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OL
世界经理人
论坛
  • 全站
  • 文章
  • 论坛
  • 博客
高级

回归人性的第三次工业进阶

分享:

铁路和汽车,第一次、第二次工业**最具代表性的符号,可留给欠发达国家,确实强者征服弱者的恶毒工具。从没有得到科学验证的达尔文主义,也借着列强在世界的掠夺,而恣无忌惮地铺张开来,就连受害者也接受了,可悲。

适者生存,落后挨打,工业先进国家终于找到了欺负他人的体面借口。因此,第一次、第二次工业**,用武力强行输入到欠发达国家的,逼着他们成为发达国家的原料输出国以及高级产成品的输入国。那么,第三次工业**也会如此吗?

互联网的共享精神,以及新能源的自下而上方式,注定了第三次工业**的民间化、个体化和民主化,大资本、大贸易的强权经济,要变为分享经济。这对于我们来说,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可以摆脱受制于人的命运,充分发挥我们的人多、创意多、勤奋聪明的优势,用好第三次工业**的红利,避开或补足第一次、第二次工业**的弱项。

第三次工业**,对生产、贸易和经济冲击大,而对人类的生活方式与人性尊严,更是起到完整的颠覆。工业**的最终目的,解放物质对人的枷锁,人与生俱来的尊严和价值,有了自主与自由的空间。像一个人那样地活着,有了很大的可能性。

首先,我们不再用消费来衡量自己的幸福。

大生产、大消费、大经济,延续了上百年的社会发展主题。确实,从无到有,从低品质到高品质,消费者受益不少。可问题也在于此,许多不需要的的东西,却缠绕了我们的思绪,用大半辈子去赢回这些意义不大的物件。

比如汽车,老家县城的亲友或发小,步行10分钟到单位,可偏偏要买车。为他为什么买车?答曰:人人都买车,不买就被人看不起。也许,你觉得他肤浅、跟风和爱炫耀,其实,汽车营销用了10多年的心血,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汽车是男人的成功符号,一个家庭幸福的权威指数。

一个人消费的物质越多,就越成功,赢得的尊重和地位也就越高,这就是人性的本质吗?肯定不是。不依赖于物质,东西够用即可,留下更多的生产力,用来生产精神产品,艺术、文学、哲学成为普通人的日常消费品。再往前一步,人们有了信仰的自由,以及享受信赖带来的美好与盼望。不断地认清人活着的意义,以及如何活得有意义,成为社会与个人的指导原则,以及生产生活的主旋律。

生产有价值的信息,也能成为一个人在世间的意义所在,而且,这些信息又滚动与聚集了一小群人的再生信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在经济交往之外,多了一些人性的深层次接触,一个人的存在感,不再受限于物质生产与消费量。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如电影《阿凡达》中的树与树,相互联络在一起,有益的、自由的、荣耀造物主的信息产生与分享,成为社会进步的主要驱动力。

其次,个人价值的实现,不再依附于组织。

曾经火热过一阵子的SOHO族,为何冷落下来?自由工作者,长期离开一个组织,他所获得的业务信息、组织资源以及社会机会,日渐稀薄,纵使浑身是铁,也没有机会打成几颗像样的钉子。我们还处在第二次工业**的中间阶段,资源和机会几乎依附于大资源和大组织。

第三次工业**,从捅破能源垄断开始,让每个人都能把自己的能源、智慧、创意、方法与成果,与需要的人及时连通起来,而且,有了公正的定价机制,个人的价值也能得到市场化和社会化的双重保障。

打个比方,一个文学爱好者,凭着自己兴趣写了一个短篇小说,一个导演看上了,立即发布了自己拍电影的想法。这时候,一个喜欢此话题的编剧,写出了一个好剧本,并与导演一起赢得了几个投资人的支持,拍了一个简短的样片,放到某个对味的社交平台,众筹+投资的方式,最终造就了一部观众参与的好电影。

在这个长串的过程中,每个生产者都能按着自己的意愿,去做有意义、有乐趣的事情,并获得相应的金钱和精神的回报。因为,电影业不再受制于影院、资本和大导演。资源、权利和公众舆论,像水流一样,随时流向一小群人感兴趣的地方,相比现在的集约化,自由度肯定大增。

仿佛间,我们又回到了手工业时代,一个匠人照着自己的想法创作一件作品,无需开门面,也不要拿到集市上吆喝,靠着互联网和社区平台,自然有人找上门来,与他一起交流,消费者能购买到自己喜欢、创作者乐意创作的特殊商品。

消费者,不再是被动的选择者和购买者,他们在自己需要的物品上,赋予了自己的想法和主张。创作者,也不再是单纯的生产者与销售者,他们在做着自己擅长又喜乐的工作,顺便赚到生活所需的合理酬劳。

还有,工作与游乐的界限,不再那么明显。

市场、政府、非正规经济与公民社会,四大就业市场里,市场和政府占主流,那么,工作的供给方也就占据了主导,个人只能成为螺丝钉,擦亮自己,希望遇到好买主。

公民社会的就业者,包括非赢利、非政府组织,其比例可以判断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工作自由度。据《第三次工业**》数据,美、加、法、日、澳、捷克、比利时、新西兰,这八个国家的公民社会创造了超过5%的国内生产总值,与公共事业、建筑业、银行保险业、运输仓储业,并列第一就业阵营。

这些公民社会的工作者,他们通常把奉献、经历与分享,当成第一目的,工资最多排在第二。人在服侍他人的时候,成就感更为强烈,而且,也能真正地认识自己,找出自己在工作上的恩赐,从而选择适合自己、造就他人的职业或岗位。实用主义至上的世代,有了一些好的转机。人际交往中,人的内在价值被唤醒,可实现,实用主义的牢固阵营,也有了深层游戏的立身之地。

只有当人充分是人的时候,他才会游乐;只有当人游乐的时候,他才完全是人(引子《第三次工业**》一书)。活着,为了游乐,对于身处第二次工业**的我们,的确是一次解脱,不再为将来压根不值钱的房子和车子而战,不再为面子而苦斗,做一回真实的自己。

别以为游乐比工作简单。会玩,要懂专业,会技术,有耐心,找到志同道合者,而且标准远高于工作。很多工作能力强的人,一到退休,才发现会玩、会生活,比起工作难多了。工作时,有人教你,有榜样可学,而且,工作标准照顾大多数,只要自己不那么差,很快就能适应。

意识到自己是自由的,而且渴望使用自己的自由,这时候的人,才会是真正的人。第三次工业**,会给我们带来社会民主化、交往扁平化,以及价值人性化。人与人相互造就的社会,值得我们为之而战,也倾注了我们的心血和盼望。

分享:

确认推荐关闭

是否确定推荐本文?

   

推荐标题:

确定 取消

 

分享

我要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无法回复主题,请首先 登录 或 注册 (关联新浪微博帐号)

 
 
 
 

博主档案

叶敦明,上海本质企业管理咨询公司,首席咨询顾问,全程参与两家工业品企业的创业,专著《变局下的工业品企业7个成长机遇》。

2265

321932

73

当前排名:第97位

 

最具潜力的博客新星更多>>

 
 
 
 
 
 
一键发帖 资讯订阅
世界经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经理人微信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专业的管理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