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OL
世界经理人
论坛
  • 全站
  • 文章
  • 论坛
  • 博客
高级

两个员工,老板只买一个冰激凌,结果……(十七)

分享:

这是建国门附近的一家五星级酒店。

整栋大楼是乳白色的欧式建筑,古朴典雅。

中间是酒店大堂,巨大的旋转门不时转动,有客人不时地进进出出。大门外的服务生和迎宾女郎始终保持着微笑,动作轻柔,温文尔雅,极有礼貌地与客人问好或者道别。

酒店西侧是偌大的中餐厅,数十米长的猩红地毯从餐厅里延伸出去,一直铺向路边。

路边一块提示牌,红底黑字,写着“热烈祝贺大江食品公司举办员工集体婚礼”。

十一点来钟,几簇人群散乱地围在路边,有老有少,个个脸上喜气洋洋。

停车场周围的小花池里,

有年轻人不时地燃放一两串鞭炮,空气中不时飘来一阵**味。

婚车要从公司会议室出发,大约二十来分钟就会来到酒店,显然,迎新的车队快要到了。

 

2017120805-1.jpg


议论间,就听有人说了一句,“车队要到了!”

人们一下子躁动起来。

一簇人拥着孙大江等人从餐厅里走了出来。

车队速度不快,录像车行驶在最前面,车中播放着喜气洋洋的音乐。

录像车行驶到拐弯处,停下,摄影师从车上下来,扛着摄影机,镜头对准了车队。

停车场的保安人员迅速散布在车队周围,协助维持秩序。

鞭炮响起来。

音乐音量明显也加大了一些。

 

八对新人。

八辆清一色的红旗HQ7缓缓地停下。

一时间,鼓乐齐鸣,鞭炮阵阵。

“新人下轿——”

在喜洋洋的音乐中,随着司仪——年会上的男主持人——拖着长腔的一声吟诵,第一辆车掉头,车尾朝向餐厅门口。

“第一对——,孙得发——,周倩——”司仪吟唱着新人的名字。

两个酒店服务员拉开车门,孙得发和周倩下车,转身,孙得发左手牵着周倩,向前走几步,在众人面前亮相。

“第二对新人——,马可丁——,叶眉——”

马可丁和孙得发一样的装束,黑西装,黑皮鞋,白衬衣,黑领花,胸佩红花。叶眉和周倩一样的婚纱,只是头上点缀的小花是桃红色。

“第三对……”

八对新人依次下车,站成两队,亮相在众人面前,构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新郎一律黑西装黑皮鞋,英俊潇洒,英姿焕发;新娘一律白色婚纱,红皮鞋,轻施淡妆,更显得青春娇艳,风姿绰约。

赞叹声、呐喊声、口哨声,此起彼伏。

有人带头鼓起掌来,于是,掌声迅速蔓延,响成一片。

有人悄悄议论:“八对新人集体婚礼,这气氛,就是不一样。哎呀,真有点后悔,办婚礼早了。”

旁边有人笑道,“那你就再结一回呗。”

“我再结一回,我那位不愿意啊。哈哈……哎,我看,你今年好好干,赶紧找个对象,明年也有机会参加。”一片笑声。

也有人说,“哇,第四个本来那么黑,人称黑玫瑰的,现在一穿婚纱,也成大美妞了。”

有人问,“这婚纱在哪家租的啊?一下有这么多?”

旁边有人答话,“团购的呗,团购便宜太多了。”

“哎,媳妇儿能不能团购啊?要能团我也团一个。”有人笑。

“就你那德性,团来了也得跑了。没个正形。”

周围一片哄笑。

“怎么感觉八个新娘子身高都差不多呢?”有人问。

“这还不简单?不同的身高配不同的鞋跟,高的配低跟,低的配高跟,不就完了?”有人回答。

“哦——”旁边的人若有所悟。

路边的围观者越来越多,有人拿着手机照相、录视频,有人在用微信与朋友讨论着热闹的婚礼现场。

婚礼进行曲响起来。

“请新人进门——”司仪拖着长腔的吟诵,迅速被热闹的声音所掩盖。

八对新人,手拉着手,缓缓地通过花团锦簇的彩虹门。

每一对新人后面,都有一对小童。**西装领结,手捧鲜花,**一袭白纱,托起新娘的裙裾跟随。

彩色电光纸屑在彩虹门间飞舞,飘落。

笑闹声,音乐,响成一片。

 

“接下来,我们请公司董事长孙大江先生讲话——”

在众人热烈的掌声中,孙大江走上讲台,开始了他的演讲:“各位来宾,各位家长,各位朋友,大家好!”

