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OL
世界经理人
论坛
  • 全站
  • 文章
  • 论坛
  • 博客
高级

服装业Uber折戟,共享租衣渐成东流水

分享:

短短3年时间里,共享租衣领域共发生12起投资事件,融资总额达8.46亿。共享租衣服,看似模式简单,但却有着不小的行业门槛,很多人没看懂就踏了进来。头部公司中有的刚刚拿到新一轮融资,有的正要蠢蠢欲动,却发现随着共享经济寒冬期来临,整个市场进入了观望期。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11月初开始,自诩为国内规模最大的时装共享平台——多啦衣梦App无法正常运营,应用内页面显示空白状态。针对退押金问题,多啦衣梦工作人员表示退钱不可能,只能用衣服按原价抵扣。

成立于2015年3月的多啦衣梦,主要为女性用户提供包月订阅时装租赁的服务。2016年3月,多啦衣梦获得4800万元A轮融资,一年后又获得来自君联资本与拉夏贝尔的1200万美元A+轮投资。但是从资本市场得宠的意满志得,到如今大量用户投诉押金无法退换的跌下神坛,多啦衣梦只用了几个月时间。

强劲的租衣风

在被“共享经济”轰炸的过去一年中,消费者渐渐开始认识到,很多东西,不一定要占有,共享也是一种好方式。借助共享经济的浪潮,共享租衣平台进入我们的视野,互联网时代打破了奇货可居的局面,变成了奇货可租,刮起一股强劲的租衣风。

据了解,国内的共享租衣平台有几十家之多,不过除了多啦衣梦,市场上拿过千万美金融资的只有衣二三和女神派。

女人的衣柜里永远少一件衣服,但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经济能力来任意买买买。让用户每月花上几百元的会员费,就可以无限次租用平台上的衣服,穿完一批再换下一批,这样每天都有新的衣服可穿。

共享租衣的各玩家也大都主要面向年轻女性用户,提供日常服租赁,是一种新的消费模式。用作租赁的衣服基本都是女装,分当季新款、时装款、礼服等不同类型和款式,数量多达上百套。在每件服装下面,还标有市场售价供参考。

“租衣”平台起源于国外,美国的LE TOTE,德国的Myonbelle,日本的AirCloset这些平台,都是翘楚。业务模式主要有时尚分享、宴会礼服及包月日常通勤三种,以日租为主。然而在国外来说,租衣、共享也是件很频繁的事。

就目前看来,国内开始运营的“租衣”平台主要是包月租衣模式。这种模式“以租代售”,将服装通过包月或按件出租给个人用户并收取租金,月租费用大约在200~600元之间,平台提供每月不限次数的租赁、往返包邮和服装清洗的服务。

资本宠儿的困局

2016年至今年9月份,服装租赁虽没有像共享单车那般大火,但和共享雨伞、共享健身仓等比起来,共享服饰还算稳定,也聚集了大批投资人。

整理部分租衣平台的融资情况,发现了包括天使投资人**、金沙江创投、真格基金、磐霖资本、红杉、经纬中国以及软银中国等多家投资机构和投资人。甚至入局共享租衣的,也不乏阿里巴巴这样的互联网巨头的身影。

伴随着资本市场的热闹,共享租衣领域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摩卡盒子、魔法衣橱、爱美无忧、有衣、那衣服等多家租衣平台相继停止运营。

凭借服装租赁的方式,用户愿意去尝试不同风格,而不用担心成本太高。不过在真正执行过程中也有不小的挑战,除衣物清洗、物流效率和品类的多样化等之外,用户的心理也是推进共享服饰发展的一个比较大的阻碍。

用户还没有习惯去网上“租”东西,同别人共享衣物并不是每个用户都能接受的,时间成本也需要考虑,筛选、匹配、约快递、等待上门……对于租衣平台库存管理、选品能力有很大挑战。如何把控库存成本和满足用户需求之间的平衡,考验的是平台供应链各环节的把控能力。

对于很多女士来说,逛街也绝对是不能缺少的消遣方式,也可能是闺蜜间约下午茶或者饭后的去处,更重要的还有店员带给女人的被服务感,线上替代不了。

当共享经济刚刚成为资本市场风口时,有人说它们节省了我们的时间、空间以及资源。但共享时代没有如期而至,反倒是迎来了共享充电宝的纷纷倒下,与共享单车的死亡潮。

租衣风刮起时,也有人说这将在缓解人们服装需求的同时,还可以节约社会成本,如今也披上了一层倒闭阴影。不过共享经济已渗透到人们的衣食住行,共享服装项目也有非常大的生存空间,未来“服装行业的Uber”花落谁家,除融资能力之外,还考验的是模式的创新与探索。


来源:经理人分享

分享:

确认推荐关闭

是否确定推荐本文?

   

推荐标题:

确定 取消

 

分享

我要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无法回复主题,请首先 登录 或 注册 (关联新浪微博帐号)

 
 
 
 

博主档案

爱笑的双鱼座

418

17018

5


还未进入100强,请继续努力

 

最具潜力的博客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