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OL
世界经理人
论坛
  • 全站
  • 文章
  • 论坛
  • 博客
高级

风格练习咱也会

分享:

按:身为江南人,不谙江南事,倒像个老外,另类得可以。这风格有点接近海派文化研究学术带头人李伦新的自传性随笔的开头了,但我不好意思模仿他,只是想借题发挥而已。书评家李汝保原来是他的部下,曾经评论过他的几乎每一本书,不过后来的几本除外,特别是最新的一本《我们上海文艺界》。上海文艺界当然是海派的风格,不过,按照李伦新的观点,海派无派。有派别的,不过像鲁迅那样的左派,还有曾经很有名的,李伦新原来就曾经属于右派。鲁迅先生自比孺子牛,喜欢吃嫩野草。李伦新笔名耕夫,显然有点步鲁迅先生写作的意味在。

2016.8.23
~~~~~~
赋得古原草送别/白居易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

《我的自选作品》是主编刘希涛先生回馈社会与文学的一份厚礼,可以算是他即将告别战士诗人、钢铁诗人与爱情诗人之文学出版生涯的一项蓄谋既久的个人计划。一年多来,他为此呕心沥血地精挑细选名流大家不断加盟其中,这支特邀编辑队伍也是因此临时组织起来的优化组合,专门召集来文学营完成一项特别光荣的文学使命。

/说明/三卷本的《我的自选作品》因为随着入选作者的不断增加而像和面加水那样越搞越大,这当然首先是从降低成本的目标出发的。有人似乎从中尝到了甜头,我却对继续这种名人游戏兴趣不大,所以后来决定干脆退出,不再淌这出海口的惊涛骇浪。

一、请为我打开这门

8月12日一个炎炎夏日的上午,来自文汇出版社《出海口》诗文库的一支《我的自选作品》特邀编辑与著者队伍,从山深支路186号的文学营出发,前往古镇朱家角采风。

天热,各位最好自备一把折扇,或者两把也行,比如我就忘带。

前一日上午和下午,这支特殊的队伍在文学营里刚刚结束了两场特别的文学聚会,分别研讨了钢铁诗人刘希涛先生的故事新编《关于爱情》和黄玉燕女士在刘希涛先生担任主编的《出海口》诗文库出版的新著《风中独舞》。

在《风中独舞》中有多处写到了江南古镇朱家角,同行者中更不乏曾经多次来过这里的退休领导,而从未来过的,我是其中之一。

8月12日清晨,因为此行文学营的重点任务安排已经结束,大家推迟了起床与用早餐的时间。向有早起习惯的我,还是如常地起床,然后独自在文学营一株已经10岁的雪松下等待大门敞开。等我在野草疯长的营地中拍摄了几张夏日晨曦的风景照,负责大门总开关的老人也终于起床,第一件事:劳驾,请为我打开这门。

/说明/文学营的第一标志,并不是这棵十龄松,虽然在松下容易思念贾岛的寻隐诗。第二次来文学营,我是坐在旁边翻过诗集了的,但是很快就发现有人也爱早起,我就尾随着一道出大门寻芳看云霞去。不得不承认,与独自观云观书相比,结伴而行更好,关键自拍的效果总是差强人意,距离产生美,跟酿酒似的需要一点醇度催化剂。

二、吃饭不忘种田人

前两天的夜里,大家有到文学营外的山深支路上散步漫谈的,但乡村的夜景哪有城市热闹,除了听得厌烦的蝉鸣。相反,清晨的乡村,才有城市里看不到的美丽风景,一派盎然生机。

出了营地,四周就是真正农村,跟我的老家也没啥大两样,这里有鱼塘,有稻田,还有一条河里还开着机动船。当我拍了几张照片发到高中同学群里,老菱湖们还以为这是在崇明。我并未透露这里的秘密,只是将照片上传时配了一点简单的文字说明。

“老菱湖,种过稻吗?”

“这么漂亮!早!你回上海了?”

“是的。在江边听机动船的哒哒声!”

“松江?还是......”

“知道这啥吗?上面花生,下面番茄。”

