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OL
世界经理人
论坛
  • 全站
  • 文章
  • 论坛
  • 博客
高级

如果没有女人,男人都将变成“吝啬鬼”!

分享:

陈禹安说:

春秋战国这段时期,是中国人的价值体系、道德观念得以成型的一个重要基底期。而吴越争霸又是其中最为波澜壮阔、惊心动魄,且极具样本意义的一段历史。其间,道德的坚守与唾弃,人性的扭曲与挣扎,承诺与背叛的博弈,忠孝与仁义的抉择,汇成了万千爱恨情仇、悲欢离合,激起了无数心海狂澜,情丝乱缕。

所以,我用心理学的手术刀来解剖这段历史,也就有了这套“心理吴越三部曲”(《鞭楚》《辱越》《吞吴》)。这一幕幕已经过去的历史,彷佛是一个个活色生香的心理学实验。在这些不可复盘的“实验”中,楚平王、费无忌、太子建、伍子胥、阖闾、要离、孙武、楚昭王、勾践、夫差、伯嚭、 孔子、子贡、范蠡、文种、西施等诸色人等在独特的文化情境中本色“出演”,他们用生命经历的心灵抉择与命运煎熬,值得我们感同身受,更值得我们引以为镜。

导读:

历史心理小说第一人陈禹安说,“所谓历史,其实是一间巨大的心理实验室,一打开门,看到的却是正在发生的现实”。在“心理吴越三部曲”(《鞭楚》《辱越》《吞吴》)中,他把那些历史上有名的人物心理挖掘的淋漓尽致。《鞭楚》记录的是在春秋末期,楚吴越三个南蛮国家数十年间错综复杂、惊心动魄的恩怨情仇的故事。楚国在楚平王当政的时候,重用佞臣费无忌。费无忌为了一己之私,先是撺弄楚平王诈夺为儿子太子建迎娶的秦国美女孟嬴,后来又离间楚平王和太子建的父子关系,终于导致太子建被废,亡命天涯。为了斩草除根,费无忌进一步鼓动楚平王杀害无辜的忠臣——太子太傅伍奢。伍奢的长子伍尚顾惜父子之情,主动陪父亲就死。但伍奢的次子伍子胥却不甘心接受昏君奸臣的摆布,怀着对故国故土的深仇大恨,历经千难万险,逃亡至楚国的敌国——吴国。为了借助吴国的力量为自己复仇,伍子胥殚精竭虑,帮助吴国的公子光**吴王僚,成为吴国之王(即吴王阖闾)。此后,伍子胥又帮助阖闾筑建都城,延揽贤才,强兵富国,终于在苦苦等待了十六年之后,率领吴兵,势如破竹般攻破了楚国的都城——郢都。复仇的念头不但为伍子胥提供了永不枯竭的人生动力,也推动他冲破了所有世俗规则的束缚。他以楚国旧臣的身份,以下逆上,毫不留情地摧毁了楚国历代国君的宗庙,还将已经死去的楚平王掘坟鞭尸,畅快淋漓地报了自己的血海深仇,是为“鞭楚”

但是,楚吴两国之间的仇恨却并没有因为伍子胥的复仇成功而消弭。相反,伍子胥的这一次复仇,进一步加深了两国之间的仇恨。吴国的另一个邻国越国,借着吴楚交兵的机会,对吴国的后方发起了攻击。吴王阖闾退兵回国休整后,为了报复越国,又亲率大军对越国发起了攻击。但是,阖闾过于托大,阴沟翻船,不慎被越国击败。英雄一世的阖闾本人也为这一次失败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吴越两国由此结下了无法开解的血仇。重臣伍子胥扶立太子夫差继位。夫差朝夕不忘越人杀父之仇。在为父守丧三年后,他亲自出征,对越国发起了报复性的攻击。这一次,实力弱小的越国不再拥有前一次的幸运,被强悍无敌的吴国打回原形。越国精锐大部被歼。越王勾践深知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既然无可幸免,他只能倾尽最后所剩的五千死士,与吴兵拼个玉石俱焚。但越国大夫文种利用吴国内部的矛盾,巧妙斡旋,争取到吴国宠臣伯嚭的鼎力支持,否定了伍子胥必要将越国赶尽杀绝的主张。机心暗藏的吴王夫差转而要求越王勾践偕同夫人到吴国为奴,为阖闾守墓,以期通过对勾践的人身侮辱来达至为父复仇的目的,是为“辱越”

