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OL
世界经理人
论坛
  • 全站
  • 文章
  • 论坛
  • 博客
高级

男儿有泪不轻弹

分享:

按:本文原来是笔者第4本书的最后一篇,书稿已经校对完毕,但是最后不得不取消出版,主要原因是时间问题。

2016.8.25

~~~~~~

绝句/夏元鼎

 

崆峒访道至湘湖,万卷诗书看转愚。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

8月11日上午,一个火热的时辰,来自文汇出版社《出海口》诗文库的一支《我的自选作品》特邀编辑与著者队伍,聚集在青浦山深支路186号文学营,开始了分享火热的生活中提取的爱情果实。《关于爱情》是著名“钢铁诗人”刘希涛先生关于爱情主题的两篇诗歌代表作之一,被选中作为他诗歌作品精选集的新书名,别具一番深意。

一、有心栽花花不败

按照事先发出的通知,多数的与会者不会想到这次文学营的活动安排究竟会是什么样具体议程。对于这样的安排,我也不能多问,一切行动听指挥。

因为空调的原因,文学营最多只能提供8个有效房间,也就是可实际容纳16人,具体人选主要由总导演和总策划决定,适当考虑必要的临时调整。文学营的活动安排,本来是一场农家乐的计划,时间定在7月下旬,地点定在郑和下西洋的出发地。但是最终这项计划宣告流产,代之以青浦文学营,显然是谈诗论词喝酒唱歌更为理想之地,不单单是节省一小笔开支。而且,当中不少人已有过到文学营的幸福体验,比如2年前的同一时段,近半数的同志便已来过这里,包括两位女士。

/说明/总导演的说法,后来被文汇出版社的前任社长桂国强认可,是在9月28日下午铁路印刷公司食堂举行的《我的自选作品》新书发布会上。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一点在这次文学营的活动中得到了充分印证,尤其在8月11日上午举行的刘希涛先生新著《关于爱情》诗歌作品研讨会中淋漓尽致地展现。《关于爱情》一书精选了刘希涛先生各个人生阶段的**力作,与会者中不乏对它耳熟能详者,比如火车头张春新局长先生,还有以脱口模仿秀压倒众芳的张建中先生等等前辈文学爱好者。

8月11日上午文学营遭遇电力维修,空调无法正常运转。但是时间紧迫,关于爱情的研讨会不能停顿。出海口召开学术研讨会,通常需要准备书面发言稿,比如局长诗人张春新同志就准备在先,面前有一摞临时赶制的手写稿子可念。更为厉害的,则是一对形影不离的夫妻搭档,稿件存在电脑里,因为停电的缘故,必须抢先抓紧念完,与会同志们在火热的会议室里听得果然不亦乐乎。

有心栽花花不开,从今以后改一改!

二、请你来篇新闻稿

每次这样的研讨会,都需要有人写一篇新闻稿,登载到同期的《出海口》诗文库小报《上海诗书画》,这样的新闻稿都是事先准备好了的例行公事,你可别太当回事。因此当被问及让我来炮制,我只好如实回答不会。

这次文学营的三日活动中安排了两场研讨会,无疑为的是男女搭配。除了刘希涛先生的新著《关于爱情》需要一个上午的时间进行热烈研讨,下午的时间专门留给黄玉燕女士的新著《风中独舞》。虽然绝大多数同志都是在来文学营的途中,从刘希涛先生手中接过他的新著《关于爱情》,因此仍然有一点时间可以作快速阅读,比如像季渺海先生,他的主要任务是快速阅读《我的自选作品》上册和中册的清样并完成初校;8月5日他提前拿到了《关于爱情》,却只选读了其中的第二辑《火之骄子》,那是钢铁诗人当初一举成名的关键部分。

我是在文学营的会议室里最迟拿到《关于爱情》的,还是因为有人不能来才有机会拜读;不过,对于里面的钢铁爱情诗,我以前倒是已经读过了一些。这位不能来的同志2年前来过文学营,知道火热的生活中大伙儿需要一点水果降暑解渴,比如在下午的《风中独舞》研讨会结束后,大家就能崩瓜以庆。

/说明/这里提到我读到的钢铁爱情诗,首先来自下文将会提及的另一本书《康定老街》,那是在2015年4月24日下午参加在工人文化宫隆重举行的刘希涛先生歌词作品研讨会上获赠的。其次是来自小报《上海诗书画》上刊登的《刘希涛诗选三百首》代表作。

三、重点还是谈爱情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人们常说爱情,就像人们常说诗,可是无法科学地定义两者。

在《上海诗书画》小报上曾摘登刘诗精选三百首中的部分代表作,似有欲与诗三百篇和唐诗三百首媲美较高下的姿态。钢铁诗人的口气,还真是不小。实际的《关于爱情》,精选刘诗数量250弱。就诗而言,归根结底的关键并不在于数量,而在于质量,所谓好坏。

/说明/有一位负责宝钢文学会的同志曾经把三千年的旧诗和百年新诗做了个科学的对比,就是假设旧诗100岁,那么新诗3岁;又假设旧诗有1500首**,那么新诗50首。我觉得他的比较挺有意思,或许也能说明一些本质问题。

每个人对爱情都有自己的看法,就如对任何抽象的事物,比如世界,哈姆雷特或者诗的质量。每个国家也都有它的质量观,比如日本人便科学地认为,质量不是最终检验出来的,而是事先规划或策划出来的;也就是说,质量是最高领导人决定的,而不是质量总监改善出来的。

