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OL
世界经理人
论坛
  • 全站
  • 文章
  • 论坛
  • 博客
高级
首页 / 管理博客 / 清华叶飒 / 正文

永别了,物美价廉时代

分享:

多少年来,大多数中国制造企业抗着“物美价廉”的大旗,一方面压榨啃食着人口红利,一方面用“60分万岁”的心态做产品,醉心于赚快钱的舒爽。那些辛辛苦苦设计出来的专利产品得不到应有的保护,不能实实在在转化成经济效益,却让那些专门山寨和模仿的人赚到钱,其根本原因是中国的产业环境和法律不健全,导致私人财产得不到保护。今天政府如果不能让创新土壤得到改善,万众创新将变成“万民投机”。

谈到资本和科技的结合,手机无疑是最佳的范例,事实上,只有兼具科技与资本的企业才能真正地做好手机,而那些曾经的枭雄或者未来的常青树,无一不是重视科技的典范,至于赚钱,看上去更像一件顺便的事儿,可惜中国手机总是舍本逐末。今年,新三板造就了不少千万富翁,令许多制造企业雄心勃勃想一试身手,但资本游戏并非人人可玩,制造陷阱无处不在。在2015年高交会的展馆里,记者听到这样一个手机设计名师投身制造业所经历的一场跌宕起伏的故事。

设计师下海

2002年,工业设计系毕业的骆欢在大显通信从送货员做起,偶然的一次机会,骆欢的设计才能得到老板认可,成为手机设计师后他的才华迅速有了施展空间,2004年,由骆欢主导开发的大显设计集团的第一款国产手机,销售额破百亿元,他也升职为大显集团研发中心设计总监,并在集团内部建立心雷设计工作室。2006年,为了进一步发展工业设计,已经独当一面的骆欢和妻子王萍带领团队南下来到被誉为国内“手机之都”的深圳。当时正值山寨手机空前兴起,骆欢和其团队设计的国产手机审批链条长,在山寨手机面前应对乏力。挣脱了体制的枷锁,他辞职创办了深圳市心雷工业产品设计有限公司。

心雷的第一个项目,是为客户设计开发两款手机产品,为客户直接带来了200多万台的销量。2008年,骆欢主导开发了egs女性手机品牌,旗下产品Alittle单品销售突破40万台,销售额达2亿元,并作为工业设计让企业成功转型的典型案例登陆央视财经《经济信息联播》;心雷设计公司成为中国设计界的一匹黑马引起广泛关注。

2009年和2011年,骆欢两次获得全球工业设计知名奖项——德国红点奖;2010年,骆欢主导开发了KISSU玩味手机品牌,旗下K1单品这个爆款风靡南美,销量突破50万台,销售额达也破亿元,曾获得时任国家总理***同志的赞赏,也被深圳博物馆永久收藏。随后,心雷也开启了设计资本之路,然而,由于在股权设置、财务方面和公司合并等方面没有经验,这资本之路不仅没能让骆欢和他的设计公司顺利登上创业板,反而被拖入资本泥潭和供应链深渊,最终骆欢与妻子王萍离开了心雷公司,告别了六年来付诸无数心血与期待的事业,只是带走了无法兑现的一张白条。

最痛的领悟

   骆欢的朋友们对他的经历感慨不已,浸淫手机行业多年、已转型做智能手表的邵国光表示,骆欢的经历在手机圈里还不算什么,也就是一出“专家下海”的悲剧,还有一些人做山寨**手机,高峰期日进斗金,最后却不得不卖掉赚到手的十几套房子来还供应商的欠款,两手空空退出行业。

   诚然,在整个手机行业,苹果、三星、小米和华为成功故事背后,有多少前伏后继的先烈,但是很少有人愿意面对镜头,撕开曾经血淋淋的伤口示人。

    当时骆欢急于让“心雷设计”登上创业板,但设计公司本身是轻资产,虽然品牌和营收都非常好,但帐面上却难以达到创业板的要求,在一位多年好友的怂恿下,就贸然入股了他那个在手机制造多年、口碑还不错的企业。当爆款手机生产出来要提货时,骆欢才知道,那家企业已经负债累累,欠了供应商几千万。为了保证公司的信誉,履行出口合同,骆欢不得不垫付所有的欠款,才能提出自己的手机交货。一进一出算下来,不仅没有如期赚到钱,还将心雷的家底也赔进去了。今天,骆欢已经能够坦然面对首次创业的失败,他说道:“从小的方面来讲,是花几千万买了个教训;从大的方面讲,则是错过了重要的历史发展契机,因为当时同一批的公司,有的已经上了新三板,所以加起来可能是几个亿的损失。”

