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OL
世界经理人
论坛
  • 全站
  • 文章
  • 论坛
  • 博客
高级

吴王夫差为何事与伍子胥恩断义绝?

分享:

陈禹安说:

春秋战国这段时期,是中国人的价值体系、道德观念得以成型的一个重要基底期。而吴越争霸又是其中最为波澜壮阔、惊心动魄,且极具样本意义的一段历史。其间,道德的坚守与唾弃,人性的扭曲与挣扎,承诺与背叛的博弈,忠孝与仁义的抉择,汇成了万千爱恨情仇、悲欢离合,激起了无数心海狂澜,情丝乱缕。

所以,我用心理学的手术刀来解剖这段历史,也就有了这套“心理吴越三部曲”(《鞭楚》《辱越》《吞吴》)。这一幕幕已经过去的历史,彷佛是一个个活色生香的心理学实验。在这些不可复盘的“实验”中,楚平王、费无忌、太子建、伍子胥、阖闾、要离、孙武、楚昭王、勾践、夫差、伯嚭、 孔子、子贡、范蠡、文种、西施等诸色人等在独特的文化情境中本色“出演”,他们用生命经历的心灵抉择与命运煎熬,值得我们感同身受,更值得我们引以为镜。

导读:                                                                                                          

历史心理小说第一人陈禹安说,“所谓历史,其实是一间巨大的心理实验室,一打开门,看到的却是正在发生的现实”。在“心理吴越三部曲”(《鞭楚》《辱越》《吞吴》)中,他把那些历史上有名的人物心理挖掘的淋漓尽致。《鞭楚》记录的是在春秋末期,楚吴越三个南蛮国家数十年间错综复杂、惊心动魄的恩怨情仇的故事。楚国在楚平王当政的时候,重用佞臣费无忌。费无忌为了一己之私,先是撺弄楚平王诈夺为儿子太子建迎娶的秦国美女孟嬴,后来又离间楚平王和太子建的父子关系,终于导致太子建被废,亡命天涯。为了斩草除根,费无忌进一步鼓动楚平王杀害无辜的忠臣——太子太傅伍奢。伍奢的长子伍尚顾惜父子之情,主动陪父亲就死。但伍奢的次子伍子胥却不甘心接受昏君奸臣的摆布,怀着对故国故土的深仇大恨,历经千难万险,逃亡至楚国的敌国——吴国。为了借助吴国的力量为自己复仇,伍子胥殚精竭虑,帮助吴国的公子光**吴王僚,成为吴国之王(即吴王阖闾)。此后,伍子胥又帮助阖闾筑建都城,延揽贤才,强兵富国,终于在苦苦等待了十六年之后,率领吴兵,势如破竹般攻破了楚国的都城——郢都。复仇的念头不但为伍子胥提供了永不枯竭的人生动力,也推动他冲破了所有世俗规则的束缚。他以楚国旧臣的身份,以下逆上,毫不留情地摧毁了楚国历代国君的宗庙,还将已经死去的楚平王掘坟鞭尸,畅快淋漓地报了自己的血海深仇,是为“鞭楚”

但是,楚吴两国之间的仇恨却并没有因为伍子胥的复仇成功而消弭。相反,伍子胥的这一次复仇,进一步加深了两国之间的仇恨。吴国的另一个邻国越国,借着吴楚交兵的机会,对吴国的后方发起了攻击。吴王阖闾退兵回国休整后,为了报复越国,又亲率大军对越国发起了攻击。但是,阖闾过于托大,阴沟翻船,不慎被越国击败。英雄一世的阖闾本人也为这一次失败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吴越两国由此结下了无法开解的血仇。重臣伍子胥扶立太子夫差继位。夫差朝夕不忘越人杀父之仇。在为父守丧三年后,他亲自出征,对越国发起了报复性的攻击。这一次,实力弱小的越国不再拥有前一次的幸运,被强悍无敌的吴国打回原形。越国精锐大部被歼。越王勾践深知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既然无可幸免,他只能倾尽最后所剩的五千死士,与吴兵拼个玉石俱焚。但越国大夫文种利用吴国内部的矛盾,巧妙斡旋,争取到吴国宠臣伯嚭的鼎力支持,否定了伍子胥必要将越国赶尽杀绝的主张。机心暗藏的吴王夫差转而要求越王勾践偕同夫人到吴国为奴,为阖闾守墓,以期通过对勾践的人身侮辱来达至为父复仇的目的,是为“辱越”

