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OL
世界经理人
论坛
  • 全站
  • 文章
  • 论坛
  • 博客
高级

丰县县城虽小,但很精致,故乡情

分享:

对于故乡的感情虽有些表达,但那离我对故乡的爱还是不足十万八千分之一的零头啊,可能有些读者会说:“不会吧,你的故乡在哪里啊,真得有那么好?”说实话,一个人对家乡的爱到底是用什么来衡量呢?豪华还是简约、古老抑或是后起之秀、小家碧玉与楼宇琼阁?这一点,我是无法回答的,只不过我们可以一起思考。

我那个城,是江苏北部的一个小县城,民风质朴,没有连绵起伏的崇山峻岭,也没有蜿蜒的山路,那里,我一望无垠的平原,你一眼是望不到边的,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啊,用“心旷神怡”来描写是不为过的。

在外头生活了20多年,才觉得我们那个县城实在是太小了。不过,无论在哪里,我都为它骄傲,她就是应该那么小,那么精致那么结实。说是一个小县城,因为从北关到南关,如果踩单车,10分钟足够了;从西关到东关,也是10分钟之内的,我在90年代曾围着县城步行过,丈量了她的宽容,她对我给予了足够的爱,我唱着《我的未来不是梦》,与这块土地粘连在一起。

长久离乡,对故乡,总是有一着一种异样的情愫的,故乡是否美,已不显得重要,因为在“爱”面前,什么都要让路的。

我的大脑里浮现出的县城形象是那么得清晰啊,如此魂牵梦绕!

我家住在离县城约14里路的一个美丽小村庄,十分得紧凑、结实。说她小,是因为与县城比,要说她大,是因为我很渺小。我们村庄是自1638年从河北真定府迁至丰县,这个信息是准确的,在家谱上写得清清楚楚,在70年代,分为前后两个生产队,人口约150多人,我家住在村庄的西北角,与其他村庄毗邻,有一大坑相隔,听老人说过这个大坑的来历,是清乾隆年间,黄河决堤时形成的,原来,从大坑往南的方向,是有一个深深的坑,直连白衣河的,这一点,我是相信的。小时候,在村子里经常跑着玩的,从家里出来,先是顺着路往前跑,地面上到处是沙土,赤脚前行,那时候,根本不需要穿鞋,不!事实上,也没有鞋,我还记的,每当到了年关,母亲都会做上一双鞋给我与弟弟,鞋底也是用自行车或平板车的车外袋做成的,从母亲手里接过鞋时,都不舍得穿,唯恐穿上鞋一走路,鞋子就沾上了泥巴,穿上脚试试吧,那么轻盈、那种满足是何等难忘啊,不过,这些,只能留在记忆里了。

顺着往南去的路前行,是不需要思考的。闭着眼睛,都知道去谁家的路,约5分钟,往东一拐,就是庄里了,所谓“庄里”就是庄子的中心地带,小朋友们经常聚在一起玩的地方,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小朋友从家里出来距离差不多,二是因为这里是我村里最繁华的地带。再往前走,就是一个大坑了,然而这个坑,在我今年回家时发现,坑已没有了,早已填平盖上了楼房,也难怪,村里的人口早已超过500人了,约步行5分钟,就到达了村子的东头,也叫东单园(这里是谐音),东边是一片树林,高高的树,令我有点敬畏,因为确实是太高了。

我居住的村庄虽然不大,然而却很精致,有三个杏行,我很幸福,因为这三个大杏行是围着我家的,三面环抱,一出门,我就看到了杏、柿子、枣等,但这些树不是我家的,我有时会向父亲埋怨:咱家为啥不也栽些树,若有个杏行,该多好啊?父亲总是笑笑,不说什么,提的多了,得不到正面回答,于是,就不提了,后来,也明白了父亲的答案。

每当,想吃杏时,就坚守在杏行的边上,转来转去,不愿离去,望着树上的杏,口水直流,买杏肯定是没钱的,那咋办呢?方法总是有的,于是就一直等着,功夫不负有心人的,大爷或着大娘走出杏行的时候,就是机会了,远远看见大爷或大娘走出来时,便大声招呼,事实上,小孩的心事,大人们是很清楚的,“来,来,孩子,吃个杏。”只看见大爷或大娘变戏法似的,手心里多了一棵杏,圆圆的、金黄的,于是,我也不客气地冲上前,随即跑了,身后形成了一股飞扬的尘土和老人们“哈哈”的笑声。

