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OL
世界经理人
论坛
  • 全站
  • 文章
  • 论坛
  • 博客
高级
首页 / 管理博客 / 清华叶飒 / 正文

在日常生活中寻找感动

分享:

叶飒的获奖感言(原载于《深圳周刊》)**160;

小时候我的眼睛长得特别大,别人都叫我“大眼睛”。15岁那年,从《读者文摘》中看到一个国外关于人死后捐献角膜、给他人带来光明的故事,我非常感动,然后自己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大眼睛,心里想,如果我死了以后,能够把我的眼\角膜也捐献出来,就能让一个或者两个人重见光明。

十几年过去了,19996月,我见到了与我同龄的向春梅,她做了我想做而要到以后才能做到的事,她成为深圳首例角膜捐献者,她的角膜让两位眼病患者重见光明。在中国的许多地方,人们还不能接受捐献**、捐献遗体的行为,许多病人在排队等候**移植的漫漫长途中守候。

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坚持在平凡的日常生活中,捕捉一些令我们感动的、散发着人性光辉的瞬间。这组专题中其中画面,向春梅充满了对美好人生的渴望和对生命的留恋,我们是含着眼泪拍下的。向春梅的精神感动了我们,也感动了许多人。

1999年底,我应邀在湖南卫视《新青年》节目担任嘉宾,谈论摄影创作的感受。在大演播厅里,我拿起这组片子讲述了向春梅的故事,在座的人都非常感动,其中现场的一位老摄影家听得直抹眼泪。

在向春梅去世后不到一年时间里,深圳市签署自愿捐献角膜协议的人数已经超过1000人。我自己在拿到驾驶证的第一天,就签署了捐献遗体的协议。

在中国新闻奖摄影年赛中,日常生活新闻类是我国近年参照国际最权威的世界新闻摄影比赛(World**160;Press**160;Photo)而设立的,也是目前参赛数量最多的一个类别,我这次能获得这个类别的金奖,应该说是来之不易的。

这个金奖就像我人生旅途中一个刚刚远去的路标,它让我们在回望的时候,又多了一个停留目光的地方,但获奖并不能改变我的生活,也不会改变我的目标。


对于角膜捐献问题,我已经关注了很长时间。在国外欧美等国都有完备的法律,在非洲国家如尼斯捐献角膜也是一种义务。1999年5月,我在采访77岁的突中友协主席、突尼斯国内著名的眼科医生里达·穆拉德先生时,他说:“人死后把角膜留给后人,让受眼疾折磨的人重见光明,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以前突尼斯人也是自愿捐献角膜,自独立以来,国家就制定了这方面的法律,规定捐献角膜是一种义务,死者家属不得拒绝。作为眼科医生,我深知眼病患者的痛苦,我呼吁全世界所有的国家制定相关法律,不仅死后要捐献角膜,还要捐献其它有用的部分。”

在欧美许多国家,当你领到驾驶执照时,就必须填写一个表格,说明你万一因车祸身亡,是否同意捐献角膜和其他有用的部分,这样许多因车祸丧生的人给另外一些需要角膜和其他部分的病人带来新生。

2003年,我拿到驾照之后,第一时间去红十字会签署了捐献角膜和遗体的协议。我希望,自己活着能用笔记录更多的社会正义,传播正能量,离开人世后,还能把有用的**留给需要帮助的人。

分享:

确认推荐关闭

是否确定推荐本文?

   

推荐标题:

确定 取消

 

分享

我要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无法回复主题,请首先 登录 或 注册 (关联新浪微博帐号)

 
 
 
 

博主档案

十多年深耕管理领域,资深管理专家,专栏作家。中国新闻奖获得者。

4684

474132

205

当前排名:第54位

 

最具潜力的博客新星