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OL
世界经理人
论坛
  • 全站
  • 文章
  • 论坛
  • 博客
高级
首页 / 管理博客 / 甄城的博客 / 正文

中国养老研讨之寺庙养老

分享:

中国养老研讨之寺庙养老

佛商俱乐部   甄城  微信56004356


前言

人到中年,渐渐的看着自己身边的一些老人的离开,和他们子女在外边的奔波,我们作为咨询顾问的人,意识到养老是一个社会的大问题,如果说就业是问题,而人到老年的欢乐行,确实是值得深思的。现在的社会现状,很多人已经完全西方化,自己过日子,把老人放在家里。这个不能单方面怪罪谁,是一个时代的特殊想象。但是,作为我们的咨询人来讲,要提供给一些建议。之前,我就想象自己老了,假如身边儿女不在,夫妻也不在,邻里也老死不相往来,会是什么样子。怎么解决。后来,我发现寺庙养老是一个好的办法。但是,这个需要推广和做出系统的模型。也是一个工程,现在人们都忙,不管自己老的事情,实际,不仅仅是老,而且健康也是一危机。

引用一段文章:去体味我们为什么愿意在这个产业里做公益咨询了。


某庙安养院

  某寺办养老院是在17年前,佛教称养老院为“安养院”。早几年,杭州的灵隐寺便有“安养院”,不过只面向老去的僧人。1999年10月,某寺办养老院,面向所有鳏寡孤独者。

  1994年,63岁的某法师身患骨癌,疼痛到不能下地走动。他暗自发誓:如果康复,要办一所养老院,免费收养100个鳏寡孤独者。后来,某法师顺利康复,他要还愿。1998年,某法师独自到了某寺,一座破败不堪、只有十几平米的寺庙,旁边有几间可住的房间。第二年,另法师寺出家,某法师从别的寺庙找来第三个法师,三人一起创办了养老院。

  如今85岁的某法师记忆已经模糊,走路只能拖着棉鞋走,靠其他法师照顾。该法师坐在木椅子上,听着陪伴的法师回忆过去。“那时候真是难啊。”该法师到周边各个村子里去宣传,让大家知道养老院的存在。最初接纳了20多个鳏寡孤独者,年轻一点的照顾年长一点的。养老院没钱买米面,其他法师从原来的寺院带些过来,三人耕作一片小菜园。这些基本能维持温饱,但不是长久之计。

  该法师开始四处去“化缘”,为这些老人寻找生活费。其他法师也出去“化缘”,顺便宣传寺的养老院,途中遭遇过车祸,被抛出去近10米。在走访村里的过程中,其他法师发现:“农村很多老人过得很苦,被孩子抛弃的老人很多。”这让她很痛心。有件事让其他法师一直无法释怀,附近村子有位老人生养了8个孩子,他去各个孩子家里,没有一家愿意给他吃饭。村子该寺养老院去收养老人,法师迟了一步,老人自杀了。

  渐渐地,该寺养老院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有些被子女抛弃的老人会自己走到某寺,体检没有传染病就可以留下来该寺养老院最多收养过87位老人,食宿全免。

  李某是县城里退休的医生,还没退休就跟着法师修佛。从吉祥寺养老院创办开始。李就义务给老人看病。幸运的是,这些老人虽然被抛弃,但没有特别严重的病,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的老人用药物控制就行。李自己贴钱去外面买药,给有需要的老人。

  随着寺庙养老院被更多人知晓,捐助的人也越来越多。2007年,一对香港夫妇捐了几百万,养老院将其用来修建了两幢三层建筑,老人们从老旧的平房搬到了楼房里,每两个老人一间屋,屋里敞亮整洁,没有一般养老院里的异味。

 寺庙的老人长寿,八九十岁的很多,有些活过了一百岁。去世的老人被安放在一个小屋子里。后来,寺庙募集了资金,修建一座塔,专门供奉去世老人的骨灰。

老无所养

  寺庙养老院很多老人是自己找过去的,子女不愿意照顾,自己又没有收入。86岁的石(音)到寺养老院已经10年了。在“养儿防老”观念盛行的农村,生养了4个儿子的她理论上晚年应该很幸福,但4个儿子没有一个人愿意照顾她,老伴去世后,石独自一人到了寺养老院。说到这些,石很激动,眼泪夺眶而出,眼珠子由于老龄像敷上了一层白膜。

  见石在寺养老院有了安定的居所,姐姐也跟着她一起过来。两人住在一间屋里,相互照顾。有的老人在家住破败不堪的老房子,温饱得不到保障,被接到寺养老院的第一天晚上,盖上棉花被后哭了,“从没盖过那么软的被子”。“农村很多老人在病痛中孤独地活着。”法师回忆。