越王勾践在吴国忍受了三年的屈辱之后,最终赢得吴王夫差的信任,被夫差释放回到越国。

然后上演了一部被后世人脍炙人口、耳熟能详的励志故事,这就是蒲松龄的对联,“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细细盘点整个中国历史,兵败被俘、屈身为奴的君主并非只有勾践一个,但能够坚忍不拔、忍辱负重、绝地反击、以弱胜强、实现惊天大逆转的,却只有勾践一人。勾践完成的这一举世无双的丰功伟业,就叫做“吞吴”。人们把勾践的成功称为“吞吴”。这一个“吞”字非常传神地表达了勾践所取得的成功的侥幸与不可思议。当我们比喻人心不足时,往往用“蛇吞象”来表达。一条小蛇和一头大象,相差何其之大,但是小蛇竟然想要吞象,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而“越吞吴”就等同于“蛇吞象”。因为长期以来,就实力而言,吴国不啻是一头大象,而越国只是一条不折不扣的小蛇。勾践之所以能够完成举世罕见的“蛇吞象”,也是和他自己的坚持不懈、永不放弃分不开的。这就是越王勾践的励志故事“吞吴”。

读春秋时代的故事,探究中国人性格形成的历史原因。

以史为镜,这是时下最流行的比《二号首长》还好看的官场斗争、职场励志小说。

这是很多读者“憋着尿”一口气看完的,比《明朝那些事儿》还好看的心理历史小说。

今天我们开始阅读心理吴越三部曲之三《吞吴》第18节,继续读这些激荡人心的春秋人物故事。

开心阅读18 女人让男人变大方

勾践得知夫差深深迷恋西施,日日游乐,不思朝政后,心潮澎湃,急忙又找来文种商议下一步的策略。而此前与文种同为风云人物的范蠡,似乎已渐渐淡出了越国的决策中心,勾践已经不怎么想得起他了。

文种早已提出了“破吴七策”,在“蔡冈尼克效应”的推动下,文种自然想将这七策一一付诸实施。

盘点起来,越国已经施行了第一策(捐货币,以悦其君臣)、第三策(遗美女,以惑其心志)、第四策(遗之巧工良材,使作宫室,以罄其财)、第五策(遗之谀臣,以乱其谋)等四条妙策了。文种审时度势,略一思索,提出抓紧实施第二策的建议。

最初文种提出的这第二策是“贵籴粟蒿,以虚其积聚”(高价收购吴国的粮食,让其粮库空虚),但因越国本身的财用颇为不足,而且实施第一策已经极大地消耗了越国的财宝积蓄,所以,这第二策本属“纸上谈兵”,设想很好,却没有什么可行性。

此刻,文种因形就势,对此策加以变通,提出了一个更为大胆的办法。文种说:“我听说‘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今年年谷歉收,粟米将贵,大王可以向吴国请求借贷粮食,一方面可以解救越国的饥荒,另一方面可以消耗吴国的库藏。如果上天要抛弃吴国,他们一定会答应我们的借贷。”(天若弃吴,必许我贷)

文种这段话的最后一句很有意思。文种虽然一向是“天意”和“神话”的极力鼓吹者,但他用的这个“如果”,却微妙地表明了他自己对于吴国是否会答应借给越国粮食并没有太大的信心。

