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OL
世界经理人
论坛
  • 全站
  • 文章
  • 论坛
  • 博客
高级
首页 / 管理博客 / 管理鸡汤 / 正文

书摘:“政治罪”与帝王“控制”

分享:

   书摘:政治罪”与帝王“控制”

 

  乾隆时期满清政治的发展已经达到了这样的阶段,君主要“实现对官僚的有力有序和可靠的控制已变得十分困难”,因而政治罪就成为君主“不可或缺”的手段,以达到其“不如此就无法达到的目标:对有权有势的官僚精英的帝王控制。”

 

  在传统的中国政治生活中,君主和官僚是同一制度中的两个方面。官僚的职责是维持帝国政治机器的日常运转,管理帝国的各级行政。官僚就其本性来说,倾向于按常规办事。从积极的方面来说,这种倾向有助于政治的理性化发展,但其消极方面则是助长官僚主义的惰性。官僚制常规权力的发展必然对君主的专断权力造成威胁。在传统中国的制度安排中,君主的权力是专断的和绝对的,其职责是制定重大决策和对官僚机器进行控制。如果听任官僚制度朝常规理性(和惰性)的方向发展,君主就会逐渐丧失其决策和控制官僚的专断权力,成为官僚制度的傀儡。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韦伯争论说,君主的专断权力和官僚的常规权力是相互消长排斥的,从长远的角度来看,专制君主屈从于官僚理性化的常规。

  孔飞力不同意这样的论断。他认为,在中国的制度中,专断权力和常规权力并不一定扞格不入,而很可能有和平相处之道。因此他把传统的中国政治制度定义为“官僚君主制”。那么,君主的专断权力和官僚的常规权力是如何和平相处,特别重要的是,君主是如何实现其对官僚的控制的呢?作者通过对叫魂妖术危机的进一步讨论,提出了“政治罪”这样一个概念。他强调了政治罪为帝国政治的运作提供了燃料。按照他的定义,政治罪指的是威胁帝国安全的各种形式的谋反,它们是超出常规的非常事件,无法由官僚制度的行政常规来处理。这种非常的形势给了君主极大的自由来动员、驱策和整肃他的官僚,并强化他对官僚机器的控制(因为在常规情况下,一切行政事务都可以、而且应该照章办事,专制君主也不得不遵守由这些行政则例所定下的游戏规则,这种常规的管理给君主的活动留下的空间有限)。在叫魂危机中,乾隆皇帝正是利用了妖术恐惧这样的非常事件,迫使整个官僚机器把清剿当做压倒一切的政治,并以清剿的表现来赏罚官僚,从而强化他对官僚的控制的。

  政治罪这个概念固然有助于我们认识中国政治中君主和官僚之间的错综复杂的权力关系,但在我看来,它却并没有从根本上否定韦伯关于君主专断权力和官僚的常规权力此消彼长的立论。这是因为,从理论上来说,君主的权力应该是绝对的,他对官僚的有效控制本来就应该是常规框架之内的安排,而无须借助政治罪这样的非常事件来大做文章。一旦他需要借助非常事件或手段来强调自己的专制权力,这表明他已经无法在常规领域内对官僚们实行有效控制。其实孔飞力也承认,在乾隆时期满清政治的发展已经达到了这样的阶段,君主要“实现对官僚的有力有序和可靠的控制已变得十分困难”,因而政治罪就成为君主“不可或缺”的手段,以达到其“不如此就无法达到的目标:对有权有势的官僚精英的帝王控制。”从常规控制到非常规手段的这种转变说明,在官僚体制面前君主的绝对权力正在逐步削弱、但还没有削弱到连非常手段也无力使用的地步。事实上,到了帝国和王朝的后期,随着专制君主绝对权力的进一步削弱,运用政治罪这样的非常事件来强化对官僚的控制也变得越来越困难、越来越少见。乾隆以后,类似的叫魂恐惧又曾在民间发生多次,但没有一个满清君主抓住它们大做文章。除了形势境遇的不同之外,难道就没有韦伯的“咒语”在起作用吗?

  (www.earm.cn/田成杰2018-6-18整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孔飞力/著,陈兼 刘昶/译;上海三联书店,2013年6月第2版。


分享:

确认推荐关闭

是否确定推荐本文?

   

推荐标题:

确定 取消

 

分享

我要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无法回复主题,请首先 登录 或 注册 (关联新浪微博帐号)

 
 
 
 

博主档案

田--

田--

经理人博主

关注博主

加为好友

中国企业管理需要的是营养,不是快餐!

10214

1574925

697

当前排名:第14位

 

最具潜力的博客新星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