孙大江环视全场,“今天,是一个大喜的日子,是我们公司全体同仁难以忘记的日子。这里,我们为最优秀的员工代表,孙得发,马可丁,周倩等八对新人,举办非同寻常的婚礼。这样的婚礼,以后将每年一度,成为我们公司对优秀的、适婚员工的一项特殊的奖励,这场婚礼,将成为公司送给他们的贺礼!感谢你们,为公司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在这里,我要代表大江食品,祝愿八对新人白头偕老,百年好合,幸福美满,天长地久!”掌声雷动。

“同时,在这里,我也要感谢各位家长,是你们,培养出了这些优秀的儿女,他们不仅是父母的骄傲,也是我们大江食品的骄傲!感谢各位父母——”孙大江深深鞠了一躬。

掌声再一次如潮水般涌来。

“老板,我还没媳妇呢,发个媳妇吧。”有人起哄。

“好啊,好好干,努力自有黄金屋,努力自有颜如玉!”孙大江也乐了。

众人哄笑起来。

“下一个项目,新郎新娘行新婚大礼——”主持人的吟诵声又一次响起。

“一鞠躬,谢父母——”

随着主持人的指令,八对新人一起转身,面向父母深深地鞠躬下去。

“二鞠躬,拜同仁——”

八对新人一起朝着台下观众鞠躬。

“三鞠躬,夫妻对拜——”八对新人转身面对,彼此深深地一鞠躬。

“下一项,请家长代表讲话!我们请我们公司的优秀员工,孙得发的父亲上台讲话……”主持人带头鼓起掌来。

 

2017120805-2.jpg


京深高速。

车流像一条河,不徐不疾,匀速前行。

因为是“五·一”,很多人是外出游玩。

虽然大家都知道,节假日景区游客更多,但更多的人因为平时没有机会,也只能选择假期外出。

越野车夹在长长的车流中,一路南行。

 

孙婷迷迷糊糊的,在不停晃动的车上,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郑主任的背影映入孙婷的眼中。虽已是中年,郑主任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只是比青春美少女多了一些成熟的魅力。

“婷婷醒了?”郑主任感觉到了后座的孙婷业已醒来,递过来一瓶水,是孙婷喜欢的脉动。

“郑姨,这是要去哪儿?”孙婷看了看公路的另一侧对面呼啸而来的一辆又一辆车,睡眼惺忪。

“带你去云台山玩几天,散散心,据说那里景色不错。”郑主任回答。

孙婷昨晚和老爸一起吃的饭。

当孙婷告诉老爸,自己把孙得发睡了的时候,孙大江的眼睛几欲喷出火来,那里,有愤怒,恼恨,羞耻。

是的,孙大江恼羞成怒。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个叛逆、野性的女儿,竟然做出这等事来。

因为老婆很早去世,孙大江没再婚,虽然身边不乏女人,但他总觉得女儿缺少母爱,总想用丰裕的物质生活来弥补。女儿平日里吃喝玩乐,还搞了一个电影特色咖啡馆,随她去,这点钱他折腾得起;女儿要参加模特儿大赛,随她去,不过孙婷倒是拿了个全省亚军,他也为此高兴了好一阵子;女儿要参加攀岩俱乐部,随她去;要买车,随她去。只要女儿开心,孙大江从来不横加阻拦。

但现在女儿竟然主动睡了男人,而且是他孙大江的下属干将,简直把他的脸丢尽了。

按理说,孙婷的身边不缺男人,既有优质的海归达人,也有驰骋商场的管理精英,还有身价上亿的商界少帅,但孙婷为什么偏偏喜欢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孙得发?他不明白。

当然,孙得发有眼光,前一阵子,通过电话了解到韩老板资金链断裂,牵线与韩老板最终达成战略合作,救活了韩老板的小公司,也使公司的产品线更加丰富,他确实立了大功。

但这些,就能成为孙婷喜欢他的理由吗?

但孙婷喜欢就是喜欢,睡了就是睡了,不求天长地久,只愿曾经拥有。不能睡一辈子,只愿睡一阵子。要是连一阵子也睡不了,哪怕就睡一夜,她也要睡。

这才是孙婷。

孙大江太了解女儿了,而明天就是孙得发他们集体结婚的日子,而且是公司给孙得发他们办的,所以,他无论如何,不能让女儿打乱这个计划。

但孙大江知道,女儿不会听他的劝的。

只是,孙婷没想到,孙大江把两片**,悄悄地放进了她的咖啡里。然后,安排郑主任今天一早,把迷迷糊糊的孙婷扶上车,放平在后座上,盖上薄薄的毛毯,带离了北京。

 