越王勾践在吴国忍受了三年的屈辱之后,最终赢得吴王夫差的信任,被夫差释放回到越国。

然后上演了一部被后世人脍炙人口、耳熟能详的励志故事,这就是蒲松龄的对联,“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细细盘点整个中国历史,兵败被俘、屈身为奴的君主并非只有勾践一个,但能够坚忍不拔、忍辱负重、绝地反击、以弱胜强、实现惊天大逆转的,却只有勾践一人。勾践完成的这一举世无双的丰功伟业,就叫做“吞吴”。人们把勾践的成功称为“吞吴”。这一个“吞”字非常传神地表达了勾践所取得的成功的侥幸与不可思议。当我们比喻人心不足时,往往用“蛇吞象”来表达。一条小蛇和一头大象,相差何其之大,但是小蛇竟然想要吞象,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而“越吞吴”就等同于“蛇吞象”。因为长期以来,就实力而言,吴国不啻是一头大象,而越国只是一条不折不扣的小蛇。勾践之所以能够完成举世罕见的“蛇吞象”,也是和他自己的坚持不懈、永不放弃分不开的。这就是越王勾践的励志故事“吞吴”。

读春秋时代的故事,探究中国人性格形成的历史原因。

以史为镜,这是时下最流行的比《二号首长》还好看的官场斗争、职场励志小说。

这是很多读者“憋着尿”一口气看完的,比《明朝那些事儿》还好看的心理历史小说。

今天我们开始阅读心理吴越三部曲之三《吞吴》第36,继续读这些激荡人心的春秋人物故事。

 

心理吴越三部  套装  立体图副本_副本.jpg

开心阅读36  人在巅峰怎知愁

 

夫差奏凯而归,急急赶至句曲新宫,与西施相见。

 

夫差这一次和西施分别不过数月,但情浓最惧小别,小别尤促情浓。两人相见后,当然是诉不尽的相思之情、缠绵之意。

 

夫差迫不及待地与西施分享刚刚由他独立指挥完成的这一场伐齐大胜。男人取得的所有成就,最根本的目的就是为了在女人面前炫耀。而女人也会因为男人的杰出业绩而毫不吝惜地献上自己的倾慕之情。男女之间的这一种互动互促,也许正是人类社会不断向前的根本动力。

 

西施心潮起伏,看向夫差的目光中满是倾慕与赞赏。这一对深陷情网的神仙伴侣都深深陶醉在彼此间的似水柔情中。

 

只是,西施在与夫差两情缱绻之际,也许不会想到,在她的遥远故国,有一个人正为她饱尝相思之苦。

 

经由这一场大胜,夫差也攀升到了他的人生巅峰。此时的夫差,人生的“大三需求”——“权力需求”、“成就需求”、“亲密需求”——都得到了最大化的满足。

 

就权力需求而言,他已经彻底摆脱了伍子胥的阴影;

就成就需求而言,他已经赢得老牌大国齐国的屈膝;

就亲密需求而言,他已经赢得绝世美女西施的倾情。

 

环顾整个人类历史上的英雄人物,能够在三方面同时得到极大满足的人是屈指可数的。很多人也许在这三个方面中的某一个方面远远胜过夫差,但夫差的综合感受却是遥遥领先的。一个人的一生如果能够做到这样,夫复何求?而这样的人,当然会情不自禁,油然生发出“天之骄子”、“天将降大任于吾身”的美好感觉来。

 

但是,人生的最高境界并不是满盈满盛,而是花未全开月半圆。当一个人走到人生巅峰的时候,也往往意味着接下来的就将是下坡路。

 

夫差与西施小别重逢的这一夜,两人登台宴饮,其乐融融,一直到了夜深时分。突然,远处隐隐传来了一众小儿的唱和之声。

 

酒至半醺、意兴正浓的夫差,凝神一听,只听到:

 

桐叶冷,吴王醒未醒?梧叶秋,吴王愁更愁!

