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OL
世界经理人
论坛
  • 全站
  • 文章
  • 论坛
  • 博客
高级

谷安迪:管理与政-治,马基雅维利没骗你

分享:

 

machi**elli_af.jpg


文/谷安迪


 政-治无处不在,也很难和管理区分开来,管理中渗透着政-治,政-治中融汇着管理。政-治不是政-治家的专利,也不是国家的专属游戏,它不过是一切人的组织中实现统治的法器。

 

  -治一词有很多解释,而我只相信字面意思。“政”是政-权的代表,“治”是治理的模式,政-治两个字加在一起:就是,先有政-权,后行治理。 -权与治理的关系明确的不需要多言:拥有政-权才谈得上治理,而治理的效果又事关政-权。

 

  -权的获取就是“党同伐异”,说的美妙一些就是“团结大多数,压制较少数”。多数通过就是“共识consensus”,少数则应该“求同存异”。这不是什么公平的办法,但也没有比这更公平的办法。持续的“党同伐异”,并排除干扰后,统治便得以稳固。有了统治的稳固,才有所谓的治理。

 

  “治理”就是“管理”,当“管理”冲破了“权变理论contingency theory”的阶段后,“治理”和“管理”便已基本无异。但遵循发展的节奏,我们还是可以认为:治理大一些,管理小一些。无论是“治理”还是“管理”,依照德鲁克的说法,都要以“有效性”来论绩效。绩效好的,有效性高的,就是成功的治理。反之,则是失败的治理。

 

  有人说“政-治”是阴暗丑陋的东西,这就和说人类是“造粪机器”一样,也有道理,也没道理。“政-治”的“政-权”部分就是以“所有能够想到的一切权谋”来“团结(或是哄骗)”大多数,因为“政-权”的基础就是“支持”。作为政-治的实践者,拿不到支持,就什么也不是。 支持可以靠“爱”,也可以靠“狠”,可以靠“善”,亦可以靠“恶”。“救”与“杀”都能获得“支持”。无论如何,反正记住支持是根本就对了!

 

  “政-治”当然有“积极”和“消极”之分,有“好”与“坏”之别,有“善”与“恶”之界,然而这些疆域的评判标准并不是在“政-权”部分,而是在“治理”部分。也就是说,怎么拿的江山不重要,治理成“怎样的天下”才重要。 一个领导者可以用“权谋”,也应该用“百变”的方式来获得支持,巩固统治。但是,当治理的结果都是“积极”的,一切过程便可忽略不计;反之,则最终还是一番失败的政-治。得民心者得天下的真正奥妙在于:民心不一定总是公证的,但早晚它会是公证的。

 

  马基雅维里如是说:“只要目的正确,可以不择手段”!道德主义者认为这是扯淡,危险的政客们将其奉为箴言。 然而,道德是政-治驱动的权力所生产的。如米歇尔福柯所悟:权力推动讨论,讨论生产知识,简化这个公式后就变成了:权力生产知识。但是,别光看得到“不择手段”,不可掩去了“目的正确”。

 

“目的正确”是什么?是大多数的出路和利益,是共识背后的福祉。所以,对管理者而言,目的的正确性决定于组织的福祉和大多数人的出路,这是政-治的“真目标”之所在。符合这个目标,即是“得道多助”,不符合这个目标就是“失道寡助”。

 

管理者应不应当懂政-治?当然!政-权就是管理权,治理就是管理!懂政-治就是懂一个和管理长在一起的“连体婴儿”。懂了这个婴儿你就多了双手脚,不懂这个婴儿你就会多背负一个人的重量。

-治让管理者不在管理之外“听天由命”!终究,命运支配我们行为的一半,而把另一半委托给我们自己(—马基雅维利)。

 


分享:

确认推荐关闭

是否确定推荐本文?

   

推荐标题:

确定 取消

 

分享

我要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无法回复主题,请首先 登录 或 注册 (关联新浪微博帐号)

 
 
 
 

博主档案

谷安迪,澳洲科廷大学管理学研究生学位;资深管理培训师;天津财经大学管理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1175

559577

295

当前排名:第50位

 

最具潜力的博客新星更多>>

 
 
 
 
 
 
一键发帖 资讯订阅
世界经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经理人微信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专业的管理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