔衮慢慢明白,二人已隔千山。

6

最后一次相见。俩人同骑一匹马,小小马背上的孝庄,才有了一丝玉格格的影子。

他明知故问:若我与福临同时遇险,你会先救谁?一定是福临。

她还在说谎:是的,是的。可是多尔衮,我会和你一起死。(多尔衮战死沙场,她不是活的好好的;福临鞭尸的时候都不发一言。)

但他就这么轻易被击中,立马温柔起来:我信,我相信。我可怜的玉儿。

他喃喃自语,“玉儿,玉儿,我爱了一辈子的玉儿, 追我魂索我命的玉儿, 能不能告诉我,我这半生马上鞍上, 刀里*里,所为何来? 该我的,我竟然一样都讨不回, 我不明白,我真的一点都不明白。”

他不明白,但已经认命了。

“玉儿,你应该把我一个人孤零零地抛在旷野,这是你的命,我的命!”

离散的两手之间,恰是一轮明月皎皎,圆满正好。其实月儿从不曾残缺,残了的只是人的缘分,缺了的只是沧海初心。

之后,多尔衮死于战场。身着白色战袍、手摸着大玉儿的荷包、微笑倒地的多尔衮,看哭了多少人。

7

剧里有几场多尔衮战场上的表现。

第一次受了重伤,抬头望望月亮,想起分别时的约定,他有了活下去的决心和勇气,死里逃生;第二次和李自成决战于山海关,他被人*,胳膊受伤,也是想到大玉儿,焕发出巨大的反击力量,凯旋归来。最后这次,时值壮年的他不存在什么体力不支,且久经战场,怎么那么轻易就死了呢?

因为大玉儿的爱是医他的药,是他的定海神针,是他力量与勇气的源泉。当他意识到,自己不再拥有,便没了心神,乱了阵脚,笃定不起来,失去活下去的希望。

他有可能不死吗?有。

一是果断出击,自立为帝,名正言顺,才不会受制于人。但只要放不下大玉儿,她的怨恨反而让自己更痛苦。二是他不再奢求和大玉儿的朝朝暮暮,只满足于曾经拥有。满足做个实权王爷,哪怕失势的王爷,想必可以安度一生。但那还是顶天立地的多尔衮吗?

世间英雄很多,多尔衮只有一个。

“你在那万人中央,感受那万丈光芒,只能到漆黑夜晚,梦一回那曾经心爱的姑娘。”

唯有一死,才能真正让大玉儿放下戒备,以单纯恋人的心情怀念他。没有算计,没有争夺,没有寒心,一切如当初相遇时那般美好纯净。

只有这样,他才能真正和她在一起。

分享:

确认推荐关闭

是否确定推荐本文?

   

推荐标题:

确定 取消

 

分享

我要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无法回复主题,请首先 登录 或 注册 (关联新浪微博帐号)

 
 
 
 

博主档案

GHR特邀撰稿人,关注职场与管理。

180

15875

13


还未进入100强,请继续努力

 

最具潜力的博客新星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