 

这简直就是在夫差的兴头上大泼冷水!夫差听了,十分恼怒,立即命人将一众唱歌的小儿尽数擒拿到宫中,亲自审问到底是谁教他们唱和此曲的。

 

众小儿吓得魂不附体,招供说是一个绯衣童子,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教会他们唱这首小曲,现在已经不知去哪儿了。

 

这些小儿,年纪尚幼,加上被抓后的恐惧,显然不会说谎。他们所说的那个绯衣童子,应该是确有此人。但一个小小的童子,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编排出了这么一首警世歌谣呢?

 

显然,这个绯衣童子的背后应该另有高人。在吴国,不可能没有诸如伍子胥、公孙圣之类的有识之士。伍子胥和公孙圣能够未雨绸缪,看到吴国潜在的危险,其他的高人名士也应该能够看到。所以,歌谣事件最可能的肇因就是某个忧国忧民的高士,不忍心看着吴王夫差沉浸在伐齐大胜的狂喜中,特意编了这么一曲歌谣,希望通过小儿传唱的方式,来让夫差警醒。

 

但是,正处于志得意满状态的夫差,怎么能听得进这样消极、负面的劝谏呢?

 

夫差大怒,怒气加上酒气,冲口就说:“寡人是天之所生,神之所使,有何愁哉?”

 

是啊,自从继位以来,夫差所思所谋无有不成,一直都被幸运笼罩,一切都是顺风顺水。这样的经历,这样的成就,怎么能让夫差不认为自己是“天之所生,神之所使”呢?

 

人类的判断往往基于先前的信息。既然早已辉煌加身,夫差当然认为自己未来将会更加辉煌,那么,愁从何来?

 

夫差决定,要将这些传唱歌谣惹自己不快的小儿全部杀掉。西施生性善良,急忙劝阻,为众小儿求情。

 

夫差看在西施的面上放过了这些小儿,但内心里多少有些不豫。这一夜的欢宴就此不欢而散。

 

第二天,伯嚭得知了此事,急忙来见夫差,对他说:“春至而万物喜,秋至而万物悲。此乃天道也。大王您悲喜与天同道,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再不利的情境,再不祥的预兆,在伯嚭的嘴里都能枯木逢春,死而复生。在这段话里,伯嚭将夫差的悲喜与天道的呼应联系起来,正符合夫差内心的自我认知。在一系列成功顺遂的经历后,夫差早已将自己视为“天之骄子”,那么,他的悲喜与天同步,岂不正是最好的例证?

 

况且,就算是上天,也要通过季节的转换来实现悲喜的转换,那么,作为人的夫差,遇到了悲喜的交替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这样,哪怕日后夫差再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伯嚭也能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了。

 

伯嚭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他不但解决了夫差的眼前之忧,而且为日后的变化(特别是不好的变化)预埋了伏笔。

 

不得不承认,无耻也是需要能力的。这伯嚭堪称阿谀奉承的绝世高手,放眼整个中国历史,能够与他媲美的人凤毛麟角,几乎没有。两代吴王,从阖闾到夫差,对他宠爱不衰,不是没有原因的。

 

夫差本来心情不豫,经伯嚭这么一解释,立即欢心畅悦,意气风发,再度与西施卿卿我我,你侬我侬。

 

夫差与西施在句曲梧宫里一连缠绵了三日,这才起驾返回国都。

 

夫差升殿,百官觐见,纷纷敬贺,唯独伍子胥一个人站在那里闷闷不乐,一言不发。

 

夫差意味深长地看了看伍子胥,内心底气充溢,决定要好好地教训一番伍子胥。

 

实际上,吴国的这一君一臣,在相互间亲密不再、关系出现裂痕后,一直都致力于通过证明对方的错误来证明自己的正确。而这一次,夫差自觉已经稳居上风,自然就理直气壮地对伍子胥发起了攻击。

 

夫差说:“相国,你苦苦劝谏寡人不应该伐齐。现在寡人得胜而归,唯独你却一点功劳也没有,你难道不觉得害臊吗?”