高下在心,在心为志,发言成诗。诗的高下,在于立意;而言的高下,在于述意,也即所谓意思或观点的明确表达。

当需要公开阐述自己的观点时,许多领导人就喜欢引经据典,然而那其实不是他自己的观点。比如那天我在发言的时候,就直接引用了简·奥斯汀论婚姻的见解:只考虑家境是荒谬的,不考虑家境是愚蠢的。此外我还直接引用了刘希涛先生常挂在嘴上的话:办酒容易请客难,难就难在不可以强人所难。不过后半句是我加上的。

生命本是一首永恒的爱情诗。爱情是不能勉强的,那么反过来,就是自愿的。如果是真的爱,就不容你推辞。比如季渺海先生也是替代者,原先的与会名单里并没有他,他被刘希涛先生临时找来担任《我的自选作品》特约编辑,当然两人的交情也不一般,而年龄又相仿。

再补充一点,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没有婚姻的爱情是没良心的。关于爱情与婚姻,所谓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同样是适用的——爱拼才会赢。

和在座的老同志们相比,我跟刘希涛先生相处的时间并不长,去过他家只有两次,他来过我这儿也只有一次。对他的看法,最好还是听听他自己怎么说,当然首先你得问问他。

/说明/之后又去过两次,其中一次是帮忙搬书,新著《文化名人与“涛声依旧”》送到,本来说好是上午,忽然临时改下午,我只好在途中改道去了鲁迅纪念馆再次游览。后面一次则是与南钢博士一起上门看望,钢铁诗人不幸在莫言生日那一天发生了意外跌伤,脚关节不得不动了大手术;那天听了他讲鬼故事,内容来自作家简平的一本新书。

我曾经问过他,自己觉得最得意的都是哪两首作品?他给出的答案是《康定老街》和《关于爱情》,前者曾经风行一时。这两首作品,现在均已分别被作为书名出版成书,而《康定老街》是两年多前我第一次参加他的歌词作品研讨会时获赠,那是作为他70岁生日时献给自己的一份小礼物。

当我们说到生日,或爱情与诗,请不要忘了《祝你生日快乐》这首最流行的歌。也不要忘了,8月11日这一天还是《出海口》诗文库一位同样军人出身热爱和平的文友罗维平先生的生日,若再回想当初,罗先生才应该是总干事。

四、事出反常必有妖

/说明/本节原来小标题是“男儿有泪不轻弹”。

钢铁诗人曾陆续出过多本诗集。当新著《关于爱情》终于新鲜出炉,我们翘首期待着先睹为快,它曾经让作者幸福地哭,正如面对一个新生儿。关于爱情,你怎么说?你老兄,真逗!

无心之心,道之所存。

/说明/稍后在交大老图书馆举办的首届国际诗歌论坛——“中国与世界:诗歌百年的反思与前瞻”的跨国会议上,我再次遇到了著名诗人杨炼,并让他就关于爱情是什么的问题在《关于爱情》这本书上题了词。

《关于爱情》研讨会的最后,年逾古稀的刘希涛先生动情地朗诵了书中一首纪念中国**诞生60周年的诗——《党啊,我是你的孩子》。他又一次以泪洗面,像一个孩子一般,又一次抽噎哭泣。这位民进人士或许选择了一条他自己都无法真正感到满意的文学之路,这名后来才从复旦新闻系毕业的钢铁战士,倔强地选择了白话诗歌作为自己的最爱。

或许诗人大抵都有过分重情感的一面,往往却又缺失了一点哲人犹爱理智的另一面。在我看来,科学的世界观,乃是一切学术研究与讨论的共同基础,否则就是既不道德也没良心的。

好诗不怕改,怕改非好诗。若举例说明,便是刘希涛先生的晚年代表作品《康定老街》,它脱胎于那首无比流行的关于爱情的经典歌曲《康定情歌》,康定在这里成了见证理想主义的浪漫爱情的标志符。

撇开理想与浪漫之类非现实话题,不如,我们还是来谈谈什么是质量吧?当你试图了解这个质量的世纪最核心的问题时,你会蓦然发现,答案已在眼前。

答案就是问题,问题就是答案;两者是辩证的统一。


~~~~~~

感遇十二首·其一/张九龄

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

欣欣此生意,自尔为佳节。

谁知林栖者,闻风坐相悦。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

原题:质量与诗

P.S.2018.3.12

青浦文学营我有幸得再访是在一年以后,因为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我感到轻松许多。我并没有想到还会有再来的机会,当前一天接到电话让第二天参加文学营的研讨会,我不太好意思拒绝邀请,权当作故地重游,又可以采撷江南乡村水墨般的诗情画意,却不想这一次的活动更出彩,是因为有了与我同游看云唱歌的人。

分享:

确认推荐关闭

是否确定推荐本文?

   

推荐标题:

确定 取消

 

分享

我要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无法回复主题,请首先 登录 或 注册 (关联新浪微博帐号)

 
 
 
 

博主档案

把握、记录与反思这个新时代的变化趋势

320

8383

1


还未进入100强,请继续努力

 

最具潜力的博客新星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