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OL
世界经理人
论坛
  • 全站
  • 文章
  • 论坛
  • 博客
高级

虚虚实实文学营

分享:

2016.8.24
按:但凡第一次都是新鲜十足,然而事实上每一次都是第一次,这是很有哲理的。当你读它第二遍时有这样的感觉,那么就可以拿去正式发表了。本文是笔者第一次体验文学营回来写的三篇随笔中的中篇,上一篇则是末篇。
~~~~~~
乐游原/李商隐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
世界一幅水墨样。要说水墨江南,那还没有说完。它,只是文学营的一小碟开胃的下酒菜。哎呀,这回总得有人来干点儿正经事。10日下午各位队友的主要工作,就是检阅出海口的精品力作《我的自选作品》,大家围坐在一起集思广益,在这里文学营热烈讨论它的未来前途或命运。为了开会伊始就能体会到大热天的严重问题就是停电,作为会议总干事,我肩负的一项重要使命,便是防止大家伙中暑。因此,必须在研讨会正式开始前半小时就去把会议室的空调打开。这可不是小问题——因为第二天上午,就突然遇到了电力维修,空调不运转,关键时候简直要人命。这明明是小概率事件,却偏偏发生了,你说偶然,倒也未必。
/说明/第二次去文学营,许多房间的空调失灵,老同志尤其爱好文学的女性如何受得了这等罪。最可恶的,是蚊子比较喜欢人来此热闹。
一、文学营有何征象
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中间看男女搭配。
初到文学营,已是午餐时。按照事先约定和通知确认,8月10日上午10时,队伍从巨鹿路675号市作协的一扇后门会合,出发同行者15人,另有1人因赶上一场婚宴而临时必须单独行动之外,只有一对形影不离的夫妻搭档姗姗来迟,早高峰遭遇堵车。
初到文学营,感觉特新鲜。许多人其实并非初来乍到,而是来过三四回,早已轻车熟路。我在这里试图寻找一点文学营或者海上文学的象征性物什,以资证明这里并非老年疗养院。能够求教者,非局长诗人张春新莫属,他是我们这支队伍里货真价实的动力火车头。
餐厅隔壁就是阅览室。用过午餐,三三两两就纷纷进去挑挑拣拣。赫然发现,有好几本文汇出版社《出海口》诗文库丛书出样在列,我挑选了其中的一本,是张局长的诗集《霞光短笛》。另外,又取了两本,其中一本是安亭人朱超群主编的首届中国龙文学奖征文集《文笔精华》。
还有一本,则是沈世坤的诗集《如果不曾相见》。
/说明/文学营自然要有文学的氛围,就像夏令营是专门为学龄孩子提供学习拓展体验的便利一样,文学营必须为文学爱好者提供创作实践拓展体验的便利,那么对于诗人来说,除了体验火热的生活之外,自然就是酒后吐真言。那是,最好还是去唱出来,所谓兴起于诗而完成于乐。东方之珠,我的爱人,就是这样去跟着曲调唱出来,不能超前滞后,而必须时机刚好遇见。

二、你我若不曾相见
你是诗人。我是文学。或者反过来。
这次文学营活动的幕后策划人,就是从上海铁路局主管运输的领导岗位退休下来的诗人张春新,他是做了充分准备的。10日前的建军节,张局就已经拟好一份书面发言稿,热情洋溢,雄辩涛涛。字里行间,每每挑动海派诗人们最敏感的文学神经,因为这回的核心话题是男女搭配问题的核心——关于爱情的永恒话题。
你我若不曾相见,就不会相爱。
第一次认识张局长,是在2015年9月19日下午,宝山大酒店隆重举行罗维平先生《现代文赋百首》暨《诗海垂钓》作品研讨会。那是一次充满学术交流气氛的令人印象十分深刻的会议,它深深地吸引了我,虽然无疑里面水分还是不少,毕竟有些个酝酿时间并不充分。
张局长每每作为“出海口”这类新人新作研讨会的火车头,是点燃会场热烈比赛气氛的火炬手。尽管如此,我却从未有过与他近距离的深入交谈,但看来这回是个例外。我喜欢个别私下交谈,而不愿意作领导讲话一本正经;我也不愿意手握酒杯,忙得团团转去与各色人等打交道,那是商人们的行为方式,向来为我所不齿,难得干一回也除非真有所爱,情非得已。
/说明/后来与张局长有私下交流的机会,其中一次是关于苹果手机微信的回车换行,当时还探讨了一幅漫画的寓意,就是必须借助外力才能打开死结,它正好用来说明回车换行的系统或制度难题。说到这,我又想起一本书来叫《优化设计》,举例中就有电力系统,单单一根灯丝不能成就爱迪生这样的发明家,而他的成功在于不断地实验而不是占卜。
三、那晚你忘带牙刷
有心人,为文学营带来了美酒五粮液,一桌一瓶,但是后来却终于没喝,还远远未到庆功之时。
/说明/酒须酝酿而后醇,诗酒不分家。五粮液在9月28日晚上的庆功宴上激活了交流气氛,我趁机请教了海派文化研究学术带头人李伦新关于他自传性随笔中开头那些短小精悍的格言警句式阅读提示。这要是转化或隐括成诗,就更有美酒的味道了。就是这晚宴上我还特地向人请教了关于长篇小说《繁花》的读后感,就是说,只要读一遍就够了的意思出处在此。
中国人的情感特征,人际关系的特征,突出地反映在酒店餐桌上的杯中酒中,深浅软硬敏感得很。当然,有很多时候还要区分席位座次,所以通常我选择最后入座,往往位置还很不错,以至后来竟有跟风模仿者。
