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OL
世界经理人
论坛
  • 全站
  • 文章
  • 论坛
  • 博客
高级

第三次工业**的来龙去脉

分享:

工业化水平的差别,直接影响到一个国家的强弱,一个民族的兴衰,一大群人的生活质量与幸福指数。

发达国家,站在工业化价值链的顶端,用金融、标准、专利、高端设备、部件与工艺,换取发展中国家的加工制成品,享用着超高的产出效率。而发展中国家,靠着勤奋、付出、忍耐和环境牺牲,勉强获得较为体面的生活,可等你还想要更多时,却发现往上的路,都被发达国家给把持了。顺着他们设定的工业化进程,你永远都被“剥削者”,做一个低附加值的制造者,而创造的机会也一直归于他们,成为下一波剥削的工具。

欧美日立足于第三次工业**的浪头,也许会极大地改变传统的工业制造模式。美国出思想、出标准,欧洲跟随并最先动手,而日本则握有关键的氢能源技术,不动声色地影响者世界制造的格局。

《第三次工业**》的美国作者Jeremy Rifkin,在本国不受待见,可在德国、西班牙、摩洛哥等国家,却屡屡被奉为上宾,感受到欧洲工业界的改变决心。美国呢,掌控政治和经济的精英们,依然沉醉在第二次工业**的温柔乡中,靠着金融、石油等集中化实力,直接决定了其他国家的生产制造成本与竞争优势。顶层食物链的扮演者,不会成为自我**的主角,他们希望整个世界止步于第二次工业**,只把第三次工业品当成幻想的泡影。

那么,三次工业**如何划分的呢?两个标准,一个是通信技术,另一个是能源技术。第一次工业**由印刷术和铁路驱动,第二次工业品则由电话和内燃机主导,现在热门的第三次工业**,则由互联网和新能源领衔主演。

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为欧美日带来了什么?自上而下的资本主义,那么多大企业、大金融机构骤然兴起,短时间内创造出人类最丰硕的财富。西方国家的霸权主义,除了船坚炮利,还有经济、技术与生活方式的内在杀伤力。

我们呢,身处第二次工业品**的中高阶段,用了30多年的拼搏,在世界制造格局中,拥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甚至赢得了“世界工厂”的美誉。可最近东莞企业的大面积关门、台资和外资企业的大批量撤离,也在逼着我们反思自己的制造业竞争力,以及何去何从。

原材料价格、能源成本被发达国家控制,产成品的定价、销售也被他们把持,仅靠着薄如蝉翼的加工利润,无法应对国际市场的竞争,更不能应对国内人工和社会成本的一路高涨。即使想呆在食物链的中低端,也做不到了。

于是,互联网+的风潮席卷而来。刚好,我们的电商业务走在了世界的前面,IT行业的几个超大企业的实力非凡,更是增添了我们摆脱第二次工业**中被剥夺命运的信心,坚定地迈向第三次工业**,并成为排头兵。事情有这么简单吗?

从浅层次看,我们的互联网技术和应用,够得上第三次工业**的要求。可再稍微较真一下,就会发现互联网经济离我们十万八千里之遥。互联网经济,电商只是一个小的挂件,分享精神与分享经济才是内核。从垄断走向市场化、国际化竞争,费劲了我们30多年来的心血,可这些年又在走回头路。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被普遍地承认为市场化国家,连公平竞争都没有做够、做好,又有什么资本去谈分享经济呢?

从垄断到市场化竞争,一次质的飞跃,可这两者都还停留在自上而下的垂直资本主义,就连美国也是如此。而欧盟超过国家和民族的大融合,有可能会带来节点式、网络状的全新权利结构。尽管欧盟看似乱糟糟的,没有一个绝对的带头大哥,可他们的相互协商、分享的做法,才是工业进步和人类福祉的真正创新与创造者。

欧洲没有化石能源优势,只好全力开发新能源;欧洲没有一个足以主宰的国家,所以能造成百花齐发、百家争鸣的创新氛围。欧盟清醒地知道,他们无法跟美国和日本在第二次工业**的逻辑下,争夺自己的领先地位。美国人提出的第三次工业**的理念和做法,他们却最认真、最务实地拿来应用。其实,质量管理也是美国人提出来的,可在日本做的最好。美国不甘落后,以摩托罗拉为代表的六个西格玛,热闹了一阵子之后,又回到了悄然无声地原点。美国出理念,欧洲来落地,日本做改善,三者之间的微妙依存关系,恐怕会从第二次工业**,一路走到第三次工业**的。

权利的分散与扁平,会带来互联网分享精神,以及能源的分散化生产和供应,打破大资本、大金融、垄断技术的桎梏,把个人与社会的创造力,从体制中解放与释放出来,一个充满生机而有点小混乱的活力社会,替代大企业对市场的垄断。

大众汽车,作为德国制造的顶梁柱,居然没有得到德国政府的保护,反而在本国受到了更为严厉的惩处,这可能是一个信号:欧盟的第三次工业**的决心,不会姑息大众这样第二次工业**的代言人。

我们也能赶上第三次工业**的机会吗?难,很难,非常难。首先,我们没有享受到多少第二次工业**的成果,依然在能源、资本方面,遭受到列强的盘剥与左右。其次,以大为美,仍是我们的热点,这意味着经济和权利的集中化,还会在较长时间内成为主流。第三,我们的互联网精神,只是另一种商业竞争的把戏,没有对个人觉醒、社会自我管理等自下而上的权利分配关系,起到根本性的改变。第四,我们的能源大决策,还是以石化能源为核心,风电、太阳能、潮汐能、核能,也都是资本、权利和决策集中的第二次工业**的做法,新瓶装旧酒。

还好,我们的高层意识到了扁平化和区域化的重要性。互联网+,双创(创新与创业),亚投行,一带一路,都在试图打破列强在第二次工业**方面的包围圈,最起码,想走向相对独立、利益分配合理的自主发展之路上。

如果,东亚自贸区能落地,TPP无法遏制中国,保持对东盟的影响力,那我们就会赢得时间和机会,扎实地走完大部分行业的第二次工业**,并腾出手来,推动一部分行业走在第三次工业**的第一阵营。

作者:叶敦明

分享:

确认推荐关闭

是否确定推荐本文?

   

推荐标题:

确定 取消

 

分享

我要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无法回复主题,请首先 登录 或 注册 (关联新浪微博帐号)

 
 
 
 

博主档案

叶敦明,上海本质企业管理咨询公司,首席咨询顾问,全程参与两家工业品企业的创业,专著《变局下的工业品企业7个成长机遇》。

2169

253857

67


还未进入100强,请继续努力

 

最具潜力的博客新星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