在北方,若想买东西,除了供销社外,就是“赶集”了。什么是赶集呢?这里的“集”是集市的意思,大家到一个地方去卖、买物品的地方。

在农村,多是到公社在的地方,后来叫乡,现在叫镇了,我印象中最大的集市就是“单楼”的集市了,因为是丰县县城到城西安徽、山东地必经路之一,因此,也挺繁华的,至于蒋集的庙会、许庙的庙会,我只听说过而已。

我们的县城,比我们村庄大多了。

我们通常是从城西直接到北关,当时,有一个圆盘道,也就是在十字路口处建了一个大圆盘,主要是缓解交通压力的。从北关进城,有一个主要原因:北关的包子好吃,油茶也是顶级的,那粥,也是喝上一口就一个粥坑,那油煎包子是羊肉馅的,入口即是小小的肉丸,滑滑的,清香四溢,那羊肉在舌尖上滑过时,浑身都舒坦多了,再喝上一口油茶,还有什么能比得上此刻呢,此时此刻,真是人生尚有何求呢,若再吃上两根油条,就更是体会什么叫人生的好时机了,呵呵。

顺着街道前行,就到了中阳里,这里有百货大楼、人民商埸、中阳里商埸,是县城最繁华的地带,类似于我庄上的庄里。

中阳里,有很多故事的,因此,此处后来建了刘邦广埸、凤鸣园等。

90年代,在县城里还是有不少工厂的,有大集体性质还有全民所有制性质的,比如大庆路(从北关直接往东约3里路就到了),就是在五门桥附近,大庆路上有塑料厂、药厂等,到了大庆路的东头,往南一拐,就是植物油厂了,植物油厂的东侧就是锅炉厂,再往东就是泥池酒厂了,有读者问,再往东呢,呵呵,就是东关大桥了,也是县城的最东边了。像纱厂、轧花厂就是与县汽车站相对望的地方,不过,我说的这几个地方,都已建成了时尚小区了,这也是我为何一定要写此文的原因之一吧。

有细心的读者会问:县城有否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呢?答案是肯定的!

工农路与解放路的交汇处即是了,电视台、县政府所在地,各局、委都是在这个区域,印刷厂在路的西头,我们县城的教育也是挺有意思的,第一中学在南关,二中在北关,三中在东关,西关好像就是没有一个中学,不过,县城小,学生上学还是挺方便的。

90年代,随着市埸经济的开放,招商埸在大东关也就应运而生了,现在的版本已是第五个版本了,拆了不少次了,我也找不到能解释的原因,除了建得每次楼房高了一些外。在90年代,我们县城的风云人物安厂长是值得说上一说,安厂长当年建造的“裘皮机械厂、空调厂”等,是何等的宏伟啊,我曾经去过总部,不亚于当今的现代化企业的写字楼,有幸与他一起参加过一个会议,县领导主持会议,但主要是听到了安厂长讲话,有些疯狂,如果再低调些,他应是“丰县的吴仁宝”,他是一个有大志向的人,可惜了!

 

故乡,这就是我实实在在的故乡。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那些千里迢迢来寻根的人,有了一种同感,这是一种捉摸不定、说不清道不明、而又着实排遣不开的感情。

现代著名作家孙犁曾在其著名散文《老家》中如此写道:“梦中每迷还乡路,愈知晚途念桑梓。”现在的我,是极有同感的。

 

分享:

确认推荐关闭

是否确定推荐本文?

   

推荐标题:

确定 取消

 

分享

我要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无法回复主题,请首先 登录 或 注册 (关联新浪微博帐号)

 
 
 
 

博主档案

史为建

史为建

管理专家博主

关注博主

加为好友

拥有深厚的人力资源管理理论和丰富的人力资源管理实战经验,本博客均为原创。

5919

2979439

690

当前排名:第3位

 

最具潜力的博客新星更多>>

 
 
 
 
 
 
一键发帖 资讯订阅
世界经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经理人微信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专业的管理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