   “对于一个成功的人来说,不在于其成功的巅峰有多高,而是在于失败后跌落谷底的反弹能力。”这是骆欢的座右铭,也是他创业以来真实的写照,他常常用这句话来警醒并激励自己。2013年4月,骆欢第二次创业开始起航,抵押了唯一的住房,向亲人借钱起家,晟邦设计咨询在深圳成立。除了对工业设计的使命感与热爱,骆欢更加坚信工业设计不可估量的未来。骆欢敏锐地意识到,在社会发展经历了农耕时代、工业时代、信息时代之后,下一个到来的必然是概念时代。在概念时代,设计就像继技术在工业时代、互联网在信息时代一样成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设计驱动商业将这一全球发展趋势不可阻挡。

“设计*金融”新模式

    指间在金色Mate7的屏幕上划动着,骆欢很喜欢这款华为高端手机针对中国人使用习惯而设计的几个功能。在他看来,华为手机从运营商定制的千元机逆袭为总出货量达700万台的中高端品牌手机,与其多年来深耕通讯行业、注重研发的扎实基础密不可分,更重要的是余承东有做品牌的雄心。在Mate 8发布会上,执掌华为消费者业务的余承东又一次喊出了“我们的销量会在一两年内超越苹果”的口号。骆欢指出,虽然在数量上赶超苹果值得关注,但是从品牌和价值的角度来看,华为借助高端产品提升利润率更有必要。

在骆欢眼里,“中国制造2025”跟德国的工业4.0和美国的工业互联网相比,更像一个苍白的口号,没有根据我们中国制造自身的特点,找到一条差异化的路线,现在整个制造业都在忙于互联网+的概念。整个中国制造应该像中国航天工业那样扎下去,沉下心做自己的东西,需要更多的工匠精神和品牌意识。

晟邦设计创立后,骆欢一直在探索并思考,如何让工业设计发挥最大的价值?骆欢意识到不应该只停留在单一的外观和结构设计层面,要真正全面解决客户的问题才能够凸显自身的优势能力。经过审慎的思考,他开始从单一设计向整体设计咨询的转型,除了产品设计之外,也解决客户的品牌形象构建、产品开发策略甚至产品供应链管理。骆欢不断总结经验,开创了全新的“设计金融”的商业模式,将设计融入到资本圈中,在不断提升团队强大设计优势的同时,也与企业家资本、银行、基金和投资机构等金融单位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企业与资本之间搭建桥梁,用资本力量促进品牌快速成长。

告别物美价廉时代

多少年来,大多数中国制造企业抗着“物美价廉”的大旗,一方面压榨啃食着人口红利,一方面用“60分万岁”的心态做产品,醉心于赚快钱的舒爽。那些辛辛苦苦设计出来的专利产品得不到应有的保护,不能实实在在转化成经济效益,却让那些专门山寨和模仿的人赚到钱,其根本原因是中国的产业环境和法律不健全,导致私人财产得不到保护。今天政府如果不能让创新土壤得到改善,万众创新将变成“万民投机”。

最近两年,中国智能手机获得了比较不错的口碑,成为苹果、三星之外的有力补充,销量成绩单更是亮眼。但因缺乏核心技术专利、缺乏软硬件的研发能力,中国智能手机只是虚假繁荣。爆款手机本应使诸多供应链厂商受益,但随着手机行业竞争程度的加剧,国内手机厂商为了能有更多的流动资金,对供应链厂商使出“垫资押款”的大招,不稳定的生产关系和欠款让供应链厂商很“受伤”。

据美国媒体**社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三季度,苹果依然占据着智能手机行业94%的利润,紧随其后的三星,利润占有率达到近11%,两家企业利润之和超过100%是因为其他手机制造商在赔本。知名IT评论人康斯坦丁指出,其实国内的小米、华为、魅族、OPPO的利润低得可怜,在自身盈利得不到满足的情况下,手机厂商自然会加大对供应链厂商的压榨力度。整个手机供应链条价格非常透明,利润已经是贴地飞行,完全就是一个微利行业,几乎所有的供应链厂商都过得如履薄冰。

事实上,除了华为、中兴、联想等少数巨头企业重视科技,每年投入大量经费用于研发之外,更多地中国制造商也只是抱着“再发一笔横财”的商业想法。骆欢指出,“没有品牌的物美价廉是个伪命题,过低的价格会坑害企业的生态,中国制造的价值必须通过品牌来提升溢价能力。之前我的手机光南美就能卖50万只,利润高达30%,今天全球有多少个细分市场,中小制造企业只要锁定某一个细分市场或者某个区域或国家,努力经营自己的品牌,就能很好地活下去。在未来的三五年中,我们会看到一个又一个中国品牌成为区域及至世界的知名品牌。我相信,这一轮洗牌之后,中国品牌征战全球的时代已经到来!”

分享:

确认推荐关闭

是否确定推荐本文?

   

推荐标题:

确定 取消

 

分享

我要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无法回复主题,请首先 登录 或 注册 (关联新浪微博帐号)

 
 
万有引力永恒存在

踏实

2015-12-24 15:54:23
凉雨清风

哎,企业发展跟个人有很大关系

2015-12-24 09:08:18
 
 

博主档案

十多年深耕管理领域,资深管理专家,专栏作家。中国新闻奖获得者。

4764

482591

208

当前排名:第54位

 

最具潜力的博客新星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