当孙婷醒来时,已是下午一点多钟,郑主任载着她,行驶在邯郸地段,再想要回来赶到孙得发他们的婚礼现场,不可能了。

孙婷在心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她只能认输。

她知道,这就是她的命。所谓的命运,不是天生丽质,不是皇家贵院,而是出身和机遇,综合外界因素最终的结果;就是改变不了的不可能的改变。努力了,不一定有结果,但不努力,一定没结果。就像在电影院里,你觉得哪个位置好,坐下,可不知什么时候会有人过来请你让开,而最终的可能,还是你乖乖地回到那个角落里自己的座位上去。那里才是你的位置。

那个位置,也许就是自己的命运。

 

2017120805-3.jpg


南下列车的卧铺车厢,孙得发和周倩时而相拥而坐,时而相视而笑,眼睛里都是满满的幸福和甜蜜。

路线是早就商量好了的。张家界——凤凰古城——深圳——香港——珠海——丽江,然后返回。

周倩的父母都是地方上的中学教师,想得开,他们每年寒暑假都要出去旅游,这次有机会来北京,自然不能放过旅游的机会,女儿结婚的第二天,他们就开开心心地旅游去了。孙得发的父母则放心不下家里那一摊,什么猪啊鸡啊的,婚礼结束,就急着往回赶。今天,他们和孙得发、周倩他们一同进站,在候车室里就道别了,几乎是孙得发和周倩上车的同时,他们也登上了返程列车。

看着父母那开始佝偻的背影,孙得发心中升起来一种沧桑,一股心酸。人生就是一趟列车,不管是主动还是被迫,不管是南下还是北上,你都会登上一列,也许会有人与你抢行,急匆匆地赶在你前面上车,也许有人慢吞吞的,一副似有似无,漫不经心的样子。但是,一旦登上命运的列车,就必须走下去。

父母是你的引路人,带你踏上了这趟列车,但他们最终也不过是你人生中的过客,也许他们在你登上列车之前,就已经离你而去;也许他们会像许多人一样,陪你一起登上这列车,陪你翻山涉水,跨洋过海,但总有一天,他们也会离你而去,没有道别,没有拥抱,再也不会回来。也许他们会出现你的梦中,却再也无法返回过去的时光。

也许,会有许多人跟你同时上车,但你渐渐地会发现,他们也只是你人生的过客,一路上会渐行渐远,陆陆续续离你而去,绝不回头。

半路上,会有这样的那样的人上车来,与你继续同行,但一路相识的,不过三五人而已。

能陪你走到底的,寥若晨星。也许你的伴侣,不知什么时候也会绝尘而去。“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轻轻地挥一挥手,不留下一丝云彩。”

谁又能确定,你的爱人一定会伴你一生?谁又能确定,旅途中不能产生爱情?

 

孙得发周倩他们没有跟团,决定参考网上的旅游攻略,尽兴随意游。这样的话,爱玩到哪里就玩到哪里,爱玩几天玩几天。

“你要是觉得哪儿漂亮,不想回来,咱就不回来了。种两亩地,盖个小茅屋,喂几头猪,养几只鸭,就当个小地主,隐居好了。”孙得发搂着周倩说。

“好啊,那就去陶渊明的桃花源,过个三年五载出来,‘不知秦汉,遑论魏晋’,都不知道是什么朝代了,哈哈……还有,院里养条狗,窗前种枝花,房后种点向日葵,‘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自由自在,多好。”周倩的眼睛里满是向往。

“好啊,‘你耕田来我织布,你挑水来我浇园’,就像牛郎织女一样。你出门了,咱再来一出十八相送……”孙得发笑着看着周倩。

“嗯,比翼**。”

“嗯,想几点睡几点睡,想几点起几点想,把你养成个胖胖的小猪,再生一窝小小猪。整天‘哼,哼——’”孙得发手指头按住鼻子,一边学着猪哼哼。

“哈哈……”周倩笑得前仰后合。

“给你讲个小故事。”孙得发说。

“好啊,你说。”

“嗯,话说蜘蛛和蜜蜂要结婚了。蜘蛛对妈妈安排的婚姻不太满意,于是就问他妈妈:‘为什么要让我娶蜜蜂?’

“蜘蛛妈妈说:‘蜜蜂是话多了点,不停地说啊唱的,但人家性格外向,好歹也是个空姐啊……’

“蜘蛛说:‘可是我比较喜欢蚊子耶……’

“蜘蛛妈妈说:‘别再想那个护士了,还自称是专业的呢,打针都打不好,上次给我打了一针,我都肿了好大个包……’

“蜜蜂也感到不满意,于是就问她的妈妈:‘为什么要让我嫁给蜘蛛呢?’

“蜜蜂妈妈说:‘蜘蛛是丑了一点,但人家好歹也是搞网络的……’

“蜜蜂说:‘可是人家比较爱蚂蚁耶。’

“蜜蜂妈妈说:‘别再想那瘦巴巴的工头,整天扛着工具东奔西跑的,连台货车都没有……’

“蜜蜂说:‘那隔壁的苍蝇哥哥也不错啊!’