但是,对于“天意”和“神话”早已深信不疑的勾践,听了文种的建议,却选择性地坚信自己所谋必成。勾践立即派文种携带重金,去见伯嚭。

伯嚭带着文种去面见吴王夫差。夫差很快就在姑苏台召见了文种。吴国的第一重臣伍子胥很难见到夫差,但越国的文种却很容易就见到了夫差。这两者间的差异足以让人慨叹。

沉溺于游乐的夫差之所以这么痛快地答应接见文种,除了宠臣伯嚭的引荐之功外,还另有一个原因。

这就是西施。

夫差对西施宠爱有加,自然爱屋及乌,对西施故国的所有人都产生了一种好感,认为他们都是和西施一样善良、可爱的好人,而丝毫不再将越国人视为仇敌了。这种将归属于某一外群体的所有个体的性格品质视为完全相同的一种心理倾向,就是“外群体同质效应”。

所以,夫差见了文种,备觉亲切。

文种行礼如仪,恭恭敬敬地说道:“大王,越国地势低洼,水旱不调。今岁年谷不登,百姓陷入饥荒困顿。恳请大王能够广施善心,借给越国一万石太仓之谷,以救燃眉之急。等到明年稻谷一熟,立即归还!”

夫差听了,立即说:“越王臣服于吴国,越国百姓之饥荒,就是吴国百姓之饥荒。我怎么会贪爱积谷存粮,而不施救呢?”

夫差如此的慷慨大方,大出文种的意料。当初他对勾践说“天若弃吴,必许我贷”,就是担心夫差不会同意这个杀机暗藏的毒计。那么,为什么夫差会毫不犹疑地答应了文种的请求呢?

这还是因为西施!

多项心理学研究表明,男人在女人面前会表现得更为大方。这就是“异性促进效应”。

2012年的《英国心理学杂志》上刊登了一个关于这一效应的实验。研究者召集了130名学生(平均年龄21岁,男女各半)作为实验对象。在实验中,研究人员发给每名学生3英镑,并告诉他们可以把任意数量的钱留着自己用,并把剩下的钱存进一个公共账户。这两个步骤都在计算机上单独操作完成。

在所有参与者分配完手头的钱后,研究人员会统计公共账户中的总数额,然后将这个数字翻番,再平均分给随机抽出的少数幸运者。

在其中一部分参与者进行计算机操作时,在他或她的身旁约1米处会站着一名观察员。观察员有时是男性,有时是女性。参与者并不知晓,这些观察员是研究者精挑细选出来的极具外表吸引力的人士。

结果发现,对于男性参与者而言,当身边没有观察员或者有帅哥观察员时,他们往公共账户里打的钱数相差无几。而当身边有一名美女观察员时,他们往公共账户里打的钱则明显上升 。相比之下,女生则没有出现这种情况,无论观察员是帅哥还是美女,都激不起她们的兴趣。

随后,研究人员又设计了第二个实验来验证上述结论。

在第二次实验中,他们选取了60名平均年龄为21岁的男生作为实验对象,并且每3人分成一组。这些男生需要决定,如何将手头的1英镑分配到私人账户和公共账户中去。与第一个实验不同,这一次,钱的分配需要连续重复5次。在每一次的间隔中,参与者可以得知其他组员的分配数额。与第一次实验类似的是,其中的一些小组被分配了一名美女或帅哥观察员,唯一的不同在于,观察员是在电脑上而不是在参与者身边进行观察。为了强化“实验有观察员”这个印象,这些参与实验的学生会在电脑上看到观察员的照片。

最终的结果表明,当这些男生意识到有一名美女观察员正在观察他们对于资金的分配时,5轮累计往公共账户里打入的金额呈现出上升趋势。而在有帅哥观察员或者没有观察员的情况下,往公共账户里汇入的金额则一落千丈。

研究人员认为,这表明了男性在女性面前更喜欢展示自己的实力,并表现出慷慨大方的品质。

对于夫差来说,西施就是那个精挑细选出来的“美女观察员”。由此,夫差对越国的慷慨大方也就是可想而知的了。但是,西施并没有来到现场实地观察夫差,为什么夫差还是会受到“异性促进效应”的深度影响呢?