  河南一民办养老院火灾后,某网曾走访当地的近十家公立和民办养老院。对于这些养老院里的老人来讲,每天就是一张床和一口饭,剩下的时候要不在发呆,要不躺在床上闭目。有的老人身上有气味,五六个人住在一起,气味更大,养老院没有太大的功夫去顾及这些。对于他们来说,生死是大事,尊严则太过遥远。

  相比于很多养老院里的一口饭一张床,熬着过日子来讲,寺养老院的老人念佛后相对有精神寄托。来到寺养老院的老人需要吃斋念佛,吃素是他们要习惯的。每天清晨4点半起床,5点早课,7点吃完早饭,上下午还有一次念佛,下午4点老人们穿上专门的衣服上晚课。晚上8点前,老人们要卧床休息。

  92岁的林过年回家呆了两个晚上就回到了寺,她说回去已经不习惯了。林年轻时没有生育能力,抱养了个女儿。38年前老伴去世,独自住在没钱修葺的老房子里,早年有劳动能力时还能照顾自己,女儿不愿意养她,林便到了寺养老院。林的身体很硬朗,口齿也很清楚,采访跟她聊天:“女儿对你好吗?”林低着头不说,捻着手里的佛珠,摇了下头。

  这里的老人习惯了用沉默或者摇头来表达否定的意思,而不是用语言,早年在家里没有话语权,她们从骨子里害怕稍不注意就没人赡养了。

  绝大多数的农村老人没有退休金,不能像城里的老人一样60岁退休颐养天年。没有收入,农村的老人很容易被当成家里的负担,所以很多60、70岁的老人仍外出工作,或者帮忙带孙子孙女,他们几乎要劳作到劳动力丧失前。

  寺养老院雇来照顾老人的都是60、70岁的人。2000年,63岁的黄老伯被寺养老院招去照顾一位年老的法师,法师去世后,黄老伯去工厂打工,养老院觉得他之前干得不错,又把他招回来照顾老人。“我过得苦,要不也不来照顾老人,老人都比较脏,大小便经常脏了裤子。”黄老伯比较无奈,他有2个儿子,在外打工,是各自家庭的顶梁柱。“儿子给你钱吗?记者问黄老伯。“不给。儿子们都过得苦,不让他们给,有时我还给他们钱。”

  黄老伯的老伴去世了好些年了,他说如果老伴还在,怎么都不会到养老院打工,老两口怎么都能扶持着过下去。“这些人的老伴如果还在,也都不会来这儿,来这儿的都是一个人。”

  “空巢”老人

  寺养老院的名气越来越大,外出务工的人开始把家里“空巢”老人送到养老院。“子女孝顺谁会把老人送到这儿?”十多年来,养老院医生李感慨。

跟李一样,农村里绝大多数人的观念还是“养儿防老”“居家养老”。子女把父母送到养老院被视为“不孝”,会“被人指指点点”。曾经有个外出务工的女儿把母亲送到寺养老院,第二天便着急把母亲接回去,因为受不了村里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这些年,青壮年都外出务工了,一年回一次家,有的很多年都不回,也不那么在乎别人的眼光。在寺养老院照顾老人的黄老伯要宽容很多:“大家过的都苦,要出去打工,把老人送过来可以理解。”

  某县以小吃闻名,全国各地的街边巷尾都可以看到“某县小吃”的招牌。根据县同业公会公布的资料,截止2014年,全县外出经营小吃的人数达6万余人,而整个县的劳动人口为9万,换句话说,该县67%的劳动人口外出做小吃生意,此外还有很多人外出打工。

  寺养老院所在的镇头村只有过年才热闹些,年初十一锣鼓鸣天,村里小孩举着旗子走在最前面,青壮年们从庙里抬出菩萨像走街串巷。这是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候,平时村子里只有老人和小孩,没人张罗这些事。

  镇头村有劳动力的老人都不愿意去养老院,村子里每月给60岁以上的老人发几十块的新农保,每月买些米面,自己再种点蔬菜,即便子女不给钱,老两口搭伴也能过下去。更多的老人在家给子女带孩子,子女每月给点钱,能过得好些。

  老人们的另一笔微薄的收入来自土地,村里把地卖了,把钱拿去放高利贷,每月分给每个村民几十块利息。“高利贷多危险?跑了怎么办?”村里一位60多岁的村民表示担忧。

北京大学第8届中国老龄产业高端论坛上,参事曾透露过一  组数据:在城市,领取退休金的人群大概占86.8%,而农村领取退休金的人群仅占18.7%,大量靠的是家庭和土地养老。根据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农村的老龄化程度比城市高出3%。而城镇老人的人均收入是农村老人的4.7倍。简单说,农村老龄化比城市严重,但农村老人拿着比城市老人低得多的养老收入,算上新农保和土地收入,每月一两百块。