“妈妈说:‘他是长的帅,但也不能找个挑粪的啊……’”

周倩哈哈大笑:“那你是什么,是蜘蛛还是蜜蜂啊?”

“我啊,是医生,不用做销售,就有那么多人来送钱,是销售大师,也是最高明的骗子,哈哈……”孙得发也笑了。

 

2017120805-4.jpg


十一

“再讲一个吧。有一对HR夫妻吵架,老婆说:‘还亏你做了十几年的HR,你的专业水准哪去了?是背景调查糊弄事儿,招聘水平太低,娶错了我?还是培训能力不好,塑造不了我?还是不具备激励技巧,总是让我不满意?还是薪酬设计专业水平不,不能满足我的物质要求?还是家庭文化建设能力没有,总跟我找不到共同语言?你说你还做什么人力资源管理啊?

老公也是神回复‘咱们结婚十几年,不是因为有无固定期限合同,解除合同需要大笔的经济补偿金;不是因为重新找个老婆,招聘成本太高不说,还有大笔的培训成本,并且还有个家庭文化的融问题;不是你已经过了折旧期,剩下的价值是纯营业外收入,而新招聘一个需要大笔装修支出,要不是这些条件限制,就你这绩效,咱早就裁员,实行末位淘汰制’”

周倩又一阵哈哈大笑:“太专业啦!”

 

十二

笑完,周倩却发现孙得发正两眼盯着自己,有一点发痴。

周倩有点不好意思:“看个没完,我有那么好看吗?”

“嗯,好看,看不够呢!”孙得发一下子把周倩揽进怀中。

“咋的了?想啥呢?”周倩吃吃地笑。

“咱们回来,我想换公司。”孙得发看着周倩。

“换公司?”周倩有点意外。

“对,我不想让你不开心,不想再有别的因素干扰。你懂的。”

周倩的眼前现出了孙婷的脸。那双眼睛,特别是最近几天,简直能穿越几道墙,把孙得发点燃了,让周倩心里极不是滋味。“好,听你的,换公司吧,咱们一起换。”

“嗯,真乖。我送你一件礼物!”孙得发从包里拿出一个包装完好的手机,“送给你,把公司原来那些人全部删掉。”

“你早有预谋啊?”周倩笑道。

“算计自己老婆,不算阴谋吧?”孙得发呵呵笑起来。

 

十三

“小孙啊,你是个人才,业务、培训你都懂;半年主导创建一个部门,业绩超过了其他部门;两个月并购一家公司,调整了公司产业结构。后生可畏啊!”孙得发的眼前浮现出孙大江召见他的情景。。

孙得发抬头看着孙大江,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但是,这里容不下你,你只能离开!你们不可能在一起,在一起只能毁了对方。”孙大江的脸上有一丝愠怒,也有一丝无奈。

“是。我知道。”孙得发不敢抬头,他愧对孙大江。

“你走了,就不要再回来!别让我再见到你!”孙大江拿出两部新买的手机给孙得发,“公司原来的人,全部删掉,谁也不要再联系了!”

“是。”

“你的工资,提成,奖金,我让人事和财务算一下,一起打给你。”

“是。”

“还有周倩的,也会打给她。她的工作你来做吧。”

“好。”

下了楼,孙得发回头看了看这栋他曾经上上下下一年多的高楼,心里默默地道别。

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2017120805-5.jpg


十四

一周后,深圳,深南大道,那幅著名的伟人画像前。

孙得发正在接电话。

“张哥,都办好了?”

一个浑厚的男人声音,“放心吧,都办好了。房子是小两居,南北通透的,六十来平方。你们也没太多东西,都搬过去了,蛮宽敞的,蛮舒服的。退的那间房子我已经打扫干净了。”

“好,谢谢。张哥办事儿,我放心。另外交待一下,我们搬家的事儿,不要跟任何人说。我不想再和公司的任何人联系,再有来往。”孙得发的心里,既无奈又决绝。

“好,放心吧,没人知道。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电话那头问。

“大概一周以后吧。”

“好。我帮你布置了一下,门上,窗子上,墙上,贴了好几个大红喜字,像新房一样,包你们开心。钥匙到你们回来的时候,我让人给你送去。”

“好,太谢谢了!”孙得发挂断了电话。

分享:

确认推荐关闭

是否确定推荐本文?

   

推荐标题:

确定 取消

 

分享

我要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无法回复主题,请首先 登录 或 注册 (关联新浪微博帐号)

 
 
 
 

博主档案

资深HR

223

6922

7


还未进入100强,请继续努力

 

最具潜力的博客新星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