然而醉翁之意,可不在酒店的酒杯中的美酒中。文学营的确不是五星级酒店,各位必须自带牙膏牙刷。许多住惯了星级宾馆的儒雅之士,这回却只带了条干毛巾,包括我的同住八牛翁朱渊澄先生——他其实只有两片可携带式假牙,刷子纯粹属于多余。
/说明/选择与谁同住,这的确是一个审美问题,更是一个机遇。八牛翁很喜欢唱歌,退休后写了好几本耐读的书,其中一本是网络博客汇成的钢铁爱情小说《1958爱情故事》,可见他非常赶时髦,两次到文学营他都用美篇做了实录,留下珍贵的历史档案。八牛翁对莎士比亚戏剧颇有研究,特别值得向大家推荐的就是人物描写上的莎氏对比技法。第二次到文学营,八牛翁还要选择与我同住,他并不知道刘主编事先预约了我,但我不好意思去夺人之美,另外选择了一个机遇,喜欢脱口模仿秀的张建中,这次机会很难得的,因为他的老搭档精通质量管理体系的葛加禄没能来。八牛翁也不失落,他找了《撷美集》的作者张谷平同住,老张不像八牛翁那么爱唱,宁可独自看电视连续剧的大结局。
所以10日夜里伙计们酒足饭饱后到营地外山深支路上漫步闲聊,只有一位年轻的同志心怀忐忑,神色欠安,因为他没有带毛巾牙刷。然而,这的确是一桩大好事,因为有几位别的同志也忘带。在餐桌上,早就见他心事重重,很想约我同行,就是怕夜里又迷了路。
我也怕黑,又喝了酒,并且也没穿着运动鞋来。以前我曾有过在张家界把自己走丢的可怕经历,那还是你就自己去吧,反正对这儿地形早已经摸得轻车熟路。
这位忘带牙刷的年轻同志,他在某些方面的确值得我好好学习,比如去买牙刷和向各位前贤敬酒,这也算不上委屈,何乐不为。以前我也曾经常出差,每每入住最佳市口的五星级酒店,从来不会忘带牙膏牙刷,这是个人习惯问题。
小沈同志不是初来,本来也不在受邀之列,是代替送瓜的朋友而临时来充数,也许通知或走得太急就连牙具也忘带。
/说明/小沈和送瓜的朋友看来情投意合,他俩都是新民晚报读书乐专栏作家米舒的超级粉丝,书展的发布会上他俩结伴为米舒捧场。我只是《米舒文存》新书发布会的旁观者,买了继后发布的一本袖珍《新英汉小词典》,是最新的第4版。主编主编,厉害的人去主编双语字典。
四、世界一幅水墨样
吃瓜,吃瓜,请各位吃瓜!哎呀,牙好,胃口就好。可是那晚,有人牙不好,所以,当然也睡不好。
他呀,就是《关于爱情》这场研讨会大戏的总导演兼第一男主角,《出海口》诗文库丛书的主编刘希涛先生。主编这活计,真是太辛苦,非但爱挑人毛病而吃力不讨好,加上诗人本性又心直口快急性子,得罪人的地方那是太多太多。只陪他半月,我就已很受不了他的德性!
哈哈,彼此彼此,我对他这样的文化名人一概是横挑鼻子竖挑眼,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专门从那字里行间去找茬,还偷着乐呢。
/说明/主编显然主要不是编造新闻故事,而是主管编辑质量、负责精品产出的主要领导人。
10日下午小沈分头各送了我和老吴一本他的白话诗集《世界一幅水墨模样》。噢,那个老吴,就是一口浓浓的乡音的老革命吴振兴同志,退休前专门研究过上海党史还有陈云同志,专长则是下乡去发展农村经济。
就是上回仲夏时节老吴的《春天的歌唱》作品研讨会,小沈同志在前往途中的最后一公里迷失方向,从此就一口咬住了我,记住了我。为了彼此加深印象,这回又特地送了书给我俩,好有心的人那。
很可惜,小沈同志第二天中午吃完饭就得提前离去,下午的《风中独舞》研讨会更精彩的部分,却遗憾地错过了——他和作者黄玉燕女士,其实是很相互欣赏着呢。
所以,这本来是双人舞,却又成了独舞。
文学的世界精彩纷呈。
文学作为某种食粮,既要有好胃口,须得有好牙,还要有好酒量,那里有的是能醉人的佳酿。
尤其能诗者,没有海量的豪情,还是请靠边站站。
~~~~~~
送杜少府之任蜀川/王勃

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
与君离别意,同是宦游人。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
~~~~~~
原题:诗与水墨
P.S.2018.3.13
说到电力,总是想到爱迪生,这名字听起来像是爱的神,容易让人引发联想或灵感,那就是科学或诗的意象的导火索,那个创意的电灯泡。诗,的确就像数学那样需要想象力和创造力,它的一小部分来自天赋,另一小部分来自早教,当然这还远不是全部。意在其中,虚实结合,水墨必须留白让读者去自由填充,信哉。

分享:

确认推荐关闭

是否确定推荐本文?

   

推荐标题:

确定 取消

 

分享

我要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无法回复主题,请首先 登录 或 注册 (关联新浪微博帐号)

 
 
 
 

博主档案

把握、记录与反思这个新时代的变化趋势

320

8375

1


还未进入100强,请继续努力

 

最具潜力的博客新星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