/说明/母校菱湖中学校庆的日子,与沪宁线上大学同学的第二次聚会撞车,因此错过在昆山找农家乐的机会。谁想到,回到上海,这里文学营却比农家乐更乐。而尤其更乐的是第二回来文学营,无疑是因为来的女性比上次多,同时还有喜欢大清早散步寻美的同游之人能讲解有趣的田间故事,比如捉鱼捕虾,或者分辨荷花的品种。醉人的一幕,却发生在发现美人蕉的那一刻,怎容你放过近距离去捕捉端详一番。

三、狗尾巴草成思念

这里营地内外,有很多狗尾巴草。对老菱湖们来说,这离离原上草,它具有很特别的意义!来这里之前,我刚去过一趟菱湖——那是我的故乡,参加高中同学毕业三十年的大规模聚会。每次聚会就如相亲谈恋爱,而像我这样天性害羞的人,在以往,就能推则推卸之。可是今年这一回,非同小可,非去不行的。

因了这次聚会,在我等老菱湖眼中,狗尾巴草才突然之间成了故乡印象,它象征了中学时代我们的班主任语文老师吴永成先生——他早已和我的父母亲一样,成为了光荣历史。

以前看到狗尾巴草,只有那种毛茸茸的感觉。如今再看见它,就多了一份水墨江南特别美好的回忆。

/说明/文学营的第一标志,也轮不到狗尾巴草,虽然在里面的杂草中它也并不算少数民族。文学营的第一标志是中央部位的芭蕉,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这才是江南乡村最美的水墨诗意。第一次来时,还没见它开花或结果;第二次来我们才发现它结了俩,与此同时,我还发现了一个不小的马蜂窝,就在路边的树丛上悬着,若不小心的话就会与之亲密接触。

四、江南风景旧曾谙

和研讨刘希涛主编的诗集《关于爱情》很不相同,却很有相同的诗意,那就是研讨黄玉燕女士的歌词集《风中独舞》,其背后一样有动人的缠绵故事。研讨会上我们只有两本样书可以传阅着看,大多数人必须当场产生灵感,并即兴发言,我选择了书中的一篇《水墨江南》。

江南是一幅水墨,而江南文人笔下的江南极富诗意。若以传统中国画观之,朱家角古镇犹如一把张开的折扇,扇面上一幅极具古意的水乡风景。赵孟頫先生曾经提倡,画贵有古意。那么风景如画的水墨江南,也要有古意。所以我斗胆把黄玉燕女士的那篇《水墨江南》改写,更浓缩了里面过于松弛的白话文字。

从文学营回来,各人需要完成一份书面稿。对于黄玉燕女士的新著《风中独舞》,我没有也不要再从头读上五遍,便不能写出一篇评论。我只对书中那篇《水墨江南》,情有独钟。

/说明/我的确尝试着写了一篇短文,也像别人那样在《上海诗书画》上留下雪泥鸿爪,却是满肚子的不合时宜,这不是吃饱了撑的,还真是。结果,根本没有被登。嘿,我还特地征求了胡中行教授的专家意见,他给出的答复是:改得好!

~~~~~~
忆江南·江南好/白居易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能不忆江南?
~~~~~~

原题:江南与诗

P.S.2018.3.13

疾风知劲草,日久见人心。初始的印象最容易迷惑,所以倒过来看更清晰。写作风格的练习,就像大自然,它能让人辨别方向,找到路标。仰观天文,俯察地理,大海到底有没有底?谁说没有?

分享:

确认推荐关闭

是否确定推荐本文?

   

推荐标题:

确定 取消

 

分享

我要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无法回复主题,请首先 登录 或 注册 (关联新浪微博帐号)

 
 
 
 

博主档案

把握、记录与反思这个新时代的变化趋势

320

8376

1


还未进入100强,请继续努力

 

最具潜力的博客新星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