 

此前,伍子胥说过“臣恐齐未必胜,而越祸已至矣”,但是现在,板上钉钉的事实已经摆在了面前。伍子胥所预言的两件事,没有一件是对的。

 

事实胜于雄辩,夫差觉得自己这一次可是硬碰硬地拿住了伍子胥的七寸了,所以他肆无忌惮地侮辱伍子胥此前缺乏先见之明,纯属危言耸听。而这背后的潜台词,自然是证明了自己的英明伟大。

 

说实话,夫差此次得胜回国,伍子胥内心还是颇为佩服的。尤其是夫差在兵力运用上的别出心裁,更可以称得上是自孙武之后的一大创新。但以他强悍自雄的个性,是不可能当众认错的,所以他才默默不语。

 

如果夫差不是以这样挑衅的口吻来羞辱他,也许伍子胥会心平气和地接受夫差的胜利,而对自己先前的判断有所反省。但是,夫差的挑衅强烈地激怒了伍子胥。他侍奉两代吴王,为吴国立下了汗马功劳,还从来没有被人当众这样羞辱过。为了维护自己已经失去很久的尊严,伍子胥一下子爆发了!吴国两大首脑人物最后一次冰释前嫌的机会也就此完全丧失。

 

伍子胥拔出长剑,狠狠地往地上一扔,撸起两袖,叉腰而立,对着夫差怒声说道:“天之将亡人国,先逢其小喜,而后授以大忧。胜齐不过小喜也,臣恐大忧之即也。”

 

伍子胥的这些肢体动作,明显与臣下侍奉国君的礼仪不符。这一方面说明他已经出离愤怒了,另一方面,也说明他在安排好了儿子的归宿后,已经了无牵挂,无所畏惧了。

 

夫差以为伍子胥要对自己动武,吓了一大跳,又见他没有后续动作,这才放下心来。

 

正如夫差一直要证明自己是对的一样,被激怒后的伍子胥更是如此。他这一次所说的话,在辩辞上有了明显的进步,竟然底气十足地贬低被夫差视为铁证的事实(胜齐不过小喜也),依然强悍地维护自己先前的立场与观点(臣恐大忧之即也)。

 

伍子胥不肯让步服软,夫差当然也不肯,但夫差突然间却不再愿意和他就这个问题争辩了。

 

夫差轻蔑地看了看伍子胥,说:“唉,寡人好久没有见到相国了,耳根清净了很多。没想到今天,你又来聒噪了。”

 

心理学的研究表明,轻蔑是亲密关系即将崩盘的微妙信号。当轻蔑出现在两个曾经拥有亲密关系的人的交流中的时候,就意味这两个人的彻底决裂为期不远了。

 

看来,夫差和伍子胥,这两个曾经恩同父子的人,他们的人生从此再也不会有交集了……

 

心理感悟:以证明他人的错误来证明自己的正确,往往得不偿失。

 

﹙未完待续,相约下周五﹚

 

作者简介:

陈禹安  心理管理学家、资深互联网商业观察者、资深书评人、高级经济师、宁波大学特聘教授。开创“心理经管”与“心理说史”两大写作流派。

“心理说史”的代表作有“心理吴越三部曲”(《鞭楚》《辱越》《吞吴》三本),《向子贡学说服》,漫画心理三国三部曲(《我是曹操,我怕谁》(上下册)《忠义保证前途》(上下册)《无算计,不诸葛》(上下册))等。(假期里送给6——14岁孩子最好的礼物)

“心理经管”的代表作有《激励相对论》(企业管理者对员工的另类激励法)《海底捞能捞多久》《这是CEO的菜》(高管必备的几项战略思维)《心理乔布斯》(乔布斯获得巨大成功的心理密码)《人性之根——互联网思想的本质》等共计20余部。


分享:

确认推荐关闭

是否确定推荐本文?

   

推荐标题:

确定 取消

 

分享

我要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无法回复主题,请首先 登录 或 注册 (关联新浪微博帐号)

 
 
 
 

博主档案

读精彩高端的评论,做卓有成效的管理者。

4974

1502885

356

当前排名:第17位

 

最具潜力的博客新星更多>>

 
 
 
 
 
 
一键发帖 资讯订阅
世界经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经理人微信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专业的管理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