这是“象征性社会影响”使然。某些重要(权威)人物,尽管不在场,或者其本人无意要改变他人的行为或思想,但只要其在人们的心理表征中出现了,仍然会对人们造成强大的影响。

夫差对西施迷恋已极,西施的芳容倩影时时刻刻地萦绕在夫差的脑海中,无时或忘,无刻或疏。这就对夫差产生了严重的“象征性社会影响”。当夫差豪爽地答应文种的乞求,他心中浮现的正是西施玉树生花般的面容。这又何尝不是一种爱的炫耀?

再说文种满腔喜悦,正要感谢吴王的援手之恩,他的死对头又一次站了出来,想要搅黄这一件已有定论的大事。

文种的死对头正是吴国忠心耿耿的“看门狗”伍子胥。他一得知越国来使的消息后,觉得不妙,飞速赶到姑苏台,来见夫差。

伍子胥赶到的时候,刚好听见夫差答应了文种的请求。伍子胥立即大声出言阻止:“不可!不可!!”

文种被吓了一跳,但却丝毫没有慌乱。过往的经历早已让他明白,只要有伯嚭在场,任由伍子胥如何疯狂,都搅不黄这桩交易。

夫差久已不见伍子胥,看他不请自来,虽有几分厌烦,但当着越国使者的面,还是耐住了性子,听他说完。

伍子胥继续说道:“大王,今日之形势,不是吴国占有了越国,就是越国占有了吴国。我看越王派来的使者,并不是真的因为闹饥荒才来向吴国借贷。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掏空吴国的粮库。我们将粮食借给他们,并不会加深与他们的亲密程度。如果不借给他们,也不会加深与他们的仇恨,大王还是不要答应他们的请求吧!”

伍子胥果然目光如炬,一下子看透了越国的居心叵测。如果夫差如他所请,文种的这一番营谋运作可就算是白玩了。

不过,自从夫差赦免了勾践,并放其回国后,夫差就成了勾践免费、义务的辩护人了。因为,为勾践辩护,就等于是为他自己的正确性辩护。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

夫差说:“勾践在吴国当囚虏的事天下皆知,寡人恢复了他的社稷,恩同再造,他也知恩图报,进贡不断,又怎么会背叛寡人呢?”

伍子胥说:“我听说越王早出晚归,抚恤民众,招揽壮士,志在复仇。大王您还借给他粮食粟米,我担心不久后麋鹿就在这姑苏台里肆意游走了。”(臣恐麋鹿将游于姑苏之台矣。这是个比喻的说法。当麋鹿成为姑苏台的主人,就等于是说吴国已经败亡无人了)

夫差冷笑了一声,说:“勾践业已称臣,怎么还会以臣伐君呢?”

伍子胥说:“商汤放桀,武王伐纣,不就是以臣伐君吗?”

这是伍子胥在夫差面前第三次用夏桀、商纣的故事来劝谏。此前两次,伯嚭都没有在场。所以,他话中的漏洞一直没有被揭破。但这一次,伯嚭就站在一旁……

心理感悟:如果这世界上没有女人,也许所有的男人都将自私透顶。

﹙未完待续,相约下周五﹚

分享:

确认推荐关闭

是否确定推荐本文?

   

推荐标题:

确定 取消

 

分享

我要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无法回复主题,请首先 登录 或 注册 (关联新浪微博帐号)

 
 
 
 

博主档案

读精彩高端的评论,做卓有成效的管理者。

4974

1502508

356

当前排名:第17位

 

最具潜力的博客新星更多>>

 
 
 
 
 
 
一键发帖 资讯订阅
世界经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经理人微信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专业的管理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