  这些数据下还有更残酷的现实是,如果老人们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又失去了老伴,怎么养老全凭子女们的良心。据中国人民大学老年学研究所2013年发布的调研报告:“有41.2%的农村老人,仍要靠劳动收入养活自己。”被子女送到寺养老院的老人很多都是生活不能自理的。

  67岁的林更相信自己攒钱养老,而不是靠子女,虽然他没有子女。林年轻时家里穷,没钱娶媳妇,一直在家务农。50多岁经人介绍去附近机砖厂打临工,每月挣一千多,干了7年,攒了几万块。林的黑色外套仿皮夹克衣领已经裂了,他攒的钱不买衣服,不翻修破败不堪的老房子,只是防老。“你以后动不了怎么办?”“雇个人照顾吧。”说完林挑两个篮子去山上砍柴。

  佛教养老院

  佛教寺院开始把目光投向病入膏肓的农村养老,像该寺养老院这样的佛教安养院越来越多。

  去年,世界银行的研究结果显示,中国人口老化速度冠绝全球。而中国养老服务在经济学人智库(EIU)的一项调查中名列倒数第10。在该寺养老院名气大增的近些年,各地的佛教寺院开始弥补中国养老服务的短板。

  福建的宗教氛围浓厚,各地庙观繁多。只是在某县这个人口只有20多万的县城,注册在案的佛教寺院有14家,道教观有17家。加上该寺养老院开的先河,福建的佛教养老院建设走在全国前面。

  2009年全国“两会”,全国政协委员、福建省佛教协会副会长普法法师提交了一份提案,《大力引导宗教界融入社会参与兴办养老公益事业》:“积极参与兴办养老公益事业,建设以老人赡养为主的专业养老机构,使老有所养、老有所学、病有所医、死有所安。”那时,对于佛教寺院开办养老院没有政策。

  在提交提案前,普法法师便开始在漳州兴办瑞竹岩寺养老院。2012年9月投入使用,床位有600张,每月交800月,生活贫困的人可以“随喜”。但入住的更多是周边的孤寡老人,生活能自理的老人不愿意去养老院,“他们一般是等到生活不能够自理或者临终关怀时才会考虑养老机构。”某寺养老院的主任林强曾告诉媒体。

  虽然没有明确的政策支持,佛教界试水开办养老院的步伐一直在进行。直到2012年,国家宗教事务局发布6号文件《关于鼓励和规范宗教界从事公益慈善活动的意见》中提及的重点支持宗教界开展非营利活动的领域中“养老”成为其中之一。

  此后,佛教寺院养老院进入一个发展时期。据国家宗教事务局2012年的统计数据,当时福建、浙江、江苏三省的佛教寺庙养老院有22家。北京、四川、山西、广东等地也陆续创办佛教寺庙养老院。

  2014年全国“两会”,江苏佛教协会会长的提案中有一份是关于开办佛教养老院的。“目前建寺院养老院的土地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当时江苏省的52所养老院中,佛教寺庙养老院就有26所,占了一半。

  同年9月,国家宗教事务局在青岛召开宗教界从事养老服务情况座谈会,明确了宗教界从事养老服务的基本政策。各地佛教寺院养老院开始在政策下运行。

  在经济学人智库(EIU)发布调查结论:中国养老服务名列倒数第10后。记者探访了某寺的养老院,在她写的记者手记里有这样一句话:“在这里,有着一些慰藉和社区的感觉,在中国的这个小地方,生和最终的死都有尊严。”

总结:如何把庙的养老事业做好规划,值得继续深入探讨。去完全的生态化和社会化,信仰化。庙里的规仪修行都可以帮助老人健康,在导入一些自然疗法,和方便的医疗。能达到无疾而终,以及超越轮回,那确实是一个很殊胜的事情。



分享:

确认推荐关闭

是否确定推荐本文?

   

推荐标题:

确定 取消

 

分享

我要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无法回复主题,请首先 登录 或 注册 (关联新浪微博帐号)

 
 
 
 

博主档案

甄城

甄城

经理人博主

关注博主

加为好友

冰河火焰咨询:企业办学的创始人,企业培训师、心理咨询师、商业模式规划师。帮助企业挖掘专业并申报证书,形成自己企业或者个人专长技能的证书。帮助更多人学有新技术技...

35922

1837085

1494

当前排名:第8位

 

最具潜力的博客新星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